美國指控中國的《301條款報告》,其實是一份偏頗的政治文件

美國指控中國的《301條款報告》,其實是一份偏頗的政治文件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沒錯,一如許多國家,中國是難纏的競爭對手,並非總是遵守規則,我們必須追究他們的責任;但美國貿易代表提出的指控令人尷尬,彰顯美國諉過於人的心態,這種心態已使美國變成哀怨者之國。

文:史蒂芬.羅奇
譯:許瑞宋

表面看來,美國貿易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Lighthizer)3月22日發表的《301條款報告》,對中國提出無可辯駁的指控。這份報告長達182頁(含1,139個腳注和5個附錄,足以使任何法律團隊感到自豪),指控中國在技術轉讓、智慧財產和創新方面的不公平貿易行為。美國的指控看似迫切又具說服力,這份報告迅速成為川普政府近月針對中國的關稅,和其他貿易懲罰措施的基本證據,堪稱潛在貿易戰中的強力彈藥。

但大家別被愚弄了。該報告在幾個關鍵領域非常離譜。首先,它指控中國「強迫技術轉讓」,指美國公司必須交出專屬技術和作業系統的設計圖,才能在中國做生意,這種轉讓據稱是在合資企業發生。合資是外商與本地企業的一種合作方式,目前在中國運作的合資企業超過8千家,而自1990年以來,世界各地建立的合資和策略聯盟案例超過11萬個。

重要的是,美國和其他國家的跨國企業自願參與這些合法協商的安排,是基於明智的商業理由──不但是要在中國迅速成長的市場立足,也想利用低成本的中國平台改善營運效率。將美國公司說成是中國壓力下的無辜受害者,無疑違背我的經驗,當年我積極參與摩根士丹利與中國建設銀行的合資計畫,1995年建立了中國國際金融公司。

美國強力指控中國 骨子裡很虛偽

沒錯,在我們與夥伴創立中國首家投資銀行的過程中,我們與對方分享了運作方式、專屬產品和通路系統;但我們並非如美國貿易代表斷言,是被迫這麼做,我們有自己的商業目標,希望在中國建立一家世界級的金融服務公司。我們2010年出售持股時,中金公司看來勢將達成目標,而摩根士丹利股東也獲得非常誘人的報酬。

美國《301條款報告》的第2個問題,是將中國的對外投資(所謂的「走出去」策略)說成是一種獨特的國家主導方案,旨在吞噬美國新興企業和它們的專屬技術。事實上,該報告指控中國藉由這種收購竊取外國技術上的篇幅,是指控中國藉由合資企業強迫技術轉讓上的篇幅2倍以上。

因此,「中國製造2025」計畫,被說成是奪取未來關鍵產業全球主導地位的社會主義陰謀;這些產業包括自動駕駛汽車、高速鐵路、先進的資訊科技和機械工具、奇特的新物料、生物製藥和精密的醫療產品,以及新能源和先進的農業設備。

但是,產業政策其實是開發中國家一種久經檢驗的策略,旨在從仰賴進口轉向自主創新,藉此避開可怕的中等收入陷阱。美國貿易代表指控中國以國家主導、高度補貼的獨特產業政策,不公平地從自由開放的市場體制如美國竊取競爭優勢。

偏頗的「301」助長反中情緒

但是,即使是已開發國家,也仰賴產業政策達致國家經濟與競爭目標。產業政策是日本當年國家規畫理性發展體制的核心,支持了日本70和80年代的迅速成長。日本通產省高明地利用國家補貼的信貸分配和關稅政策,保護日本的新興產業;而德國大力支持中小企業、創造經濟奇蹟的成就,媲美日本。

此外,1961年正是艾森豪總統將美國強大的軍事工業複合體作為創新的支柱,而這種創新是國家發起、納稅人出資的。源自太空總署的產品、網際網路、全球衛星定位系統、半導體技術突破、核能、成像技術、製藥創新之類,全都是美式產業政策重要和顯而易見的產物。美國利用聯邦國防預算做這些事,而美國今年的國防支出近7千億美元,超過中國、俄羅斯、英國、印度、法國、日本、沙烏地阿拉伯和德國國防預算的總和。

沒錯,美國貿易代表強調,創新對國家的未來至關緊要是完全正確的,但宣稱只有中國為此仰賴產業政策,則是非常虛偽。

第3項關鍵指控是網路間諜行動。這確實有證據顯示,中國人民解放軍在針對美國商業利益的網路入侵中扮演重要角色,事實上,問題非常嚴重,歐巴馬總統2015年9月曾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交絕密證據,此後多數報告顯示,中國的此種入侵減少了。遺憾的是,美國貿易代表報告引用的相關證據,主要源自2015年9月之前。

簡言之,美國貿易代表看似令人信服的《301條款報告》,其實是一份偏頗的政治文件,在美國進一步助長了反中國情緒。沒錯,一如許多國家,中國是難纏的競爭對手,並非總是遵守規則,我們必須追究他們的責任;但美國貿易代表提出的指控令人尷尬,彰顯美國諉過於人的心態,這種心態已使美國變成哀怨者之國。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