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藝術家單人抗議被控違法,本月底開庭預審

新加坡藝術家單人抗議被控違法,本月底開庭預審
新加坡藝術家Seelan Palay 因為進行單人抗議而被捕,將在本月30日進行預審。(圖為檔案照,非當事抗議。)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單人集會也被視為非法是非常荒謬的」,新加坡社運組織CAN成員Rachel Zeng說,「這顯示出當局對於異議與批判的高度不容忍」

新聞整理:葉蓬玲

上週五,新加坡一名33歲的藝術家Seelan Palay被控參與無證遊行,違反了新加坡《公共秩序法》。

一旦罪成,初犯將被罰款最高新幣3千元,累犯則最高罰款新幣5千元。

上述所指的「無證遊行」其實是發生於2017年10月1日,Palay發起了一項名為〈盤問鏡子:三十二年〉的藝術行動,內容主要質疑新加坡政府為何在沒有審判的情況下,囚禁與軟禁前國會議員謝太寶長達32年之久,當年,當局指控後者是顛覆政府的共產份子,一直到1998年謝太寶才重獲自由。

這項藝術行動最早是在「芳林公園」開始,芳林公園是全新加坡唯一可以合法集會,不需許可證的地點,隨後,為了凸顯其批判意圖,Seelan Palay先後在數個地點行動,如國家藝廊,最後一站則定於新加坡國會前,Palay也是在此行動半小時後被上銬逮捕。而他的「行動」,其實只是手持一個畫有圖案的鏡子,獨自站立在各公共空間,僅此而已。

據《海峽時報》報導,警方表示,他們接到電話通知「一名男子在國會大廈外舉行非法抗議」。

警方的判決書上表明,Palay意圖發起反對新加坡政府的示威,並說明芳林園是一個公共娛樂場所。

Palay一案將在5月30日開庭預審。

這並不是Palay第一次犯法。他曾因參與其他集會而被判入獄,並因在緬甸大使館外抗議,出售一本由英國記者Alan Shadrake寫作,講述新加坡死刑情況的書,而受到無數次調查。 Shadrake自己也因為這本書被判「誹謗」司法機構,而在新加坡監獄里呆了一段時間。

嚴刑峻法打壓集會 新加坡連單人抗爭都犯法

新加坡以對社運及抗爭的嚴格打壓著稱,且警方發出的集會準證非常難以獲得。許多人並不知道法律管制範圍究竟到什麼程度。

2009年,新加坡《公共秩序法》在該國舉辦引人注目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峰會前通過,該法案對於「集會」有廣泛的定義,包含支持或反對政府,向公眾宣傳任何理念或評論一起事件,甚至也包含了「一個人因為任何目的而舉行單獨抗議」。

在此法案進行國會辯論時,時任第二內政部長,現新加坡內政部長K Shanmugam認為,由於星國人口密度高,並擁有多元宗教及族群,為追求社會穩定,這樣的立法是必要的。「每一群人所做的每一個動作,無論多小,都可以對另一群人造成生理或心理的影響」,他補充,「我們相信穩定對於社會以及經濟來說都是一個實在的問題,比起其他更大的國家,若新加坡基礎設施因為不穩定而停止運作,將對我們造成非常嚴重的影響」。

這項法律附帶懲罰措施。法案通過不久后,就有一名42歲男子被判6個月半監禁及5000新元的罰款,他被控3項罪名,包括在新加坡商業區進行單人示威,而此前一個月,他才剛因為另一項集會而被罰。

集會準證極難申請 社運分子批當局高度打壓異議

「單人集會也被視為非法是非常荒謬的」,新加坡社運組織CAN成員Rachel Zeng說,「這顯示出當局對於異議與批判的高度不容忍」,根據Asia Times報導,她續而指出,謝太寶入獄以來從未獲審判,如今當局提控聲援他的Seelan Palay, 其實是延續了司法不正義。

獨立新聞網《The Online Citizen》編輯許淵臣在今年初進行了測試

第一次是因為他在火車站搜集聯署簽名,爭取國會開議時對外直播,被警方告知此行動需要申請準證。他遂為此提出了2次申請。第三個申請的理由是舉行一項單人抗爭,即深夜于國會外舉著標語牌;第四個申請則是深夜安靜抗議,在大部分店家打烊后,一個人在商業區靜坐。四項申請都被拒絕了。警察對他最後一項申請回應為,經仔細評估后,當局認為該行動有引起公眾混亂、以及破壞財產的風險。

許淵臣說,這表示警方無意批准任何集會,無論是單人和平抗爭或只是搜集聯署。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