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的「隔離但平等」:原住民族消失的普選權

荒唐的「隔離但平等」:原住民族消失的普選權
Photo Credit: 總統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6年選舉不分區門檻至少需609,506人,原住民族選舉人人數387,105人,不但投票率低,又被隔離在原住民選區內,就算一人兩票都不可能跨越政黨選制所設計的「不可達門檻」,猶如從一開始就排除原住民政黨存在的可能,無結社自由。 

國家總總選舉制度限制,原住民族因其身分而被剝奪選舉。政黨亦或台灣整體社會缺乏消除影響少數群體充分平等參與的結構性障礙的政治意願,原住民的有效參政權。

人們說現今的選舉制度只對小黨不利,對原住民來說現今的選舉制度不僅不利,實則等同「制度取消」,被取消於整體選制外,這比起「否定」更加徹底比歧視更為卑劣,讓原住民在不公允設計的鳥籠選制裡頭,反爭鬥出替大黨服務的政治代理人。

對於少數族群的選制特殊措施,國際上不乏先進前例,具體建議現有隔離選制應立即改革,憲法層次上,無論是採取「族群比例代表制」、「選區重劃」或其他選舉制度。法律層次,則應開放「一般選區普選」、族裔政黨應獲得某種「優先制」或「豁免政黨門檻制」以增加少數群體有效參與政治的機會。


註解

  1. 議席保障——(高德義)原住民得以自覺方式選舉代表,國會議席應有至少百分之五以上之原 住民族代表;其按比例代表制分配給各政黨之席位,應有適當名額之原住民族名額。/(林淑雅、浦忠勝)原住民族立法委員之選舉以各族為選區,其席次分配由各原住民族協商定之。/(施正鋒)上院議席及議長保障:上議院由各於傳民族、以及客家人、鶴佬人、以及外省人個選舉十 名產生。議長必須具有原住民族身份。議席保障:個原住民族在國會應至少一族有一名,合組原住民族委員會。下議院通過有關原住民族之法案,應先提交於傳民族委員會審議。/(伊凡·諾幹)國政參與權及否決權:總統府有給職國策顧問應有原住民二人。行政院政務委員、監察院監察委 員、考試院考試委員、司法院大法官應有原住民一人。原住民族立法委員、國民大會代表採民 族代表制,分別由各原住民族推派一席擔任之;與原住民族相關之議案,原住民族代表擁有最終否決權。/(原住民族專章小組初稿同定稿)原住民族立法委員、國民大會代表採民族代表制。 (2005 年)
  2. 保留席次(Reserved political positions
  3. 全球少數族群與原住民族選制的調查」該報告裡對全世界做調查,發現有四成的國家有特別針對少數族群立選舉法規,其中 14 個國家是用保留席次,提到羅馬尼亞為比例代表制,為全部11個少數民族先至少一席,再依票數浮動增額。

延伸閱讀

本文經台灣新社會智庫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