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不是好的領導人,比較像現有方向的「增益器」

柯文哲不是好的領導人,比較像現有方向的「增益器」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人說柯文哲反覆,但他只是獨立看待每一件事情,就像玩《世紀帝國》一樣,我玩蒙古當然是用騎兵,玩哥德當然是步兵,或者似玩《魔獸爭霸》,他今次用人類,下次用半獸人, 並不是甚麼行為反覆的問題,但他沒想到的是,在現實裡所有事情都在連動,而不是獨立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很少評論柯文哲,但是柯文哲解釋「兩岸一家親說法反覆」的這一篇報導,使我多少理解了他的想法。

台灣政治和世界上其他地方政治不同的地方,在於台灣是在一個正在冒起的超級大國旁,而那個超級大國明言想要吞併台灣。抽離這點去談台灣政治,在我眼中是不現實的,中國會主動地對台灣的經濟、文化、外交和軍事製造危機。每一個台灣人都無法置身事外。每一個台灣人,都要為此付出一定的代價,就像服兵役讓大家貢獻了自由和部分青春,甚至尊嚴。在台灣從政的人,也沒法不去付出代價,而柯文哲也一樣,如果可以的話,他嚴格來說只是一個市長,當然不想在這種兩岸議題上當夾心餅,但他沒辦法置身事外的。

「兩岸一家親」是否代表他的立場?

台灣人,不想兩岸有太多衝突,這件事我相信是無分藍綠統獨的立場。中國不對台灣壓迫是最好的,一旦壓迫,台灣人要付出的代價就會增加。

而藍綠和其他派系彼此之間的分別,是在於他們認為甚麼才能保障自己生存。我先利益申報,我的立場是「和平是建立在戰爭的代價上」,台灣捲入戰爭,無論如何都會付出沉重代價,問題是在中國。中國壓迫台灣,如果代價越高,則他們越會慎重的避免這做法,如果代價成本有限,他們就可能有投機的想法,也會變得更有攻擊性。

也自然會有和我不同想法的人,例如覺得只要順從中國意思,就能免於懲罰。在這種人眼中,中國是家長,自己是小孩,台灣會被打就是因為台灣不乖。他們把中台關係,投射成家族和東亞家庭的父子關係,順著這思路,你就很容易理解他們的立場,如果你看這些人的成長,他們有很大機率從小開始就是被打罵教育養成的乖乖牌。

特別是那些,不乖會被打,乖就會被爸媽賞個房子的,就更有可能這樣想。這其實和外省人本省人無關,而是一種世界觀的問題。

柯文哲是藍是綠,或者是不是白色力量,這些都是別人給他的標籤,或者是一個短期的陣營。柯文哲到底是甚麼,其實要看的是他在想甚麼,他的世界觀是怎樣。而在兩岸議題上,就是他把中國和台灣,各自看成甚麼?之前我並不那麼確定他怎麼看,但這篇報導給了很多線索。

我看到的是,柯文哲對待外面各種事務的態度,不是人與人的態度,而是人與物件。

他可能只是沒有想法

之前很多人都說過了,先說兩岸一家親,先開罪了泛綠,然後又反過來道歉,再開罪了一些對他有期望的泛藍。為何會造成開罪的結果呢?那是因為大家認為這是他的立場。對於泛綠而言,會把中國當親人就非常難以信任,對於泛藍而言,就此道歉則是柯文哲立場反覆,也不可信任。

大家會這樣想,卻是因為大眾普遍相信,人是有立場的、有理念的、感情用事的,就像愛中國和愛台灣這種事,追求的理念,終究是不能純以理性名狀的感性。大家都在猜柯文哲在這方面的感情,而有些人相繼失望了。

但大家是否有考慮到,其實真相可能是,他單純沒有立場,沒有想法。

他開宗明義的,說這句話就是在那場合,為了討好中國的,「我在一個和中國合作的活動,當然是說些令中國人舒服的話,令那件事好看」,這就是他的用意。今天那件事已圓滿結束,現在面對的狀況是選舉,選舉需要討好另外一些人,所以他同樣的,說一些他認為有利增加選舉成功率的話。

你這樣看,其實他一點也不反覆,反而是很一致的,他只是獨立看待每一件事情,然後獨立的想要做好那個目標。就像玩《世紀帝國》一樣,我玩蒙古當然是用騎兵,玩哥德當然是步兵,不會因為上次我用騎兵,今次都用騎兵。你會說我上次馬亂,今次用劍兵海,是行為反覆不一致嗎?不同的遊戲種族、不同的戰局當然玩法不一樣吧。 或者似玩《魔獸爭霸》,他今次用人類,下次用半獸人, 並不是甚麼行為反覆的問題。

但現實和遊戲的分別,在於所有事情都是連動的,並不是獨立的。

如果《魔獸爭霸》裡的部隊有記憶的話,我開這場遊戲用人類去殺了很多獸人,下場遊戲那些獸人認得我會怎樣?他就會覺得我是仇人,是人類那邊的,覺得不信任甚至是覺得我是在人類混不下去,才去指揮獸人的反骨仔。這就是柯文哲的情況,他忽視了人類是有記憶,事情之間是有連動的。

柯文哲
Photo Credit:柯文哲臉書
每件事都獨立看待的專業機器

他好像把事情,都看成玩遊戲、做手術一樣,每件事都是對症下藥,每個病人都是獨立個體,每件事都是獨立的project,並沒有互動關係。他不習慣理解人類與人類是長遠的,甚至一生信任的關係。他對事不對人,因為對他而言,人和事是沒有分別的,管一個城市跟玩模擬城市一樣,而市民就像模擬市民,所有東西都只是數值的改變。

當他不是市長之前,這其實是沒問題的,你當專業人員,別人不會有那麼多人留下這麼深的印象,他們信任你的專業和技術,而不是你這個人的性格。所以他可以做得很成功,但政治不是。政治是你一生與人關係的總和,他是恆久的人際連動,每件事都和另一件事互動,在政治上沒有完全獨立的事件。

這就是他為何理解不到,他這個道歉會傷害他的原因。他可能很機械的看到,民進黨參選或會讓他選舉失敗,計算過後,認為這非常影響選舉這個任務的成功率,而作此決定。或者,他其實也有看到道歉會造成傷害,但如果選舉就是任務,不道歉,而導致了民進黨參選,然後選舉輸了,對他而言就是錯誤的。

因為他並非真的在「從政」,很可能他會認為,選輸的話,其實他政治生涯也是結束了,可能回去當醫師。那麼,他根本不需要顧慮選舉外的事情,因為只要選輸,保持立場和「風骨」,對他而言都沒意義,反正做完市長都是回去當醫師,而不是要去中國或泛藍圈子裡發展,政治只是他人生的一小段,不是人生意義。

說得難聽點,今天因為他立場反覆而不再投他的,哪天患了病,需要柯文哲醫治,難道大家會因為「他是個沒風骨的人」就當面在醫院對他嗆聲?他拿著手術刀決定你與家人的命的時候,大家還不是要恭恭敬敬的。

以醫師來看,這根本毫無懸念,他的權威從來都不來自他的立場。說立場,說理念,說他的風骨,都只是別人的幻想,其實他都沒有,他就是似機器似的選舉,似機器似的做市政,然後再似機器一般連任,做不下去時,似機器一般的廢棄。

柯不是志向長遠的政治家

他就是機器,在這裡的我們太感性了,他應該沒那麼在乎。

他不是政治家,他對政治甚至未必很有概念,他並不會把團結自己人,以及把台灣的未來看得很重,他並不太會去深思各種複雜的政治問題,他應該也沒有想要解決台灣問題或領導大家渡過危機的壯志。他單純就是,確立了任務之後,不計較副作用,不計較那任務是否正確的,完成那任務,他並不會帶領大家的方向,而比較像現有方向的增益器。

30209992441_5ea2ee2102_k
Photo Credit: 總統府 CC BY 2.0

他不是領導者,最終被領導,是必然的結果,無論大家喜不喜歡蔡英文,她都是個領導者,但柯文哲,無論你喜不喜歡他,他都需要別人領導,他只是執行者。用企業去比喻,蔡英文是執行長,而柯文哲最多只能是營運長,甚至只能是經理。

因此他被蔡英文治下來,是必然的結果,但這也不是說他是綠的,如果今天強勢的是國民黨和馬英九,我相信柯文哲的反應也一樣是被治下來。所以,要說他是非藍非綠,我覺得是可以的,但這比起「超越藍綠」、「第三種力量」,我更覺得他是欠缺力量,沒有顏色的暗淡灰色,或者透明。

那並不是說第三力量不可為,而是說,把這期望盛載在柯文哲身上,是會落空的。他本來就不是那種英雄豪傑,也沒有那個意思,他不是政客,他就是個偶然參政的過客,他可能代表了有些人對藍綠的失望,但那不等於他就是新的希望。

他就像止痛藥一樣,抒緩症狀,但並不治病,只是台灣人也不用那麼心急,覺得未來的希望就必須從現在已選上的人裡找就是了。

光輝歲月網站鄭立的SOS reader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