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幣不值錢 難民用來織提袋賺美元

委內瑞拉幣不值錢 難民用來織提袋賺美元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材瘦高的席爾瓦頂著一身骯髒衣服和破舊涼鞋說道:「我離開是因為國家的經濟已經不穩定到,即便你拼了命工作,卻只換來少許的錢,每個月只能勉強過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Wes Michael Tomaselli
翻譯:吳舜文

在哥倫比亞境內一座漫天塵土的小城邁考(Maicao),四名男女蜷聚在一塊陰涼的水泥地上,組成一道生產線。其中一人解開橡皮筋綁著的紙鈔堆,旁邊的人將紙鈔對折,下一人再把紙鈔對折再對折。最後,生產線上的最後一人將摺好的紙鈔編織成手提袋。整個過程大概需要八個小時,每個提袋由500張總價值低於50分美元的鈔票組成,而它們最後以12美元的零售價賣出。

負責這門生意的年輕男子奧蘭多・席爾瓦(Orlando Silva)說道:「要不是有這些編織袋,我可能會餓到不行。」他要求《時代雜誌》在文章中使用假名,因為他擔心他自身的人身安全。席爾瓦於2017年1月來到邁考街頭,這是個距離委內瑞拉邊境僅7英哩的哥倫比亞北方小城。當時他身無分文、沒有護照,也沒有地方可以安身。

如同許多逃離國家經濟危機的委內瑞拉人,26歲的席爾瓦又餓又窮,在北哥倫比亞種滿牧豆樹的瓜希拉省(Guajira)流浪了好幾個月。而在他來到這裡一年之後,他總算找到可以賺點錢的機會:編織袋的生意。

然而,席爾瓦並未使用軟皮革或細絲線,而是選擇了完全不同的材質來製作提袋。他將一文不值的委內瑞拉玻利瓦(bolivares,委內瑞拉通膨率極高的鈔票貨幣)編織成皮包、提袋,以及錢包,現在席爾瓦能賺到足夠的錢來餵飽自己。通常他會使用兩到三種面額的鈔票來編織一個袋子—面額25,000至50,000玻利瓦的500張鈔票,但它們的實際價值僅10到20分美元。

他的客戶多來自波哥大(Bogota)、麥德林(Medellin),或從其他城市來到邁考,而邁考也正因其泛濫的便宜走私貨而聲名狼藉。(席爾瓦與其他人要求匿名時,聲稱委內瑞拉的國民衛兵正在邁考搜索異議份子,他同時擔憂自己新開張的生意會影響日後返回委內瑞拉的機會。)

席爾瓦的新生意反映了委內瑞拉悲劇的通貨膨脹。據當地彭博社的指數顯示,目前委國的年通膨率已達10,500%,且國際貨幣基金(IMF)預測,該數值將在年底飆升至13,000%。委內瑞拉的經濟崩潰是多年來過度依賴石油收入,以及社會項目的過度支出所造成。

2013年,新任當選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為挽救政府支出的赤字開始大量印鈔。國際計量經濟學會(Econometrica,位於委國首都卡拉卡斯)的金融分析師漢戈・加希亞(Henkel Garcia)表示:「這是對付惡性通膨所調製的完美雞尾酒。」他亦補充道:「玻利瓦已死,委內瑞拉需要新的貨幣。」

自馬杜羅當選以來的經濟危機,迫使約150萬名委內瑞拉人因政治迫害、長期食物短缺,以及醫療資源不足而逃離家鄉。身材瘦高的席爾瓦頂著一身骯髒衣服和破舊涼鞋說道:「我離開是因為國家的經濟已經不穩定到,即便你拼了命工作,卻只換來少許的錢,每個月只能勉強過活。」

委內瑞拉的局勢意味著哥倫比亞正面臨邊界的人道危機。

美國在今(2018)年4月份承諾,向聯合國難民署提供1,600萬美元的人道援助以解決委內瑞拉的危機,但該機構表示,尚需3,000萬美元才能滿足移民與難民的需求。聯合國難民署駐哥倫比亞辦事處擔憂,光是今年就可能有170萬名委內瑞拉人逃離邊境,是2014至2017年估計出150萬人的兩倍之多。聯合國難民署駐哥倫比亞代表約瑟夫・梅爾科斯(JozefMerkx)表示:「惡性通膨絕對加劇了出逃的情況。」

RTX4Z101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邊境危機

邁考的街頭刻劃出一幅絕望的景象。距離製作手編提袋的不遠處,一群委內瑞拉的娼妓朝路人瞥了瞥眼。夜幕降臨,一輛輛老爺車載滿窮困又疲憊的移民,經過數小時蛇行於沙漠中的非法小徑(有超過數百條),最終駛進城裡。根據聯合國難民署調查,最近期的一波移民—即自2017年初抵達的移民—比以往更為窮困與飢餓,因此也更加脆弱。

邊境官員指出,他們收到一些在非法路徑上發生的歧視、性侵與暴力事件,其中包括一名年輕女孩在報告中聲稱,她在路途中遭到武裝份子性侵,並被強迫觀看另一個移民女孩遭受處決。哥倫比亞正進行人口調查以更好地掌握這波的危機。儘管如此,聯合國難民署表示,對於委內瑞拉人日益增加的不可預見狀況感到十分擔憂,並強調保護這些移民的迫切需要。

在鄰國巴西,聯合國難民署已為湧入巴西北部約50,000至70,000的移民,設置庇護所及營養援助,但哥倫比亞才是首當其衝的移民湧入地。哥國是世界上不平等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失業率達9%,且超過50%為非正規勞動力。這使得接納貧困又急需工作的委內瑞拉移民,成為哥倫比亞領導人的一大挑戰。

目前估計已多達550,000名委內瑞拉人進入哥倫比亞,其中約60%的人被歸類為「非正規」(irregular)人員,席爾瓦正是其中之一。這些人沒有護照,因此無法在此申請正式的證明文件。

哥倫比亞政府向170,000名持有護照的移民提供保障他們基本權利的特殊身分,這些權利包括使用哥倫比亞的醫療服務以及工作權。然而,剩下無法持有護照的人,等待他們的則是懸而未決的命運。自今年2月起,哥倫比亞便開始將沒有證件的移民驅逐出境,而席爾瓦擔心自己即將成為下一個。

馬杜羅政府堅決認為,美國正發起針對委內瑞拉的經濟戰爭。言辭的背後,馬杜羅已於今年連續了調漲三次最低工資,並計畫在6月推出新貨幣。這些舉措似乎意味著貨幣供給量將更勝於前,亦即更高的通貨膨脹。若真如此,像席爾瓦這樣的移民將會有更多無用的鈔票來製作編織袋。

在邁考塵土飛揚的人行道上,席爾瓦稱只要有這些編織袋,他就能夠「捍衛自己的生活」,但接著又補充道,他賺的仍不足以提供自己一個棲身之所。自一年前他出現在邁考街頭後,便一直睡在大街上,賺來的錢也都分給同夥,但他表示:「至少足以餵飽自己。」

即便如此,席爾瓦仍害怕被逮捕。帶著一股狂妄的語氣,他說他可是冒著坐牢10到30年的風險,因為委內瑞拉的法律不允許貶損國幣。「這可是有悖於委內瑞拉愛國主義的罪行。」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