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人生賣給了國家,最後卻被當成肥貓 ——專訪八百壯士吳斯懷

我把人生賣給了國家,最後卻被當成肥貓 ——專訪八百壯士吳斯懷
Photo Credit:李秉芳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八百壯士吳斯懷說,軍人年改後就算少三五萬,他的生活也沒有太大影響,出來號召抗爭是看不下去政府帶頭對軍人的污名和羞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軍人年改昨(20)日深夜在立法院三讀通過,從2017年2月21日起,在立法院外「埋鍋造飯、護憲維權」的退伍軍人團體八百壯士,經過一波又一波的抗爭後,也宣布將拔營轉型,這場485天的抗爭之路,八百壯士「損失」了一名夥伴繆德生,軍人年改仍在衝突抗議中付委、初審、黨團協商一路到院會三讀通過,很可能會在7月1日和公教年改一起上路。

每次抗議的現場唱軍歌、揮中華民國國旗、強調「保衛祖國、兩岸統一」等言行,和年輕世代的認同與文化相差太遠,使得他們看起來與現實脫節;幾次大型陳抗和媒體、警察激烈的肢體衝突,更讓他們被批為「暴民」;從成立至今,八百壯士的抗爭大多都未獲社會大眾認同,反而遭致更多批評。

《關鍵評論網》專訪從街頭走向釋憲「法律戰」的八百壯士副指揮官吳斯懷,談談四百多天的抗爭歷程:

帶頭抗爭不是為了錢,那是為了什麼?

早在年改前,吳斯懷就積極參與各種政治活動,在他的臉書上可以看到,從抗議日本核食進口、「我愛國旗」嘉年華、反黨產會直到近期的反年改,幾乎「無役不與」,他支持國民黨洪秀柱、反對台獨,日前被更被網友踢爆月和30多名退役將士跑去中國參加孫中山誕辰活動,聽習近平演講,即使言行充滿爭議,吳斯懷仍積極組織八百壯士,是軍人反年改的核心成員。

白天組織動員,晚上寫文章投書媒體,四百多天下來,吳斯懷曾因抗爭行動過激烈心臟病發送醫,年近七十歲的他,一年多來的抗爭也累得他身體吃不消。他說,和總指揮官吳其樑從參加國是會議開始,到現在出來號召抗爭,不是為了自己退休金少多少,而是看不過去在年改推動的過程,民進黨政府仇視軍人,包含立委、名嘴、媒體、網路,天天諷刺羞辱他們,

「當了44年的軍人,因為身為軍官,規定重點節日要留守,回家過年的次數不到10次;家庭父母沒照顧到,孩子長大也沒陪伴到,結果現在一天到晚被罵是米蟲、肥貓,情何以堪?」

日前曾被批評「為了退休金少一萬多,帶大家上街鬧場。」吳斯懷說,他個人不想再去辯駁什麼,事實上對他來說,就算少三五萬,他的生活也沒太大影響,他兩個女兒都長大出社會工作了,女兒曾跟他說,「爸爸沒退休金也沒關係,我會養你的,」他聽了心裡寬慰,「有這兩個女兒,我這輩子就值得了。」

每天都要排班輪值的八百壯士,加上中間幾次大型遊行集結,動員人次超過十萬,這些來參與行動的人當中,吳斯懷說,有三分之一的軍人其實沒終身俸、也沒18%,這次的年改和他們根本沒關係,為什麼他們還是願意站出來?吳斯懷認為,大家是為了軍人的「榮譽和尊嚴」。

除了不滿軍人被污名化,吳斯懷也說,過去的老長官,很多都八九十歲的老袍澤了,剩沒幾年可活,也不太可能上街頭,在這場改革的大戰當中,基於道義他不能在戰場上拋棄袍澤,即便再多的波折,吳斯懷還是想堅持下去,「退伍的將士好幾千人,我不站出來,誰站出來?」

「八百壯士」因何而起?

回顧整個軍公教年金改革,吳斯懷說,打從一開始就認為,2016年蔡英文上台後才出現的任務型機構年改會是「違憲的黑機關」,軍公教人員的退休應是考試院銓敘部的業務職掌,總統府卻獨立設置年改會,不在五院之內,本質上就不合乎憲法。推動的過程,年改會即使開過數十場的委員會、論壇、分區諮詢會議、公聽會,他們還是感覺「很粗糙」。

吳斯懷和幾位八百壯士的核心成員包括吳其樑等,從分區論壇就代表軍人團體參加年改會,過程中有過拍桌子、提出相關數據理性表達也有,然而超過二十場會議後,換來的僅有一句「軍人脫鉤處理」。吳斯懷認為,溝通過程不管他們說了什麼,最後幾乎都沒被採納,同時民進黨的立委、媒體越來越多對軍人的污名;在這些對立不斷激化下,也使得對話空間更加緊縮。

不過,對於八百壯士一直對外聲稱「沒溝通」的指控,退輔會曾發聲明稿澄清,他們從2016年6月至2018年3月辦理超過600場座談會、拜會50個全國性退伍軍人社團,過程有超過2萬4千人次參與;去(2017)年軍人退撫新制(草案)重點公布後,退輔會也規劃「客服機制」,不分平假日對退伍軍人溝通說明歷時一個月,當中服務溝通的人次達13萬4,634人次。退輔會認為,最後出爐方案,都是透過與退伍軍人團體不斷溝通後所獲得的意見,及具體回應的成果。

而退輔會某位不具名科長也透露,很多退役軍人都打電話詢問過自己的方案,包括八百壯士幾位核心成員,退輔會都曾幫忙計算後進行溝通,其實私底下大家都知道,受的影響不如媒體上講得那麼多,但衝突仍然不斷,年改被說成是「鬥爭」,令人十分無奈。

吳斯懷則忿忿不平地強調,公教的年改法案剛推出時,蔡英文當時也曾公開呼籲立委黨團不要偏離年改會通過的版本太多,結果法案送到立法院,在段宜康等幾位民進黨立委主導下,「硬是又再往下砍,最後通過的版本其實也打了蔡英文和年改會一巴掌」。就是因為他們不信任蔡英文政府,也才有了八百壯士,試圖用街頭抗爭的方式來爭取退伍軍人的權益。

八百壯士為何如此「脫序」?

2017年2月21日開始,八百壯士在立法院外搭起帳篷,揚言日日圍城,立法院外從此天天被拒馬蛇龍圍住,即使大多數日子裡,八百壯士的帳篷裡僅有幾個人在值班、更多時候是退伍軍人聚在一起聊天敘舊,警方也一直持續戒備。然而八百壯士看起來就像一般的聯誼社團,偏偏幾次集結行動,不但跑到獨派團體公投盟的帳篷砸場、更發生圍毆路人打警察的情況,暴力衝突也使得抗爭越來越失焦。

面對八百壯士的暴衝行為,吳斯懷感嘆,會有如此嚴重的對立,起因是國家政策對軍人的不尊重,從推動年改以來,軍人的形象變成不事生產的米蟲、吃垮國家的肥貓,不願共體時艱的既得利益者,把年輕世代未來吃掉......,吳斯懷說,在美國軍人待遇是台灣的平均三倍,軍人也備受尊敬,在台灣現在大家都認為不會發生戰爭,想到國軍就覺得救災才會派上用場,「這是整個文化的問題。」

退輔會在4月30日到立院報告時也坦言,退伍軍人走上街頭「爭尊嚴,護權益」,其訴求並非全然是年改因素,而是過往軍中所發生個人軍紀、管理問題,常被擴大為對整體軍人形象之質疑與撻伐,並損及其尊嚴與榮譽,上述原因實為長期累積的結果。

吳斯懷承認,眼前軍人的退撫基金破產是事實;國家政策從1996年開始精簡軍隊人力,很多人被迫退伍,現役繳費的人減少,領退休俸的人變多,退撫基金收支失衡,但吳斯懷仍堅持「國家政策改變、基金破產,難道是退伍軍人該承擔的嗎?」

對軍人而言,選擇這個職業就像和國家簽訂了「人生契約」,推動年改讓他們當初相信的承諾、人生和財務規劃等,都被迫改變,法條中的「滾動式檢討」,更讓他們擔心這次改完還有下一次,這也是八百壯士不斷強調「不溯及既往、信賴保護原則」的原因。

八百壯士的下一步?

吳斯懷說,現在立法院多數的民進黨團不聽他們的,接下來把要戰場轉移到司法院,選擇走向訴訟和釋憲是長期抗戰的策略。

依照釋憲程序,等法案通過才能釋憲,現在八百壯士先提出公教人員(包含警消)年改的釋憲,並於6月13日送到司法院,由司法院書記處處長接下聲請書。

吳斯懷說明,去年公教年改法案通過後,公教團體的釋憲聲請並不順利,八百壯士這一年多來,私底下花了非常多心血和在野黨的立委遊說溝通,找到38位立委連署達到釋憲門檻,包括國民黨、親民黨以及無黨籍的高金素梅,連李來希都承認「八百壯士比我們(公教)強太多,真的要謝謝他們幫忙!」除了幫公教年改釋憲連署外,更承諾答應軍人年改三讀通過,會再幫忙連署提出釋憲。

八百壯士也在去年底就成立社團法人,並通過內政部核可,名為「八百壯士捍衛中華協會」,以「捍衛中華民國、恪遵憲政體制;堅持不溯既往、維護軍人尊嚴」為宗旨,

吳斯懷表示,協會的任務不僅限於退撫軍人制度的改革,他們未來會持續關注退役軍人的相關權益,將在6月30日召開會員大會,廣邀更多退役軍人加入,並持續協助後續的釋憲訴願、訴訟,每天會安排志工輪值負責協助退伍軍的人的諮詢需求。

如今年改通過了,吳斯懷面對將來的新戰場,還不願鬆口談後路,只表示現階段將全力衝刺釋憲,更有媒體報導他們將在年底選戰中擔任「攻擊手角色」。這場八百壯士的反年改運動即使一路走來諸多挫敗,吳斯懷仍然堅持,如果政府繼續「看不起軍人」,會影響的絕對不只是退伍軍人的退休金,而是整個台灣的軍心士氣,造成「國安問題」。

資料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