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星一千年後若被另一顆星取代,人類將如何迎接改變?

北極星一千年後若被另一顆星取代,人類將如何迎接改變?
Photo Credit:Jump!Star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是以何種視角來探討預測未來,最終還是如同過去幾千年前的人抬頭仰望滿天繁星,在無垠無涯的天空試圖建構一個世界,思考我(們)是誰這樣千年不斷的問題。

文:古陵霖(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藝術及藝術史研究所)

當我們面對無垠無涯的天空,滿天的繁星讓人不知身在何處,但也充滿無限可能。過去人們創造了我們現在稱作「神話」的故事,以及不同星座試圖建構一個世界,而北極星在許多文化裡都是文學、音樂、藝術和現實裡的指標。只是過去以來我們所作為指標的北極星其實並非亙古不變的,數萬年來隨著歲差(axial precession 自轉軸進動)的關係不斷地在偏斜,如今天文學家指出,一千年內我們現今所認知的北極星位置將被另一顆星給取代。

當美國藝術家喬治・費南迪(George Ferrandi)發現這樣的事實後感到新奇又興奮:我們過去長久以來作為現實和隱喻的指標即將改變了!當該指標星改變時,地球上的環境想必也非現在所熟悉的樣貌,人類的生活也會跟著環境的改變而產生新的風貌。在地球上的我們,如何迎接這樣的改變?

費南迪從雷伊(H. A. Rey)的星座插畫得到靈感:雷伊是德裔美國插畫家,對於天文有相當的興趣,創作了一系列他自己根據既有的星座發明的替代星座和故事,試圖提供新的觀看方式和尋找新的星座可能(另一本他與妻子瑪格麗特〔Margret Rey〕合作的兒童插畫Curious George台灣讀者可能更為為熟悉)。

費南迪決定聯合各種不同領域的人來研究如何因應這樣的改變,並舉行一系列工作坊來創造各種未來的傳統,以及選擇位於美國中心的堪薩斯州為最後盛大慶祝會的地點,迎接北極星和各種改變的到來。她將該計畫命名為「Jump!Star」,是根據美國女天文學家安妮・坎農(Annie Jump Cannon)以及「Jump start」(汽車接電,後衍伸出注入新生命的意思)的諧音為名。

費南迪開始尋找適合的合作夥伴,透過漫長地打探和朋友們的輾轉介紹,終於找到了紐約自然史博物館工作的天文學者Jana Grcevich和紐約大學氣候科學助理教授Sonali McDermid,三人對宇宙星系、地球環境及藝術都充滿了熱情和想像,於是決定一起研究/想像未來的環境來提供藝術工作者研發未來的傳統。

爾後這個為期三年計畫獲得了美國國會的藝術獎助,於是在2017年開始執行如同星系般繁多的子計畫:第一個正式登上檯面的活動是2018年3月在堪薩斯州開跑的一系列表演、講座、工作坊、音樂和舞蹈,包含了與Alan Calpe, Jee Yong Sim, Mirah, Jherek Bischoff 根據該主題並研究傳統民族音樂、祭祀文化等創作的新舞蹈、交響樂(這個構想又獲得另一筆贊助)。

約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所提倡的社會雕塑(social sculpture)和日本的(青森)燈季對於費南迪的創作也有極大的影響:她曾在2013年前往日本學習傳統節慶燈籠的製作方式,因此同時間在過去一年半裡,費南迪和她的助手們運用在日本所學製作燈籠的技術和素材創作了12個大型的燈光雕塑,代表可能取代現有北極星的12顆新星,並根據不同文化關於北極星的神話傳說賦予不同的角色。

已經五十多歲的費南迪還是一個愛做夢的人,但也積極實現她的夢想,而這個龐大的計畫已經很接近夢想成真了。這樣反思傳統迎向未來、想像和現實考據併行的計畫引起不少共鳴,包括在堪薩斯州的Ulrich美術館和賓州的Zoller Gallery都主動提供場所和資源,當地的人也自行前往參與,這讓費南迪非常欣喜,因為沒有比這樣自動投入更具有意義了。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安妮・坎農本身是聽障人士,畢生奉獻給天文學,因此費南迪也特別注意每次的活動裡都有提供手語翻譯。

接下來「Jump!Star」即將再次回到堪薩斯州舉行另一系列的活動,包括針對未來環境變遷而設計的服裝和可能取代的飲食(比方屆時可能已沒有小麥而必須尋找其他可能替代的食物,比方昆蟲粉末……)等,明(2019)年5月則是最後盛大的慶祝會劃下句點。

但這只是該計畫告一段落的尾聲,現實中所有的人事物其實都在不斷地改變中,今年3月底台灣的國美館與比利時皇家美術館共同策劃的「2050,未來簡史」是以法國經濟學家阿塔利(Jacques Attali)《未來簡史》的論述為核心概念,預測及思考如何因應未來世界的挑戰,藉由藝術家的觀點產生新的可能性和未來的歷史。

該展側重全球化下科技和經濟發展產生的衝突和新秩序的建構,在不遠的50年內可能產生的超級帝國掌控市場、多核心世界、極端衝突……等,同時也探討當今重要議題如資源過度開發、社會不公、過度消費等問題。

無論是以何種視角來探討預測未來,最終還是如同過去幾千年前的人抬頭仰望滿天繁星,在無垠無涯的天空試圖建構一個世界,思考我(們)是誰這樣千年不斷的問題。我們未來的傳統將會如何呢?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