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街頭藝人:我從小怕狗,但Maru不只是我的眼睛,也是我的女兒

視障街頭藝人:我從小怕狗,但Maru不只是我的眼睛,也是我的女兒
Photo Credit: Humans of Taipe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表演時Maru就靜靜守在我身邊,她是我的眼睛,也是我的女兒。每天回家放下導盲鞍,她會躺在地上攤開、也會找我玩,就跟一般寵物沒兩樣。」

「我天生失明且從小怕狗,出門只能靠白杖摸索,所以一直比較封閉。三年多前,Maru從惠光導盲犬教育基金會來到我身邊,我才較敢到處趴趴走。不過,全世界的狗,我還是只有不怕Maru。」

「平常我在盲人學校教電腦,假日才出來拉二胡。前陣子因感情低潮,聽到伍佰的『衝衝衝』覺得很勵志,我特地學起來,現在最喜歡表演這首。」

「表演時Maru就靜靜守在我身邊,她是我的眼睛,也是我的女兒。每天回家放下導盲鞍,她會躺在地上攤開、也會找我玩,就跟一般寵物沒兩樣。」

「Maru來自日本櫪木縣,現在的氣溫對她來說比較舒適,只是得穿雨衣;台灣的夏天太熱了,我只好一直開冷氣給她吹…。」

Photo Credit: Humans of Taipei

Photo Credit: Humans of Taipei

圖文獲作者授權轉載,文章來源:Humans of Taipei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