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國族議題」:從林冠英「我不以華人自居,而是馬來西亞人」說起

正視「國族議題」:從林冠英「我不以華人自居,而是馬來西亞人」說起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腐敗,才能消滅腐敗;面對威權,才能推翻威權。面對多元種族,才有塑造國族的可能。

文:何啟良(學者、時評人。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政治學博士)

候任財政部長林冠英在「希望聯盟」政府執政後的一個記者會上,回應外國記者提問,有關44年後由華人重新執掌財政部的感想,說道:

I do not consider myself a Chinese,I am a Malaysian.
(我不是以華人自居,而是馬來西亞人。)

AP_18132325483185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財政部長林冠英。

這不可謂不是馬來西亞政治史的一個新開端,意味「民主行動黨」自1965年創黨以來的宏圖「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得到了突破性的落實。在宣揚理念的場合上,他已經可以從在朝的角度更理直氣壯談「國性」的馬來西亞,較之於不過數天前在野時的氣勢與境況相差何止千里。當然這個宣示的意義延伸下去,必然觸及60年來馬來西亞種族政治的族群權益、教育政策、國族塑造等極為複雜的議題。
(註:民主行動黨是執政聯盟「希望聯盟」所屬政黨之一)

到現階段為止,即使「希望聯盟」(簡稱「希盟」)已經贏得政權,馬來西亞以「種族意識」為底蘊的政治制度不會一下消失。希盟推翻一個腐敗、貪污、朋黨橫行無忌的國陣政府,固然全民慶幸,讓國人引以為傲,然而我們亦必須面對幾個基本現實:

一、希盟勝選的關鍵因素

希盟的成功當然有許多因素,其中最重要的是民心對前執政聯盟「國陣」的猖獗腐敗極為反感,而不是對「巫統」60年來對非土著同胞不公平的待遇。自2008年開始的三屆選舉(308、505、509)「華人海嘯」不斷,是對貪腐和歧視待遇的抗議;而這次「馬來海嘯」基本上是不忍國家繼續墮落,才會如此洶湧。
(註:「巫統」是馬國前執政聯盟「國陣」裡的最大政黨,以捍衛馬來人權益為主)

馬來官員和普通老百姓是否較開明、容忍,能以多元民族角度切入國家議題,需要教育開導。至今雖有些變化,其實是基於短暫的政治競選熱情,如何轉化為長期的建國價值觀,有賴各族領導層耕耘。但是馬來同胞不至於完全放棄彼等在憲法上所庇護的特權,則可預料。

二、「土團黨」是「巫統」的分支?

馬哈迪高舉的大旗雖然是「公正黨」的大旗,然而他的主導思想仍然是「土著主義」至上的,「土團黨」還是一個以爭取馬來族群利益的政黨。當初成立,一般觀察者把它視為巫統分裂出的一支,其宗旨與母體分別不大。
(註:馬哈迪於2016年成立「土團黨」,其成員主要來自於巫統前黨員,他們因不滿黨主席兼首相納吉的領導而退黨)

RTS1QVH9
Credit: Reuters / TPG
「希盟」統一使用「公正黨」旗幟。

選舉期間,馬哈迪宣布勝選後會召開土著大會探討土著權益和發展,很明顯就是這個思想脈絡的延續。當然很有可能這個大會的召開是要提醒土著必須拋棄「經濟拐杖」才能取得民族尊嚴,但是選前宣布的目的還是以安撫馬來民心為主,不是一個削弱其權益的序曲。

土團黨主席慕尤丁從政以來一向是一位馬來極端份子。這次競選,這位巫統法老不像馬哈迪那樣多次公開轉變舊有「土著主義至上」 的態度,其骨子裡到底如何還很難估計。柔佛州務大臣是舊巫統份子,首幾天新政已露舊態。「誠信黨」是回教黨開明派系的確不錯,但它是一個純粹的馬來政黨亦是事實。

三、源自憲法精神的種族意識政策

馬來西亞「種族意識」的最大支柱,乃「馬來西亞憲法」。憲法第153條裡規定的「馬來人特權」,包括官方語言、馬來統治者地位、固打制、以及公民身份的條款等等,須不須要檢討?這就觸及馬來社群的神經了。

這個憲法精神尤其自70年代不斷在政策上強化,已經經歷了約40年。以後即使是局部或漸近式的改變也必須要有全民共識。過去每一屆國陣政權欲促進國家團結時,所提之政策,如國家原則、國家文化政策等等,都是以「馬來文化」為主幹的。即使是馬哈迪曾經具有極為遠見的馬來西亞國族(Bangsa Malaysia)意識,其中最具爭議性的就是「馬來性」的成份。馬來西亞政治環境是在「馬來人」與「巫統」的「霸權控制」之下,玩弄種族政治已久,國人希望馬來領導層思維一夜之間改變,未免太過樂觀。

不過,此刻國人也的確有樂觀的條件。一個政治霸權被推翻,在民眾心理上已經起了一個極大的震撼,於此破舊立新正是時機。心理的準備給予政治改革一個重要基礎。下來就得看政治領導的智慧了。

建立「民主改革」與「各族平等」的關鍵在安華

92歲的馬哈迪已經完成他當前的歷史使命,推翻腐敗政權,將功贖罪,一生傳奇無人可比。照他所言,將會擔任首相約兩年,穩定民心、軍心、市場、平衡各黨勢力為首務。新政只有幾天,已經看出他畢生的政治與行政經驗實有助益。副首相、財政、國防、內政的人事分配,有意想不到的結果,「長老委員會」成立的目的是穩定市場,而迅速重新查辦一馬公司的貪腐巨案,更得人心。

下來是各政府部份的人事任命,是否能夠擺脫過去的裙帶關係和酬庸分配,還待考驗。馬哈迪高齡再度涉入詭異多端的政治舞臺,自謂一無所求,自求悔過。俗語說,無求則柔,無欲則剛,或許國人更期待他的無私(不只是以馬來人利益為念)。

至於長期的、更為重要的「民主改革」與建立一個「各族平等」的國度,關鍵是安華。

AP_18136130688778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日前因特赦提前出獄的安華。

安華被釋放後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就位首相一職。他就位之後,內閣會重組(人民會接受夫妻檔的首相和副首相嗎?)、政策會重整、政治職位任命會洗牌,都是重點。而他是否誠意落實「烈火莫熄」運動的承諾,即重建一個民主、法治、各族平等的馬來西亞,萬目關注。馬來西亞往後的治理模式,將會給予東南亞各國某種程度的啟示。

他若能夠說出林冠英類似的話:「我不以馬來人自居,我是馬來西亞人」,而不是在巫統當權期間,志在表演式的安撫華族,寫下「我們都是一家人」,那麽一個新的馬來西亞才有曙光。

承認政治現實 宣示國族理想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