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日本旋律的韓國「木頭人」(上):「內鮮一體」讓遊戲也帶有殖民色彩

唱日本旋律的韓國「木頭人」(上):「內鮮一體」讓遊戲也帶有殖民色彩
Photo Credit:Jarek Tuszyński@Wiki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考量到當時日本帝國統治殖民朝鮮半島那一時期,在島上跟朝鮮人倡導著「內鮮一體」方針而言,不管是有意抑或無意,(殖民)文化的交流是難免的。

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小時候常玩的遊戲「木頭人」呢?也就是一群小朋友,大多以猜拳方式來決定誰當鬼,猜輸的人得頭靠牆壁或樹木,喊「一二三木頭人」,或是數字「一到十」,之後馬上轉頭看一下身後的人,是否有無亂動,若有人亂動或搖晃,則淘汰被鬼俘虜,此時人質得牽著鬼的手,等待他人救援。

被俘虜的人質數超過一人的話,淘汰後都得紛紛與前位被鬼俘虜的人質手牽手,等待救援,而其餘存活的人,就在大家約定好的距離(遊戲空間不拘,但大多是在音量可聽見的十幾公尺之內),急跑急停地往鬼的方向前進,看誰先摸到頭貼牆壁的鬼,抑或準備救人時,得必須要切斷鬼與首位人質的手,之後馬上向四方逃竄。當鬼發現俘虜被救走後,得趕緊喊一到十數字,再加唸「一二三木頭人」後,所有的人就不能再跑或亂動,否則犯規出局,輪他當鬼。

這時當鬼的人可要好好觀望一下停在四處的人們,選擇一位離他最近的人後,跳三步,看是否能夠碰觸到他,若成功順利碰觸到鬼所指定的人,則換人當鬼,失敗的話,則還是由原先當鬼者繼續當苦主,進行下一輪遊戲。

當然,遊戲過程中,若無人成為鬼的俘虜時,且鬼又在幾次轉頭後,就被人觸摸到身體的話,遊戲便要重來,由原先的人繼續當鬼。

韓國當地也有這樣的遊戲,玩法也大同小異,而且我們也還不陌生呢!因為時常出現在韓流大眾文化內的韓劇或電影內,有趣的是如同唱著「你要躲好喔,我看到你的頭髮了,你要躲好喔,老虎將軍要出去抓你了!」的捉迷藏(술래잡기)遊戲一般,充滿「音樂性」,而韓國木頭人遊戲歌曲內,首句歌詞即是:「無窮花的花朵已經開了!」(무궁화 꽃이 피었습니다)

眾所皆知,無窮花又稱木槿,為大韓民國的「國花」外,當地使用無窮花木槿的圖樣及文字也不少,如同1984年開始運駛的韓國票價低廉,幾乎每站皆停,類似台灣區間車的火車車名就叫做「無窮花號」(무궁화호);又如同韓國愛國歌(애국가,國歌),裡面也有無窮花意象—「無窮花,三千里,華麗江山」(무궁화 삼천리 화려강산,譯為「華麗江山三千里,無窮花遍野盛開」)。

甚至,台灣人以「幾顆星」來評價飯店等級方式,韓國人則是用上幾枚「無窮花」來評價呢,如飯店有著五朵無窮花(標示底色為金色),則為特一級(五星級),而同樣有著五朵無窮花(但標示底色為綠色),則為特二級(四星級),之後枚數陸續往下減,四朵無窮花(標示底色為綠色),為一等級(三星級)飯店,三朵無窮花(標示底色為綠色),為二等級(二星級)飯店,最後則是僅有兩朵無窮花(標示底色為綠色),為三等級(一星級)飯店等。由此看來,木槿無窮花在韓國人日常生活經常可見,連在木頭人的遊戲內,也沒有缺席。

韓國人在玩著「木頭人」遊戲時,當鬼的人總是唱著「無窮花的花朵已經開了!」的歌詞旋律,其實也是有其歷史故事在其中——就當地有兩派說法,第一種主張,即從歌曲音樂性分析起,認為朝鮮半島上小孩子,玩著木頭人遊戲唱著此首歌,是源自於日據時代(1910-1945年)日本人殖民朝鮮半島所引進的,因為就其旋律來說,跟日本當地玩此遊戲唱著「だるまさんがころんだ」(不倒翁跌倒了)相同,如果對日本電影有所涉獵的朋友,一定對2014年上映的獵奇性電影《要聽神明的話》(神さまの言うとおり)印象深刻,裡面即有一齣橋段,便是教室內出現不倒翁跟學生玩著木頭人的殺人遊戲,而當不倒翁在獵殺學生時,它也是邊唱著這首〈不倒翁跌倒〉的歌曲來進行。

除了旋律相同之外,也有人從韓文歌詞「字數」與日語歌詞相等,都是10個字此點,更加肯定此遊戲應是源自日據時代,所殖民過來的遊戲。

的確,若考量到當時日本帝國統治殖民朝鮮半島那一時期,在島上跟朝鮮人倡導著「內鮮一體」(내선일체)方針而言,不管是有意抑或無意,(殖民)文化的交流是難免的。

Naisen_ittai_postcard
Photo Credit: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儘管我們可以看到日本帝國是採取兩面手法,一邊給棍棒,如1940年日本人在朝鮮實施「創氏改名」政策,表面是提倡「與日本人平等」,帶領朝鮮走向近代化,但實際上日方為了治安上統治考量,也希望朝鮮人改名時,能夠取一個讓人一看便可知道是朝鮮人的姓名,好維持日朝雙方位階,從這點即可象徵性地看出日方統治者本能。(註)

此外,又如同1910年8月22日,日韓簽訂合併條約前夕,日方在早上大力宣傳,此舉是為了朝鮮國運、讓朝鮮脫離各國勢力獨立,但當天日方為了防止當地可能發生的動亂,已在首都街頭部署重兵,嚴格監控新聞媒體,且在條約簽訂之前,也已經大動作地規模掃蕩各地反抗勢力,阻絕任何可能引起動亂的要素。

進入殖民統治之後,日本政府對朝鮮的嚴格態度,若比較起當時殖民台灣則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朝鮮在成為殖民地前,就已經是個獨立國家,民族認同也早已萌芽,當地對抗外力想必非同小可,但又如何?日方配置大量憲兵,且由他們兼任警察職務,權力一把抓之外,負責殖民事務朝鮮總督一職,也全部由軍人背景人事出任,強硬軍事風格明顯,不似台灣還曾有過文官總督呢。

而在另一方面,日方也給朝鮮蘿蔔吃——早在日本覬覦朝鮮半島前,就曾提倡過《日朝同祖論》(일선동조론),除從最基本的兩國所使用的語言角度出發,認為日本語與古朝鮮語出同一起源,判斷兩國同源外,又如同江戶時期的儒學學者新井白石(1657-1725年),曾說過:「我的先祖來自馬韓(朝鮮半島的部落聯盟)。」涉及日朝同源發言,爾後也有為數不少的學者跳出來,陸續主張日本與朝鮮來自同一民族,逐漸強化與正當化「征韓論」,作為日本師出有名出兵,佔領朝鮮的理由。

除了語言、祖先外,也有日本人從「建國神話」來主張日朝同源,如同金兩基於《當日本人遇到韓國人》一書內提到,日本人認為朝鮮歷代王朝始祖都創立了天孫家譜,特別是新羅時代(前57—935年)王冠可佐證,因為王冠前方裝飾為樹叢狀,側面是鹿角,認為紀錄下天神通過樹木從天而降的傳說外,也藉此視之為天孫的證據。再往前推,古朝鮮開國始祖壇君之父(神),也同樣是利用神壇樹從天而降,這與日本伊勢神宮的神體(阿瑪體拉斯)是日本人心中的大樹,以及伊扎那基・伊扎那未(神仙)們繞御柱而產出眾神與疆土相似,因此推斷兩國都有天孫降臨的同類神話,共為同祖同源,最終造成內鮮一體洗腦教育。

當然,我們就歷史發展來看,可見當初作為統治者日本,以近乎牽強的理由,試圖打造出日朝同源、內鮮一體的氣氛,而這樣的遊戲會被殖民到朝鮮半島也就不意外了。

然而,我好奇的是,此遊戲是「有意」被殖民到朝鮮半島的嗎?抑或是「無意」的文化交流呢?

註:水也直樹「朝鮮植民地支配と名前の「差異化」――「内地人ニ紛ハシキ姓名」の禁止をめぐって」 山路勝彦,田中雅一編著『植民地主義と人類学』関西学院大学出版会、pp.143-164.

唱日本旋律的韓國「木頭人」(下):呼喚朝鮮愛國心的「無窮花」精神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