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日本旋律的韓國「木頭人」(下):呼喚朝鮮愛國心的「無窮花」精神

唱日本旋律的韓國「木頭人」(下):呼喚朝鮮愛國心的「無窮花」精神
Photo Credit: Unknown@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時日據朝鮮時代,南宮憶於國內種植無窮花可說是犯上「思想不純正罪名」,而且個人私密種植就算了,還想把此理念推廣到全國,無疑引起日方極度關注。

唱日本旋律的韓國「木頭人」(上):「內鮮一體」讓遊戲也帶有殖民色彩

韓國當地盛行我們時常在韓劇電影內所看到的「無窮花的花朵已經開了!」(무궁화 꽃이 피었습니다)的木頭人遊戲,其起源有一方人士主張,是來自於日本〈不倒翁跌倒了〉,進而主張此遊戲是「殖民遊戲」。

但是,持平而論,文化交流並非僅僅是單向,甚至可能是互相影響的,若真是殖民遊戲,那為何要更改歌詞內容呢?直接承用日語版的「だるまさんがころんだ」,抑或是「不倒翁倒了」不也是可以嗎?因此,我們很難說日方在殖民朝鮮半島時,是否統治技術已經細微精緻到,連三歲小朋友玩的遊戲都要再殖民、再教育呢?

因此,擺開歌詞的「旋律」與「字數」外,首先先就遊戲玩法內,指稱猜拳猜輸,當鬼的人稱為「술래」來看,此語來源自朝鮮時代(十四世紀)「巡邏」(술라)一詞變形外,後來韓版木頭人遊戲,在歌詞內容上也呈現多樣化改編版,諸如「無窮花的花朵變成了大象了!」(무궁화 꽃이 코끼리가 되었습니다),抑或「無窮花的花朵變成老虎了!」(무궁화 꽃이 호랑이가 되었습니다),以眾多「動物」名稱(諸如還有兔子、貓、雞、猴子與馬等)來取代後面的「開花了」一詞,這也造成字數不再像日本〈不倒翁跌倒了〉歌詞內,標標準準的10個字數。同時,歌曲旋律也可隨著鬼的心情喜好算計,加快加慢高音低音地唱出,用來干擾玩家,增加遊戲可玩性,旋律不再是一陳不變平淡的音調。

然而,不管歌詞內無窮花的花朵是變成何種動物,仍是保留下無窮花意象,以及就最原初版本的「無窮花的花朵已經開了!」所顯示出來的內容來看,韓國當地另一派視為本土化遊戲立場人士,認為現今韓版木頭人遊戲能夠普及全國,甚至變成道地民間遊戲,乃是由一名叫做南宮憶(남궁억,1863-1939)老師所創立且加以推廣的。

那麼,南宮憶是何許人也?

根據史料記載,南宮憶早年曾習西學,1884年在英語學堂同文學(同文學)修業完畢後,便來到海關見習。爾後,南宮憶多從事與他國交涉的外交事項工作,甚至他曾有兩年時間,停留在香港與中國清朝交涉協商,1886年他為朝鮮末期最早的英文翻譯官,專為高宗(고종,1852-1919年)翻譯。

1889年南宮憶官拜「宮內府別軍職」(궁내부별군직)一職,之後官場一帆風順,1894年擔任漆谷郡守(칠곡군수),同年朝鮮國內推行近代化甲午改革(갑오개혁,抑或稱甲午更張),他也被朝廷重用,提升到官職三品的內部土木局長(내부 토목 국장)。

青壯年的南宮憶可說是平步青雲,在國內盡情發揮他的所學,報效國家,且他對創報具有極大興趣,認為透過報紙除可以告知朝鮮半島百姓國際局勢外,更有啟蒙教育民眾之功效,因此,他分別在1896年7月,與徐載弼(서재필,1864-1951)、李商在(이상재,1850-1927)等人,創立了「獨立協會」(독립협회)與《大朝鮮獨立協會會報》(대조선독립협회회보);再過不了兩年,1898年他又跟羅壽淵(나수연,1861-1926)、柳瑾(유근,1861-1921)等,共同創辦《皇城新聞》(황성신문),由他擔任首任社長,支援島內國民啟蒙與獨立協會活動,從他所為之實績,不難見其為政當官初衷。

한서_남궁억_선생상_20180317속초초등학교(홍천군)IMG_3551
南宮憶雕像。|Photo Credit:최광모 (Choe Kwangmo)@Wiki CC 0

然而,隨著日本覬覦朝鮮半島野心越來越加強烈,也在島上培植了許多親日派勢力,他的官場之途漸漸受阻沒落外,也因他愛創報之舉引起日方注意,於1903年被親日派的國內同志朴泳孝(박영효,1861-1939)檢舉入獄,吃了一頓四個月嚴刑拷打的牢獄之災。

最終出獄後,南宮憶辭去《皇城新聞》社長一職,歸隱山林,儘管高宗曾有請他出來再度當官,然而他於1907年轉而投身教育界,創辦了峴山學校(현산학교),過不了多久,虎視眈眈的日本於1910年,正式殖民統治朝鮮半島。

南宮憶這時身為愛國人士,一邊服務於教育界,如1912年他曾擔任 「尙洞青年學院」(상동청년학원)學院院長,鼓吹脫離日本獨立運動外,也不忘記他所熱愛的創報啟蒙國民工作,於日本殖民朝鮮半島前後,他先後創辦發行《大韓協會月報》(대한협회월보)和《大韓民報》(대한민보)等報,同時他在1908年4月,於江原道地區也創立愛國文化啟蒙運動團體的關東學會,並自任會長,同時又發行朝鮮文教育救國運動雜誌《教育月報》(교육월보)。以上所舉,就可以看到他對日之不滿,投身獨立運動之熱忱。

而南宮憶最大的功績,在於身為被殖民的朝鮮人士,他不顧強權威迫,試圖秘密地在全國普及現今我們聽到的韓國國歌(愛國歌,此歌當時是被禁唱的),以及推行書寫韓文字體等愛國活動,諸如他所流傳迄今的許多著作,有很多皆與韓文或朝鮮主體性有所關連,如《新編諺文體法》(신편언문체법)、《朝鮮故事》(조선 이야기),與《朝鮮的歌曲》(조선의 노래)等。

而他之所以會跟韓國木頭人遊戲內無窮花有所關聯,在於晚年的他,身體不堪多年為國奔波之辛勞,健康狀況急速惡化,他離開漢城回到江原道祖先故鄉洪川郡西面牟谷休養。隔年,1919年9月南宮憶創辦了「牟谷學校」(모곡학교),且在學校內興建起一區專門種植無窮花木槿的花圃,進而他還「異想天開」地想把種植無窮花,呼喚起青年國民的愛國之心,脫離日本的柔性理念推廣到全國各地。

當時日據朝鮮時代,於國內種植無窮花可說是犯上「思想不純正罪名」(사상불온죄),而且個人私密種植就算了,還想把此理念推廣到全國,無疑引起日方極度關注。最終,南宮憶過於激情理想與行動派的作法,成為日本人眼中釘—1933年日本人羅織罪名,以種植無窮花、創作〈無窮花之歌〉與主編韓國歷史教科書等事件,逮捕了南宮憶,讓他飽受八個月獄中嚴刑拷打,儘管最後日方考量到他年歲已高,釋放出獄,但不久南宮憶也因獄中所受的餘毒,逝世了。

等到朝鮮脫離日本獨立建國後,大韓政府於1977年追封南宮憶,賜予建國獨立勳章。同時,當代韓國人也肯定當年他普及無窮花與強烈愛國心之舉,2000年1月,南宮憶被選定為民族運動家文化人物之一,供後人追憶。

因此,主張韓國當地木頭人遊戲為本土派遊戲的人士,認為歌詞內會出現「無窮花的花朵已經開了!」乃是南宮憶當年推廣下的成果,與其說這個遊戲來自於日本,倒不如說,經過多年演變與推廣到全國小朋友族群內,唱著「無窮花」玩著此遊戲的功臣,乃是朝鮮人士,近代韓國獨立運動家南宮憶的功勞。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