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教科書歷史攻防戰:將光州事件責任推給被鎮壓的民眾?

韓國教科書歷史攻防戰:將光州事件責任推給被鎮壓的民眾?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朴槿惠政府在強行推動歷史教科書國編版的過程中,也針對歷史學界進行一連串強烈的意識形態攻擊,公開批判歷史學界與歷史教育界不足以擔任歷史教育的重責大任。

文:金正仁

歷史教育為民主化象徵:從國編版到審定版

進入朴槿惠政府時期,歷史的攻防戰依然持續。從李明博政府自認為是歷史戰爭的戰士開始,使得他的各種作為飽受摧毀民主主義程序的強烈批判;緊接著上台的朴槿惠政府,仍然延續著前朝的作為。不過,歷史戰爭在朴槿惠政府時期,出現了更令人難以想像的發展。

2013年,朴槿惠政府上任之初,發生教學社教科書審定爭議事件,當時教育部強行通過紕漏百出的教學社送審的《韓國史》(以下稱「教學社教科書」)。照理說,該出版社沒有依據審定意見修正,依法必須收回出版許可,但是教育部卻視而不見,導致「為特定出版社(教學社)量身訂做的教育政策」的傳聞甚囂塵上。

在教學社教科書審定爭議事件中,教育部身為國民的公僕,應當嚴格執行國民賦予他們的責任,但教育部卻不惜動搖自己訂下的審定制度,而選擇站在維護教學社教科書的那一邊。根據審定制度,通過審定的教科書,必須依據審定委員要求事項進行修正作業,最終再經歷一次修正程序後才能取得出版資格,方可在印刷出版後擺放於書店教科書專櫃。

但是隨著教學社教科書爭議不斷擴大,教育部只好採取變通式作法,將《韓國史》教科書排除在教科書審定範疇中,但是,韓國史屬於大學修學能力考試必考科目之一,因此教育部再次要求包括教學社教科書在內的八家教科書版本需修訂。然而,即使教育部偏愛教學社教科書,以至於為它修改審定規範,最終教學社教科書還是因為內容未達各校標準,而遭受冷落的命運。也就是沒有一間學校選擇使用教學社教科書。

也因為教學社教科書被徹底冷落,所以朴槿惠政府要求教育部負責教科書的業務部門重新設置「編修局」。編修局為過去教育部內負責教科書編纂、檢驗、發行出版的部門,已經於1996年7月廢止,而重新設置編修局正是意圖將教科書編纂的權利回歸國家主導。等於要回復過去國編教科書時代的老路。

2013年下半年度,國務總理鄭烘原、教育部部長徐南洙以及當時執政黨之新國家黨(새누리당)則是丟出「回歸國編教科書」提案,並在觀察一段時間的趨勢之後,於2015年秋天強行進行國編教科書編纂,正式與「國民意志」展開硬碰硬的對決。

對於朴槿惠政府明顯將意識形態先於歷史教育的態度,為韓國歷史學界與歷史教育界帶來不小震撼。

國編版教科書的爭議,讓歷史學界與歷史教育學界被誣陷為帶有親北、左派的意識形態。朴槿惠政府與她所屬的政黨新國家黨,在強行推動歷史教科書國編版的過程中,也針對歷史學界進行一連串強烈的意識形態攻擊,公開批判歷史學界與歷史教育界不足以擔任歷史教育的重責大任,這一連串的攻擊不僅有損民主主義,連帶學問討論的殿堂—歷史學術大會—也遭保守、右翼團體有組織性的入侵,讓歷史學者不得不以全國串連的方式集體發表拒絕進入「國編版歷史編纂小組」的聲明,正式加入反對國編版教科書的行列。

1974年開始的國編版教科書與40年後出現的強行回歸國編版的作為,皆是政治謀略所引發的事件。投身於歷史學界與歷史教育界的學者與教師,不論過去與現在,多數反對國編版,他們反對國編版的理由多樣且不見得都相同。然而,今日認同國編版的人士卻認為這些「親北、左傾的危險偏頗的教科書」會影響意識形態,絕對不可使用這類教科書。

其實,1974年出版的國小、國中、高中歷史教科書雖為國編版本,但是隨著時序演進到2000年,從高中階段的《韓國近、現代史》採用審定制度開始,已經漸漸地發展出不同理念、不同意識形態的編纂方式,這是一個民主化社會極為自然、順理的發展軌跡。

隨著民主化的腳步,歷史教育從國編版轉向審定制度,逐步走向核准制度、或是朝向自由發行制度邁進。如今,韓國歷史教育早已走過國編版時代,採用折衷的審定制度,且透過一步步改善審定制度的方式,朝向世界趨勢的核准制度或是自由發行制度。只是,沒想到朴槿惠政府無視這些歷程,以「 軍事作戰的模式」強行推動回歸國編版,導致國民反感日增,認為朴槿惠政府想要藉此揭開「 第二維新時代」的序幕,並且認定這是「 打壓民主主義的行為」。

AP_17080106496469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回不去的國編版時代:國編版國小歷史教科書抄襲論戰

近代歷史教育開始之後,有國編版、審定版、國編―審定二元制度等三種方式,而哪一種類型的歷史教科書運作的最久呢?答案是國編―審定二元制度;而韓國在日據時期的36年歲月中,都是使用國編版教科書嗎?其實並不是,當時國小採用國編版、中等學校採用審定版教科書。

解放之後,從1956年起,國小採用國編版、中等學校採用審定版,一直到1974年起中等學校才採用國編版。到2002年為止,國編版的單一教科書施行了三十多年。2003年起,高中選修科目《韓國近、現代史》以審定制度開始出版,開啟了部分審定版的時代;2007年的教育課綱開始讓國中、高中的歷史教科書全部採用審定版本,目前的歷史課本正朝向國小採用國編版、中等學校採用審定的二元制度。

這裡要先舉出一個事件,藉以凸顯國編版發行的國小歷史教科書的問題。2013年審定通過的教學社《韓國史》教科書,再因為不實內容與抄襲引起論戰之際,出現了一則新聞:

教育部將原先整合的三年級到六年級的社會課本打散,並決議從2011年起,五年級社會課本將會是以一年為單位的教學內容,同時也開始編纂國編版社會教科書。該國編版教科書正式分配於全國各個國小的前一年度,也就是2010年時,先行發送試驗版本於八所國立大學附設的國小。「歷史教育研究所孩童與歷史教育分部」所屬的國小教師們,於2013年9月22日發表「學生家長與教師發現這本國編版教科書與市售銷量百萬本的『圖書出版與書一同』出版的孩童歷史書過於相似,有抄襲的嫌疑。」

而許多看過這本教科書的學生、學生家長與教師都表示能說出是類似哪一間出版社的書,以及「內容相當熟悉」,從文章的架構、編排與使用的字彙、照片,甚至於插畫都一模一樣,而這本市售的孩童歷史書籍並不是根據事實編寫,是以想像為主,比較之下只有主角名字稍做更動。一位國小老師是這樣評論的:「根本就像是將兩本書攤開對照編纂的。」

當時出版社透過教育部想要聯繫教科書編纂者提出詢問,但是教育部卻屢屢無視出版社的詢問,最終出版社只好考慮提出訴訟。而抄襲事件於去年(2012)年底由教育部相關部門科長從中協調以非公開的管道傳達歉意,並於今年的教科書標示出處,讓事件告一段落。當時負責的科長與《京鄉新聞》通話時表示:「不論是國編版或是審定版教科書,於教科書編纂時本應當標示出處。」

事件的開端如同前面新聞所描述,國小的歷史教科書是國編版,而這套國編版教科書於全面發送的前一年度,以試驗版本在幾間國小實驗。然而2010年出版的國小五年級的《社會》實驗版教科書,是抄襲孩童歷史書籍。結果教育部介入出版社與國編版作者之間,協助道歉並且在教科書後方標示參考文獻。

這件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局面其實也不是不可預測,畢竟編纂作者中,沒有一位是韓國史專家,而是僅由17位國小教師與社會教育專業領域的教授組成。編纂歷史教科書時,必須擁有正確的歷史事件知識與擁有依據理論學說進行判斷的能力。一般養成國小教師的師範學院與教育大學不同,教育大學不論是大學部或是碩士階段,都有教科書編纂的專業科目,要培育一位專業的教科書編纂者相當不容易。但是,全國大部分的教育大學都有韓國史專業的教授,也都有具備研究熱誠的學者在職中,但卻沒有一位參與這本國編版的編纂作業。缺乏專業編纂者的這個重大缺失,就變成這本國小歷史教科書走向國編版發行的最大問題點。

教育部在強化歷史教育的過程中,竟採用與以前同樣的模式,以公開招募的方式,募集五到六年級《社會》教科書中歷史領域的編纂群,對象以國小教師為主。一般社會科或是地理科教科書只有國小教師參與是沒有問題的,但是歷史科卻不一樣,然而教育部卻依然保留這樣的慣例。

尤其歷史教科書的情況是,在市面上已經有許多給孩童看的歷史書籍的前提下,學生早已接觸過許多相關知識,因此教科書的架構與內容更應該要注重品質,教育性與專業性相對而言也就更加重要,可是國編版的編纂系統卻阻礙專業人士的參與。編纂作者缺乏正確知識、編纂能力,沒有辦法多樣化參考資訊,所以只能將孩童閱讀的大眾歷史書籍當成參考指南,抄襲的問題就此衍生。

2015年第二學期開始,國小教科書適用2009年的教育課綱,但編纂群中卻沒有一位是韓國史領域的專家,加上這本教科書從實驗本開始就被發現在形式上與內容上都有重大缺失,以致爭議遲遲無法平息。2016年第一學期所使用的《社會》教科書中,關於現代史的描述,正當化朴正熙的維新政府、拿掉五.一八民主化運動的因果關係,引起極大的爭議,並且讓五.一八的相關團體相當憤怒;甚至還隱藏了5月18日是因為戒嚴軍隊的暴力鎮壓在先,才會引起民主化運動的這項事實:

1980年5月18日,光州因為要求恢復民主主義體制而發起大規模的示威運動,以全斗煥為中心的一部分軍人動員軍隊進行武力鎮壓,這一過程中許多人因此犧牲生命。

教育部一方面回應說「對於國小六年期第一學期的社會教科書中,關於五.一八民主化運動的描述引起如此大的爭議,感到十分抱歉」,一方面卻主張「教科書中的描述沒有錯誤或是扭曲的部分」。顯示教科書編纂群不知道事實應該是當時光州並沒有大規模的示威,而是因為幾百位的抗議民眾與行人遭到戒嚴軍隊殘忍鎮壓,才會引起居民的抵抗,而居民奮起抵抗的那一天就是1980年5月18日。

不懂這段經過的編纂群,竟然可以負責國小國編版歷史教科書的編纂。

相關書摘 ▶韓國保守右派用來圍剿進步派政敵的武器——從北框架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歷史課的攻防戰:成為全新歷史公民的韓國經驗》,八旗文化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金正仁
譯者:邱麟翔、陳聖薇

與台灣走過相似歷史過程的韓國,如何教育下一代?
教科書中該如何寫入日本殖民、國家分裂、軍事獨裁與民主轉型?
徹底解析韓國歷史教科書爭議與背後「左、右」的意識形態。

「國家應該保障公民可以有學習不被操縱的歷史之權利!」
──本書作者 金正仁(春川教育大學社會教育系教授)

本書為自2013年朴槿惠總統上台,至2015年8月教科書宣布國定化為止,作者於該期間所撰寫的文章集結而成。全書第一部分討論歷史教科書的爭議,其中提到「新右派」如何引起教科書的風波,並在分析《韓國近現代史》教科書的內容後,論證教科書的國編版將會導致民主退步。第二部分討論「意識形態」的理念框架(左=親北=反民主;右=反北=反民族)如何影響了歷史戰爭的進行。包括「民主主義」與「反共主義」的對立,還有「從北框架」如何成為保守右派貼標籤的武器,並說明新右派主張的歷史觀為何。最後,則關注於如何教育下一代,養成民主主義的歷史教育,培育出全新的歷史公民。

歷史課的攻防戰
Photo Credit:八旗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