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電競冠軍Tokido:電玩教會我的人生成功之道

世界電競冠軍Tokido:電玩教會我的人生成功之道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做研究,得先在研究室裡閱讀大量過去累積的知識,才能訂定新的研究主題,尋找新的發現。加上過去已有留下的參考書籍,研究開始前一定要吸收完整而且有體系的知識。我在打電玩的時候,也會做同樣的事前研究。

文:Tokido

電玩教我的事1:吸收知識與發現課題

大學四年級在研究室的研究成果,受到我的指導教授所託,要「整理成為能夠刊載於科學雜誌的文本」,作為研究所一年級要用到的論文。

身為第一作者,我所寫的第一本著作叫做《Characterization of autonomously oscillating viscosity induced by swelling/deswelling oscillation of the microgels》,還有一本共同著作《Autonomously oscillating viscosity in microgel dispersions》。在這些論文裡,「Nature Asia Materials」的文字被特意突顯出來,在當時算是非常先進的研究成果。

至於發表這些論文的國際學會,則因此獲頒「壁報獎」(Poster Award)。

大學生的研究成果變成國際學會獲獎的標題是非常稀奇的事,也是非常令人感到榮耀的大獎。可是得獎之後,我卻彷彿變成了無用的廢人。

為什麼像是從天國俯衝墜入地獄,原因我稍後再詳述,但是我做研究時注意到兩個重點:

第一就是「電玩教我事物的價值」。

研究當時,我得到了如同打電玩般的快感,而且最終取得了足以獲獎的研究成果,這顯然是過去埋頭打電玩帶來的效應。

簡而言之,在研究與電玩領域中想要奪取獎盃是有共通性的。具體來說有三大項目,首先是「吸收知識與發現課題」。

做研究屬於前半階段,沒有一個研究是莫名其妙就冒出來。要做研究,得先在研究室裡閱讀大量過去累積的知識,才能訂定新的研究主題,尋找新的發現。加上過去已有留下的參考書籍,研究開始前一定要吸收完整而且有體系的知識。

我在打電玩的時候,也會做同樣的事前研究。

格鬥遊戲的世界裡有一種名為「Mook」的圖文攻略本,這是電玩遊戲發售廠商以玩家為目標所發行的書籍,裡面詳細描述各個格鬥角色的戰技和特性,以及連續技的種類等,對於各項數據都有詳盡的解說。

我很喜歡閱讀數據。看著數據就開始東想西想,這算是一項樂趣。這個角色會如何反應呢?會使用哪些戰技呢?從哪方面開始進攻呢……?看過數據之後就會發現課題,要求自己尋找應對的方法。

這應該算是我的特點吧,在遊戲開始前先看個幾遍。輪到我上場前,為了防範意外狀況,我一定會先看Mook預習。說麻煩也的確如此,但很多玩家不懂得要這麼做。不過假使沒有預先吸收知識,又該怎麼練習對策呢?這才是大問題。

Mook攻略本裡寫的都是活的數據,光是數據,在實戰中並沒有意義,必須把各方面的數據都組合在一起才會產生意義。而如何去組合理解這些數據,就看電玩玩家有沒有慧根了。

請各位先想一想樂高的小積木。每一塊積木都是單獨存在,只有把積木堆疊起來,才能製作出帶有意義的各種物體。Mook裡面已經記錄了各方面的數據,這些就像是樂高的積木。

既然廠商推出了數據專門書,豈有放著不用的道理?如果是想要運用自身累積的技能,那就要先看過Mook,然後一邊打電玩、一邊從中學習。

在這樣的理論下,我每次開始研究都要先讀過副教授的論文和博士研究生的論文。接著又要研讀有關微粒子分散系的流變學相關文獻,總之,就是把過去的研究成果全部看過。

光是模仿那些文獻裡記載的手法,是無法創造出新成果的。只有把所有文獻都組合在腦海中,才有可能誕生出新成果。在過去的論文中,為了便於日後繼續研究,我會把手法和順序寫清楚,這樣才算是有用的資訊。

經過反覆的討論,「這些研究成果與文獻所得到的資訊要能結合在一起,才會萌生出新的成果」,換句話說,我研究出來的結論就是:「理論上,這種不需要藉由外力的刺激就能自動改變黏度大小的液體,是一定辦得到的!」

child-3264751_1280
Photo Credit: ExplorerBob@Pixabay CC0

電玩教我的事2:為了在最短距離拿下成果

「為了在最短距離拿下成果」就是要思考對策,這是做研究時的重點,想找到最合適的條件,就得先縮短作業時間。因為我很擅長這方面,所以我才能在短期間的研究之後拿出成果,得到學會認可與獎勵。

為什麼我擅長尋找最合適的條件呢?因為我有打電玩的經驗。

對電玩遊戲而言,「縮短時間」具有重要意義。打電玩並不是花很長時間慢慢磨練就會變強,事實上剛好相反,打電玩時沒有多少時間能讓我慢慢研究,也沒有時間猶豫。雖然有人花上三年時間累積到一百分,但是從致勝率來看,每個月能夠贏得八十分的玩家更具有優勢。在電玩世界中,即使是老字號的《快打旋風IV》系列,每隔一、兩年也會推出新產品,其中角色的能力會有所調整,所以舊版的戰術無法直接套用。

過去的研究成果每隔一、兩年就翻新一次,這是個有歡樂也有苦澀的世界。就算心裡想著「我要花三年才能登峰造極」,但根本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供我揮霍。想要勝利,玩家必須具備「研究者」的資質,可是光靠「研究者資質」也不可能一直戰勝。

而勝利的次數呢,與其把目標放在一百分,還不如用最快的速度打到八十分。因此,要想在最短距離內得到成果,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抓虱子」。

雖說是「抓虱子」,但不是真的要大家去一隻一隻的抓虱子,而是要「像抓虱子那樣」專注於工作,這麼一來就不會覺得辛苦了。

拿格遊來說,有一種東西叫「技能相性」(意思是技能的適合性),只要好好調查,就能讓自己升級。比方說,有個角色叫「雲」(Yun),擁有「雷擊踢」的技能。他能用這一招從空中高速襲擊對手,很難判斷他的命中時機與踢擊軌道。我愛用的角色「豪鬼」該如何對付「雷擊踢」呢?這就要思考技能相性了。

在練習過程中,我使用豪鬼的所有技能去對抗雲的「雷擊踢」,試試看哪一種方法的防禦力最好,這項工程非常花時間。不過只要調查過一輪,我猜想「經過驗證後學到的豪鬼專用對抗技法,該不會也能拿來對抗楊(Yang)的雷擊踢,或是盧法斯(Rufus)的戰隼飛踢?」於是,在思考對抗楊和盧法斯的戰術時,的確大幅縮短了鑽研的時間。

像這樣,我會不斷累積「這個距離、這種狀況、這個招式就能致勝」的知識。還有些強者更厲害,把位置、距離等要素拿到電腦畫面上,精確計算這段距離有多少個「色點」。

至於研究這方面,我也是以「如何取得所需的數據」作為實驗目標。首先,我絞盡腦汁去想,該怎麼做才能得到目標的實驗數據,等開始實驗後,我馬上了解到這會消耗掉大量的時間,很難在限期之內拿到成果。這時,我需要的是「用最大極限的效率去抓虱子」。

比方說,我從事的研究裡有溫度、濃度、微粒子大小等足以影響實驗結果的主要因素,假如實驗過程中同時變更這三種因素,就很難確認究竟是哪個因素造成這樣的結果。

所以,調查因果關係時,必須每次實驗都專注於調整一個因素。例如一系列只調整溫度的實驗,或是只調整微粒子濃度的系列實驗,或是單就微粒子大小來做的系列實驗。

如此一來,隨著實驗次數增加,就愈來愈容易看出影響數據變化的因素是哪一項。之後再做實驗時,就能預料到變更什麼條件會達到實驗的目標。

透過電玩遊戲,我了解到這樣做實驗的重要性,而且我早已熟悉做法,所以應用在研究中也是很自然的事,不過在一般人看來,很可能覺得「誰會花那麼多時間去做那麼麻煩的事」。或許真的很麻煩,但這樣不辭辛苦是有收穫的。在我看來,這樣不斷累積平凡數據動作,特別是在格鬥遊戲中,會和「後半段的持續力」有所關聯。

有些勝率很高的玩家從來不會用心去累積細微的知識,他們覺得,與其磨練精密的戰略,還不如多注意「流程」與「模式」的差異,他們能夠迅速看出對手的行為模式,認定「這樣做就會贏」。一般來說,粉絲會把這些玩家視為「感受力強」的人物。

但這種玩家的活躍期間相當短暫。當電玩遊戲剛開賣時,他們是出奇強大的玩家,過了一陣子,其他玩家的成績變好、追了上來,就會超越他們,後半段就很持久。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那是因為這些玩家用很粗略的技法在打電玩,別人也會立刻想出擊敗他們的對策。而這些玩家甚至沒有尋找新戰法的能力,在對戰中手法愈來愈糟,結果就無法獲勝了。

不管玩家的感受力有多好,絕對沒有一招闖天下這種好事,電玩的世界絕不是這麼天真的。真想要在第一線上持續獲勝,就不能只拘泥於單一的戰法。而我該如何尋找新戰法呢?就是去研究那些累積下來的細微數據,我覺得這才是有效的做法。

要是在提升戰技上有所怠慢,雖然是同款電玩,但重新回到電玩大賽,就會被年輕又勤奮的玩家後輩批評「戰法不變,過時囉」。在研究方面,假使失去方向性就無法取得成果,那種感覺像是掉進「停滯不前」的泥沼裡,難以動彈。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只有勝利,才是我的存在意義!:東大畢業世界電競冠軍Tokido從電玩學會的人生成功之道》,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Tokido
譯者:許嘉祥

每位父母喊打的電動遊戲,卻成為他考上東大的關鍵?
明明是東大畢業,為什麼去當職業電競選手?

Tokido在富足家庭中成長,父親是大學教授。小學時跟堂哥對打電玩激起好勝之心,從此迷上電玩。父親一句「如果你成績優秀,就買新的遊戲給你」,讓他始終保持優異成績。自承「除了上課以外的時間,下課回家後都在打電動」。17歲不畏考大學的升學壓力,Tokido首度拿下電競世界冠軍。後來他又靠打game累積出來的技術和理論,攻下日本第一學府東京大學。《格遊玩家wiki》稱其:「他靠著驚人的聰明頭腦追求徹底的合理性,從他的對戰風格就能理解,不愧是東大出身。」

Tokido起先靠著理論和效率、「勝利至上」的心態,打遍天下無敵手,卻也成為同儕眼中冷酷無情、不知人情世故的狂妄小子,落得在敵方陣營戰敗而當眾下跪致歉的窘境,成為人生中難以忘懷的挫敗經驗。

在本書中,東大畢業世界電競冠軍Tokido將正面回答這個每個人初次見面都會問他的問題:「明明是東大畢業,為什麼去當職業電競選手?」他將不藏私分享這些電玩教會他的人生成功之道,也自我剖析奪下世界冠軍之後的自負與反省,以及反叛日本社會的期待,放棄「東大畢業即高級公務員」傳統人生之路,決心以電競選手為職業的決心與勇氣!

這本書告訴了我們每一個掌聲背後的世界冠軍之路,都有著一段勇於面對自我、奮起追夢的故事。在電玩世界已二十多年的他,感謝生命中遇上了電玩,改變了他的人生,賜給他熱情。他在2017年EVO電玩大賽中再次奪下世界冠軍!他說:「我把一切都奉獻給了電玩,我非常感謝電玩的存在。未來,我希望我能打格鬥遊戲打到死為止!」

只有勝利,才是我的存在意義!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