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有一天,記者的工作是把數據輸入到電腦裡就可以得到新聞……

當有一天,記者的工作是把數據輸入到電腦裡就可以得到新聞……
Photo Credit:rabble.ca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電腦與新聞的結合併非新鮮事,但是網路媒體與資訊工藝的迅速發展,讓電腦科技的發揮空間,從新聞製作的下游(刊登與散播)拓展至上游(新聞來源與構思)。

文:郭史光慶

《紐約時報》財經記者凱文已經兩天沒睡了,他正在調查一宗涉及州長的股票內線交易專案。由於州長要在下周的期中選舉尋求連任,因此凱文必須盡快刊登這則新聞,好讓選民能在投票日當天作出最好的決定。

凱文捧了杯咖啡回到辦公桌,準備繼續檢閱一份機密調查報告,但是他沒忘了另一項任務,就是處理蘋果公司的最新季度報告,因為編輯室騰不出人手處理,而且這也是他長期以來跑的新聞線。凱文準時在下午5點檢查電子郵箱,而最新郵件就是蘋果季度報告。

他下載了報告,然後打開一個《紐約時報》研發實驗室剛為編輯室開發的軟體,將報告導入軟體,再點擊數個選項,軟體就自行根據報告內容編寫出一篇新聞。軟體不僅簡述了蘋果的最新業績,還對比了該公司過去10年來的表現,點出iPhone的銷售量首次超過蘋果所有產品總銷售量的一半。凱文快速地看過軟體所編寫的3個不同角度的新聞版本,選了一個他最滿意的之後就傳給編輯準備刊登,整個過程只耗時15分鐘,接著他又投入本身的調查專案。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但很可能在未來數年內就會成為編輯室的作業方式之一。

自從網路媒體崛起,成為廣告商的新寵後,許多美國傳統新聞機構流失大量廣告收入,又無法迅速適應網路環境或開發新收入來源,結果被迫結束營業。少數幸存下來的大媒體機構,包括不斷嘗試開創新收入管道的老牌大報《紐約時報》,以及被賣給網路零售巨人Amazon老闆貝佐斯(Jeff Bezos)的《華盛頓郵報》,都在掙扎求存,重新思考商業模式和新聞製作流程,力求以更低成本製作相同或更高素質的新聞內容。其中一個方式就是將重復性的新聞流程自動化,交由電腦處理,讓記者與編輯騰出更多時間與精力,專注在更具影響力的新聞上。

電腦與新聞的結合併非新鮮事,但是網路媒體與資訊工藝的迅速發展,讓電腦科技的發揮空間,從新聞製作的下游(刊登與散播)拓展至上游(新聞來源與構思)。

Photo Credit:Esther Vargas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Esther Vargas CC BY SA 2.0

電腦撰寫的新聞具同等公信力

目前在美國已經有至少兩家公司提供「自然語言處理」(Natural Language Generation,簡稱NLG)的服務,也就是由電腦將非語言資料轉化為自然語言文本,例如將試算表文件內的企業營運數據,轉化為一份文字報告。這兩家公司:Narrative Science和Automated Insights的顧客都包括媒體機構,例如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和富比士(Forbes)商業雜誌。這項科技大多用於財經新聞和體育報導,因為兩者的作業流程都有一套固定模式,容易被電腦學習與複製。

如果你認為電腦所撰寫的報道與出自記者手筆的作品仍有一段距離,那你就太小看電腦科技了。上個月我出席了一場研討會,來自荷蘭蒂爾堡大學(Tilburg University)的學者經過調查後發現,讀者根本分不出兩者的差別,認為電腦撰寫的報導具有同等的公信力。

這場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內舉行,由該大學新聞學院與史丹福大學布朗媒體創新學院(The Brown Institute for Media Innovation)聯辦的兩天研討會,主題是「電腦+新聞」(Computation + Journalism)。研討會邀請了多間大學的電腦科學家或工程師,發表與示範他們的研究項目或正在研發的軟體,如何協助新聞編輯室以更有效、更高科技和創新的方式來製作與呈現新聞。

10分鐘找出虛假推特訊息

過去,新聞工作者會面對資料或新聞來源不足的問題,現在的挑戰卻恰好相反。網路成了許多人生活的延伸,人們在網路製造與留下大量數位資訊和數據,要詳細收集、檢查與分析這些資料,以便從中找出有價值的新聞已經不是人力所能及,新聞工作者於是面對TMI(too much information,太多資訊)的問題。

其中兩項在研討會上發表的項目,即TRAILS和Rumorlens不約而同都在想辦法利用電腦科技為記者找出虛假的推特信息和謠言。仍屬於開發階段的Rumorlens,平均能在疑是虛假訊息發出的10分鐘後發現它們,而且可以從每日4億則新發表的推特訊息中,找出90則疑是虛假信息,最後再依靠人力來鑒定它們的真偽。
(Rumorlens的介紹)

這兩個軟體還能顯示誰是虛假訊息的主要傳播者,以及多少推特用戶可能獲得這項訊息。有了這些工具,記者可以更快鑒定與駁斥虛假尋席,避免重演多家媒體,包括一些馬來西亞主要媒體在報道MH370客機神秘消失的新聞時,人云亦云地散播不實謠言的現象。

另一個在2011年由美聯社開發開發,目前已被多家媒體採用的免費工具Overview,可以根據文字內容,過濾、分類與分析大量文本資料。南卡羅來納州的地方電視台WRAL的一名記者,在調查地方政府新推出的社會福利系統時,就利用Overview來檢查數千頁的地方政府官員電郵內容,最後找出一些官員投訴新系統錯誤百出的電郵,成功揭發地方政府試圖掩飾本身弱點的行為。

眾所周知,網路科技已徹底改變人們體驗資訊與新聞的方式。現在你可以閱讀文本、觀看照片或影片、瀏覽互動網頁,以及與作者和其他用戶互動交流,而且這些方式還可以相互拼湊結合,創造不同的體驗。這是一項新挑戰,也是一個新機會。新聞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聯繫背景不同的受眾,分享與瞭解各自的處境,進而產生同理心並相互支持鼓勵,形成一種集體增權(empowerment)。

來自內布拉斯加大學林肯分校(University of Nebraska-Lincoln),自稱為新聞科技員(journalism technologist)的本克賴默(Ben Kreimer),就研究出了另一種敘述故事的方式。一些研討會參與者認為他擁有最酷的新聞工作,因為他專門操作無人飛行器(drone)拍攝照片與錄影,並為這些數位資料加工,呈現不同的新聞體驗。

目前他正與美國最火紅的新聞影片網站《VICE》聯合製作一部多媒體紀錄片,描述一個位於非洲肯亞的巨型垃圾場。這個巨型垃圾場是許多窮人每天尋覓食物的地方,本克賴默運用無人飛行器拍攝的鳥瞰錄影,有效地呈現出這個垃圾場的規模。為了創造身歷其境的體驗,他以無人飛行器從高空重復拍攝垃圾場,再通過電腦繪圖技術製作一個虛擬的垃圾場3D模型,讓網路用戶可以像玩3D電子遊戲一樣,在網頁上探索垃圾場的每一個角落。

在這之前,本克賴默曾運用同樣的技術,為一項位於土耳其的古蹟挖掘計劃繪制虛擬3D模型。

(可用滑鼠點擊古蹟的3D模型做360度翻轉)

Antiochia ad Cragum Roman Mosaic by Ben Kreimer on Sketchfab

運用電腦科技的新聞報道方式,在西方被稱為「電腦輔助報導」(Computer-assisted reporting,簡稱CAR)。這些電腦工具多數由大學、非盈利媒體組織如奈特基金會(The Knight Foundation)或媒體機構的內部研發部門所開發,屬於免費的開放原始碼(open source),並且鼓勵新聞工作者、媒體機構內的程序編寫員,以及利用網絡技術來造福社會的公民駭客(civic hacker),群策群力改善這些工具。

美國的大媒體機構,包括《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甚至是近年來以可愛貓狗圖片和趣味測驗風靡全球的《Buzzfeed》都設有內部研發部門,聘請一群網絡開發人員、電腦工程師、數據分析員,甚至是統計學家,與新聞工作者聯合開發新聞工具和不同的新聞呈現方式。

這些努力背後的推動力,雖然有一部分是來自商業市場壓力,目的是在網絡時代繼續生存與發展,然而最關鍵的依然是美國新聞工作者、學者與一些企業領袖,長久以來堅持新聞媒體作為民主基石,負責監督政商權貴的信念。挨過從2000年開始席捲全美的報章寒冬,美國媒體已渡過驚慌失措的日子,進入積極重組轉型,開拓新策略與路線的階段。

再看看馬來西亞的主流媒體機構,雖然面對逐年下滑的報份與收視率,卻沒有趁資源依然充沛的時候加速轉型。另一方面,獨立網路媒體雖然原本就在網路崛起,但是新聞的製作與呈現方式並不見創新,它們將極為有限的資源都投入在與主流媒體競爭,加上國內媒體業人才匱乏,要有突破並非易事。

近年來國內開始出現許多娛樂性媒體網站,紛紛走早期的《Buzzfeed》和《9GAG》路線,以「鬼馬抵死」(意指詼諧有趣)的內容吸引點擊率。美國的經驗告訴我們,無論是主流或另類新聞媒體,遲早都必須與這些新興網站爭奪瀏覽量與廣告。老話一句,不改變,就等著被淘汰。

本文獲當今大馬授權刊登,原文請見〈新聞媒體也需要Robocop!〉

Photo Credit:David Numeritos CC BY 2.0

Photo Credit:David Numeritos CC BY 2.0

關於作者:郭史光慶,來自柔佛峇株巴轄的甘榜男孩,在《當今大馬》從事新聞8年後,獲得福布萊特(Fulbright)獎學金,目前在紐約大學阿瑟卡特新聞學院修讀碩士文憑,主修新媒體與創新,同時努力吸收大蘋果的人文、多元與自由養分。推特@kuangkeng,Email:kuangkeng@gmail.co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