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告挪威政府「改中國籍案」一審敗訴,理由是「台灣不是一個國家」

台灣人告挪威政府「改中國籍案」一審敗訴,理由是「台灣不是一個國家」
Photo Credit: 柯萱如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挪威並不承認台灣是個國家;台灣雖然是個地理上的主體(geographical entity),但並非是一個國家(state),一個人當然不能成為一個地理主體的公民(citizen)。

(2020/05/05 18:30 |更新:李秉芳|核稿:楊士範)

一群在挪威的台灣留學生不滿居留證國籍被改成中國,2018年時,透過群眾集資控告挪威政府,日前一審判決出爐,《中央社》報導,挪威法官以「一中政策」為由,表示挪威政府遵行此原則,不承認台灣是國家,將台灣人國籍註記為中國,符合官方的一中政策,因此判決原告敗訴,也不需要言詞辯論。發起人則表示,將會繼續上訴。

「在挪台灣人國籍正名運動」粉絲專頁也解釋,判決認為公民身分(citizenship)和種族身分(ethnicity)不同。挪威政府雖理解到台灣人對台灣在地理上、情感上及其他關乎種族方面(any ethnic aspects)的歸屬感,可是挪威並不承認台灣是個國家;台灣雖然是個地理上的主體(geographical entity),但並非是一個國家(state),一個人當然不能成為一個地理主體的公民(citizen)。

另外判決也提及,把這些台灣人登記為中國公民,並不會帶來任何法律上或現實面上的不利,例如台灣人至挪威旅遊至今仍為免簽。

《中央社》報導,發起人Joseph表示,一審判決結果在預期之中,不過法官沒有開庭給原告言詞辯論的機會,僅進行書面審理,讓他有不受尊重的感覺,而且有侵害原告接受公平公開審判權利的疑慮。將繼續上訴,按原定計畫一路上訴到歐洲人權法院,希望在過程中凸顯台灣主體性,吸引國際輿論關注,最終目標是以勝訴判決在歐洲成為判例。

原標題:遭挪威政府「改國籍」,台灣留學生募資371萬和挪威政府打官司

(更新於2018年10月2日20:00)

幾名前往挪威留學的台灣留學生發現,居留證上的國籍被挪威移民局註冊為「中國」,多次透過各種不同方式要求改登記為「台灣」都無效,向外交部抗議後也未得到具體的協助,這讓他們不得不面臨一個艱難的選擇——如果他們想要在挪威繼續學業或工作,就必須忍受挪威當局對他們國籍的註記。

他們決定對挪威政府提出訴訟,此事也在今年5月時登上挪威最大報《晚郵報》的全版版面,引發熱議,幾個人決定組成團隊,8月開始在群眾募資平台上啟動「在挪台灣人國籍正名」募資專案,今(2)日募資專案正式結束,共募得371萬,可以一路上訴到挪威最高法院。

《中央廣播電台》報導,2017年3月,這群留學生在奧斯陸(Oslo)律師公會的律師協助下,首先向挪威移民局提起訴願,主張挪威政府不尊重台灣人身份認同、將國籍強制註記為中國的作法違反挪威憲法、歐洲人權公約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

然而當時移民局一再拖延程序進行,最後以當事人在挪威的權利義務並不受此影響為由,駁回訴願。隨後,他們改上訴挪威移民訴願委員會,今年3月又被駁回,理由是聯合國2758號決議和歐盟的一個中國原則。因此他們決定走上訴訟一途。

《風傳媒》報導,募資發起人約瑟夫說,集資專案一上線,網友反應熱烈,僅8天就達成第一階段目標的新台幣122萬元,9月底集資結束後,約瑟夫與團隊將正式與挪威律師簽委任契約,和律師討論如何草擬起訴狀,預計10月底、11月正式向奧斯陸地方法院遞交起訴狀。

約瑟夫也說,團隊已和英國專門研究身分認同權的倫敦大學(University of London)馬歇爾(Jill Marshall)教授聯繫,必要時可能請馬歇爾出庭作證,提供法律意見,除此之外,台灣的律師公會、社團也有專家願意幫忙審閱法律文件,為訴訟提供建議。

台灣政府過去曾以國際標準組織(ISO)將台灣稱為「中國台灣省」為由,於2007年向瑞士聯邦法院提起民事訴訟,但瑞士法院2010年卻以台灣提出的民事訴訟具政治目的為由,不受理判決。在挪台灣人運動若提告,挪威法院是否也可能不受理?約瑟夫指出,集團訴訟的原告將是因為持有「中國」居留證而權益受損的台灣人,原告的當事人適格沒有問題,但挪威法院確實可能以政治議題為由不予受理。

團隊因此向外交部申請調閱過去台灣政府在瑞士訴訟的檔案,希望得知外交部的委任律師如何論辯,雖獲外交部口頭承諾,但至今仍未提供具體協助。

約瑟夫表示,團隊的訴訟策略將降低政治色彩,提出歐盟主要國家以「台灣」註記台灣人身分的案例,強調證件與國家的外交承認可以區隔。由於證件是言論的一部分,挪威居留證的註記已限制台灣人的言論自由。約瑟夫坦言,最壞的狀況就是向挪威三級法院、歐洲人權法院上訴,法院均不受理,「至少在這個過程我們努力過,站出來為自己發聲,這就有意義。」

《自由時報》報導,團隊認為,這個活動的目的是向國際社會凸顯台灣的主體性,即使敗訴,他們也打算一路上訴到歐洲人權法院,目標是讓勝訴的判決在歐洲成為代表性判例。雖然目前距離要上訴到歐洲人權法院所需要的488萬還有一段距離,募資專案就已經結束,不過團隊也在網路上持續徵求捐款,並將由台灣導演李惠仁將整個過程拍成紀錄片。

(以下文章原刊於2018年5月25日)

公視《青春發言人》主持人柯萱如在臉書上指出,幾名台灣學生前往挪威留學,用台灣護照入境,但在申請居留證時,挪威移民局一律將台灣的學生註冊為「中國」國籍,這幾位台灣學生,要求挪威移民局改登記為台灣公民,但都無效。

這完全不合邏輯。我來自台灣。我使用我的台灣護照入境挪威。更讓我不高興的是,我是來挪威學習人權法的。然而卻發現我的權利被這個國家給丟棄了。
想像一下,當你移居美國時,他們堅持將你註冊為瑞典人。你會對此感到滿意嗎?

經過訴願及再訴願程序之後,他們的請求還是遭到移民訴願審議委員會駁回,學生們於當地發起「正名運動」,並將對挪威政府提起訴訟,但當地律師費一個審級就要約台幣50萬元,幾名留學生因缺乏經費,不得不暫緩訴訟,此事於5月23日獲挪威當地最大報「Aftenposten」以全版頁面刊登報導

《自由時報》報導,長久以來台灣人在挪威首都奧斯陸(Oslo)有自己的商業代表,挪威海關也持續接受台灣的護照。但2010年6月在挪威的台灣公民國籍遭變更為中國,時間正是人權運動家劉曉波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而引發挪威與中國外交危機的前4個月。此一變更由管理國家註冊的稅務局發布。

《新頭殼》報導,挪威移民委員會(UEN)證實,該學生約瑟夫與在挪威的其他台灣人,原國籍被登記為「中國」,該會結論認為這是「符合挪威的外交政策」,部門負責人Mats Risbakken甚至表示,此註記對當事人在挪威留學期間的權利、義務沒有實質影響。

《自由時報》報導,挪威外交部發言人Frode O. Andersen表示挪威從未承認「台灣是獨立國家」的政策未變,但稅務局更改此部分的居留規則,外交部並未參與此一決定。

那篇挪威報導中也指出,中國的施壓使越來越多研究中國的學者們憂心,提出這種強制措施及對市場准入的影響是否違反了國際貿易法規,認為受害國們應聯盟到WTO挑戰北京。

該文最後引用英國諾丁漢大學中國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J. Michael Cole在chinafile.com網站上的投書表示:「北京必須明白它的後果和成本。」並補充,

「這是關於保護我們自己的利益和價值觀;如果允許一個持擴張主義的專制政權不斷壓迫我們並全身而退,那它將來只會繼續為惡並具有越來越強大的力量。也將更進一步破壞我們的言論自由。」

《聯合新聞網》報導,學生向外交部求援,歐洲司的回覆是,外交部和駐外館處一直都密切注意我國名稱是否有被不當更改,若有,都會在第一時間和該國相關部會討論協商,挪威代表處過去持續不斷向挪威反映要求更正,但都被以沒有外交承認,或電腦系統中沒有台灣代碼為由等,未正面回應。

至於學生試圖對挪威政府提起訴訟,因為政府不介入民眾訴訟,也沒有預算科目補助,「本部對您積極維護國家尊嚴表示尊重與感佩」。

以下為外交部回覆:

O先生您好,

本(106)年9月10致本部部長電子信箱郵件敬悉。

本部對外國文件中不當稱我國名事向極重視,歷年來持續通電駐外各館處密注,倘本部或我駐外館處發現或獲悉外國政府核發我國人之相關文件所登載之國籍欄有不當稱我之情形,均於第一時間即向該國相關機關力洽改善,未能立即改善,亦均持續力洽。鑒於維護國家尊嚴係政府與人民共同目標,甚盼全民一起與政府持續努力。

有關挪威移民局將我國人居留證國籍欄以不當名稱註記事,我駐挪威代表處多年來持續不斷向挪威政府進洽要求更正,惟挪威相關機關均以無外交承認及電腦系統中無「臺灣」代碼等由未正面回應,未來本部仍將持續努力爭取改善。

關於您計畫向挪威法院提起人權訴訟事,本部對您積極維護國家尊嚴表示尊重與感佩,惟政府向不介入民眾訴訟,亦無預算科目得以補助。

此外,駐挪威代表處雖將暫停運作,然我對挪關係仍將由駐瑞典代表處繼續推展,併請參考。再度感謝您積極爭取挪國政府更正我國人居留證國籍欄不當名稱註記,本部及駐處亦將續力洽以維護我國家尊嚴。

敬祝安康

外交部歐洲司敬啟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