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社會不是非左即右那麼單純,不然鋼彈當年不會被腰斬

人類社會不是非左即右那麼單純,不然鋼彈當年不會被腰斬
Photo Credit: ribbons6775 @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邪大戰的煽動力是很大,人類社會的複雜難以單純分析是很難接受,不然鋼彈當年不會被腰斬,搞政治的不會一天到晚要發起聖戰。大家功利一點、冷靜一點,整天想要煽動別人去死換取自己利益的渾蛋算計,就比較不會那麼容易成功。

文:Derrick Hsu

我們這代的台灣人,小時候是看無敵鐵金剛和科學小飛俠長大的,這兩齣卡通劇情架構都是,壞蛋跑出來要毀滅世界,主角出來對抗(對的,就這麼簡單)。劇裡面也沒囉哩八縮去質疑好人為什麼是好人這種無聊的事情,總之主角們不對抗,人類就會死光光。

到了小學,偶爾看到一些畫冊有一隻拿著光劍和步槍的機器人,也就是單純覺得比鐵金剛帥而已(畢竟是新一代的設計)。一直到中學,才知道這個機器人叫做鋼彈,然後上高中,才透過精緻動畫的錄影帶,真的看到這個故事。

鋼彈的故事架構就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講清楚的,一開始好像也和其他卡通沒啥差別,主角的敵人打來了,主角陰錯陽差上了「主角機」和他們戰鬥。但隨著戰鬥展開,你才發現,主角這邊的「長官」怎麼怪怪的,常常搞些很鳥的事情。然後你又發現,主角的敵人那一邊,是因為受到主角這一邊的人長久欺負之下,忍無可忍起身反抗的。然後主角也不是像鐵金剛主角兜甲兒一樣,覺得和邪惡戰鬥是他的天職,他甚至從自己的陣營逃出來過,還和另一邊的人交了朋友。而另一邊的人,個性老實說比主角這一邊的人討喜多了。

photos_26201_1521099342_13b4a56079c9b060
《劇場版 無敵鐵金剛/INFINITY》曼迪傳播有限公司發行

故事這樣一直發展,你當然會問,如果敵人並不是想像中邪惡的人,你為什麼要和他們戰鬥,你不想這樣戰鬥逃離夥伴到底對不對。

這麼複雜的故事,兒童們(當時的卡通就是拍給小孩看的)當然看不懂,年長一點的少年、青少年又不知道他們家的電視頻道正在展開一場革命,結果因收視太低慘遭腰斬。如果不是模型玩具在商業上的成功,今天整個日本動畫工業的樣貌恐怕都會大大的改變。

不過鐵金剛世代受到鐵金剛的影響已經造成(或者說,這是人類天性),例如用單純的好人壞人去看事情,例如覺得帥哥就是好人、胖子就是丑角,長得怪的人一定就是大壞蛋、正妹一定只能當帥哥男主角的女朋友。其中影響最大的,就是「單純的好人壞人去看事情」這一項。

其實不管是美蘇冷戰、中國的國共內戰、全球性的左右對抗、台灣的藍綠惡鬥,只要是兩極對抗的型態成型,我們必定會把對方陣營邪惡化、然後當自己是正義使者,因為這樣做才能凝聚最強的戰意(但不是戰力)。但事實上是這樣嗎?美國在冷戰時期於各國的胡搞瞎搞,透過左左的渲染,我想大家多多少少有耳聞,而打著建造人類社會烏托邦的蘇維埃共產黨,更是搞到國內經濟崩潰、政治白色恐怖、種族清洗,然後大飢荒不絕,餓莩滿地。

中國的國共內戰更不用說,國民黨的邪惡台灣人是一清二楚,但打跑國民黨的共產黨,搞到中國成什麼樣子,現在史料也愈來愈多,而且,中國共產黨的惡行還是現在進行式。

人類社會是複雜的,怎麼可能用二分法去解析,「左右」是最明顯的。關於左右的演變,陳以禮有寫過很精彩的解釋,這邊就不多說,我最近被邀請加入一個所謂右派Line群組,有趣的是,這個群組最常討論的事情,就是「這件事情右派的態度是什麼」。

我以前忝為左膠,在左派的團體裡面,幾乎不會有這種疑問,大家都很清楚身為一個左派,這件事情我們應該抱著什麼態度。為什麼,左派才有共同的政治意識形態,有應對事情的標準反應,而且每個人幾乎都一樣,然後他們堅信自己相信的東西絕對是正確無誤的,這才能形成一種具有行動能力的團體。

右派是沒有這種東西的,所以我說的那個群組,大家才會一直在問「關於這件事情右派應該怎麼反應」。

簡單舉一個例子,因為一直是新聞焦點的柯文哲最近把他做成功的都更案件拿來當政績打,就有網友拿來群組討論。當然基於自由市場原則,大家都反對這種「公辦都更」。問題是,你會發現,不論是樂生、大浦、文林苑,甚至更早之前的台北市14、15號公園,會跑來阻止政府運用公權力改變都市樣貌的團體,都是堅定信仰社會主義的左派。

如果政府做這件事情左、右派都反對,那政府在這個時候到底是左是右?

二極對抗是因應鬥爭衍伸出來的產物,主要的功能當然就是鬥爭,當然不能拿來解析複雜的人類社會。人類鬥爭總是為了利益,生存的利益、活得更好的利益,為了堅定爭取這些利益的心志,並且合理化犧牲別人的手段,才要弄出大義名分(也就是文青嘴中的中心價值)。

只是人類社會是複雜的,利益的產生也是複雜的,爭權奪利到最後,甚至會發現其實是有雙贏之道的。僵化的大義名分沒辦法應付這麼複雜的變化,滿嘴大義名分的人只好不斷地為自己的利益在大義名分上加但書,結果讓大義名分變成一種只有你要遵守、只有你要犧牲,我不用的怪異東西。

鋼彈的最後一幕,是主角阿姆羅流著淚說「啊,我還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啊」,人類要的,有時候只是這麼簡單,但「殖民地人民的獨立自主」和「地球圈人類社會秩序維持」,兩面大義大旗,卻讓人類社會喪失了一半的人口,地球圈大糧倉寸草不生,種種地獄一般的恐怖景象。

正邪大戰的煽動力是很大,人類社會的複雜難以單純分析是很難接受,不然鋼彈當年不會被腰斬,搞政治的不會一天到晚要發起聖戰。我只能說當有人要你高呼反清復明、為反清復明而傷害別人、甚至為反清復明而犧牲的時候,先問問他搶回的女人和金錢在哪,明確地要他指出屬於你的那一份。大家功利一點、冷靜一點,整天想要煽動別人去死換取自己利益的渾蛋算計,就比較不會那麼容易成功。

本文經Derrick Hsu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