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人の故事:傳統妓女有助夫妻關係、一夜可花100萬日元?女優起源何時?

日本女人の故事:傳統妓女有助夫妻關係、一夜可花100萬日元?女優起源何時?
Photo Credit: 日本劇集《仁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日本古代乃至現代的妓女業,恰巧間接有助維繫夫妻關係,成為家庭的衝緩點?除了江戶時代的遊女歷史,女優的起源自何時?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剖析。

從一位現代女教師的性生活說起

Screen_Shot_2018-05-25_at_5_11_30_PM
Photo Credit: 日本劇集《仁醫》

曾看過發生在一位日本女教師身上的奇特故事,她出書分享那纏繞一生的「性障礙」,從相識情人到結婚,都無法跟對方順利性愛,陰道會自然繃緊出血,長期以口交代替。自從她發現丈夫每月總會有些日子流連風月場所,沒有感到絲毫不滿,反而高興他的性事找到了出路,未至於陷入躁動的情緒之中,她另外也有些「遭遇」得以抒解若干壓力,大致上,這對同屬教師行業的夫妻,多年都維繫著不錯的婚後心靈關係。可以說,妓女成為了二人關係的緩衝點,使婚姻沒有破裂。

固然,這樣的事例絕非多數。現代日本女人選擇結婚之後,既可以有自己的事業,兼且多才多藝、照料家人,享受融洽家庭樂,在今天社會並未至於那麼罕見;但無論一個女人的才識涵養如何,作為妻子,自問對婚姻付出了誠意,都期望丈夫既無「二心」,也不該在外「逢場作興」,認為丈夫任何身心不滿足,亦不能成為出軌的借口。出事了,隨時鬧得離婚收場。

可是,對江戶時代的女人來說,處境截然不同,那時代的夫妻關係,恰巧妓女業成為了不少家庭的緩衝點,在現代似乎罕見又無法接受的事,在江戶(德川)幕府時期卻成曖昧的常態。

妻子在傳統家庭的地位頗高、離婚不易,壓抑往何處走?

Screen_Shot_2018-05-25_at_4_33_48_PM
Photo Credit: 日本劇集《仁醫》

當時婚後的日本女人,一方面在家庭擁有不俗的尊嚴、地位(文化及法律上皆然),另一方面,卻幾乎注定不可能滿足丈夫的身心。

一旦身為人妻,日常生活乃至整個人生,都消磨在繁雜的家務、相夫教子,連做菜的時間也沒有,只好省時買商家提供的食品;更不可能在外見多識廣,諸多不便,無法理解與交流丈夫的社會歷練。

加上,江戶時代稱之為「三行半」的休妻書有許多限制,譬如,丈夫只要用過妻子出嫁帶來的物品,小至一張紙,足以犯規不准休妻;而且,妻子亦可借用文化禁忌大反撃,一見丈夫擺出休妻書,即拿「印有娘家家紋」的和服去典當賣掉,可以弄得丈夫被關進大牢,因為猶如冒犯屬於妻子的所有權。(按:為免造成誤解,此為樋口清之指傳統男人休妻不易,以強調家庭的穩定性;然而,江戶時代女性決意離婚還有「緣切寺」出家作為出路;故無法只據男人休妻不易,等同視離婚為很罕見的事)

久而久之,夫妻隨歲月漸漸各自尋求心理安頓,妻子在家中得享有尊嚴地管教子女、處理家務(常在井邊洗鍋、衣物;裁縫或其他等),丈夫盡了工作和房事的責任以後,唯有寄情「吉原」那類多姿多彩的歡樂區,因為那裏並不只有性,還有懂人性與社會的才藝「遊女、花魁」(妓女)調情談心。

江戶時代的人妻與遊女,像是兩個世界的人

Screen_Shot_2018-05-25_at_5_13_34_PM
Photo Credit: 日本劇集《仁醫》

一如伊恩.布魯瑪(Ian Buruma)總結古今風月場所「遊玩」的本質:

「(今日)我們依然可以在夜總會看到日本商人花費公司的錢,不為什麼別,只是和陪酒小姐近乎淫猥地打情罵俏而已。這種職業性的社交活動,在東方有悠久的傳統。例如,在唐朝,富有的紳士、學者和詩人,全都置身於接受極為良好教育的高級妓女之中。

⋯⋯滿足所有妻子的性需要是男人的責任。但是,除了生孩子和主持家務,在社交的刺激上,這些可敬的已婚女子幾乎是無力提供的。整體來說,她們對外面的世界所知貧乏,也予以忽視。」

也許有些跨越文化乃至時代的本質,是深植在人性多重慾望與快感之中,含混不清。的確,日本江戶時代的男人,不管已婚或未婚,皆對結合才藝與歷練的妓女為之著迷與上癮,她們的見識已非一般婦人,有人一晚不去遊女屋會睡不著覺,曾有川柳句如此讚嘆:「似乎只有吉原的夜晚有月光啊」。

不過,並非那些才情橫溢的女子,自小已樂於獻身娼妓業,而是不論出身及遭遇如何,遊女屋都有一系列的「基本培訓」,讓她們有一定的才識伎藝服務客人,而當中身價最貴的是「太夫」級別。

欲得最貴才藝妓女,錢多雖有用但未夠

Screen_Shot_2018-05-25_at_4_26_07_PM
Photo Credit: 日本劇集《仁醫》

跟一般遊女、湯女地位不同,如果你有幸跟最高級別的花魁——「松之位太夫」結緣成功,一晚要花的錢相當於現在7萬多港幣(1,000,000日元),只是有錢也不容易被太夫接受,她們猶如吉原的才女巨星,有點像追求平安宮廷貴族一般,男方要具備的才情與條件多了。

史上聞名的有「高尾太夫」,民間流傳她懂「花道、茶道、詩,各種不同樂器、藝術、牌戲及聞香(鑑賞香氣)」,被視為最高伎藝價值的大師人物,叫藩主伊達綱宗為之夢魂顛倒;她的死也惹來揣測和爭議(一說是幸福而終,一說是遭斬指慘死)。有時候,有些出眾的才藝、思想的魅力,不分男女,其動人一時難以說清,總之,在當時愈宏大的妓院,愈有機會碰上與別不凡的太夫。

不難明白,為何有些人到吉原沒打算花費也會逛一逛、賞一賞遊女藝,回憶著觸動情感的儀式、才藝、調情、訴說與性愛。

始終,這些與別不同的「浮世」女人,看懂人間百態,頗能代入男人的角度訴說情意,調解身心壓抑。整個江戶時期,遊女與吉原的存在,猶如映襯著日本夫妻無法輕易離婚之下,有了緩解家中無盡消磨或情緒的地帶。

直至19、20世紀,日本有名作家永井荷風,即使出身地主與官僚家庭,卻無意追逐事業,彷彿終生沉淫在他心中浪漫無比的吉原,很希望時代永遠沒有改變,江戶時代一直延續,那些風華絕代的太夫可以存留下來,他曾這樣感傷道:

「有種悲傷憂鬱的和諧存在於吉原的生活與景象中,與江戶的戲劇和歌謠一樣⋯⋯但時間逝去,發狂似的現代城市,它的喧鬧聲和刺眼的強光摧毀舊日的和諧。生活的步調改變。我相信江戶的氣氛仍保留在三十年前的東京。它最後逗留不去的腳注,可以在吉原捕捉到。」

曾經:每78位女人有1位是妓女,幕府統合公娼業另有目的

Screen_Shot_2018-05-25_at_5_15_56_PM
Photo Credit: 日本劇集《仁醫》

若說江戶這些令人醉心的遊女屋之歷史脈絡,可追溯自鎌倉時代(12至14世紀)設立的「遊女局」,但那時的幕府主要是為了統計妓女人數,可以向她們收取「冥加金」稅項,增加收入。直至16世紀戰國豐臣秀吉主政時期,才破天荒承認並管理社會上的妓女,更設有「太夫」一職,官方認可之下又經過近百年,才逐漸成為17世紀江戶幕府公娼業的繁華生態。

在江戶時代初期,「吉原」公娼業並不是它的原名,早在1618年幕府整合江戶市「遊女屋」(妓院),率先命名為「葭原」,後來在1626年才稱作「吉原」,數十年後,1657年發生一場「明曆大火」(案情有懸疑爭議),幕府把吉原遷往淺草日本堤,便成為了新吉原(花之吉原),如此發展成就了全日本最聞名的歡樂區;此外,還有低下級別的四宿:板橋、品川、千住、內藤新宿,有著小規模的妓女業,只是不可同日而語。

其實,對於江戶幕府來說,成就繁華有序的公娼業,有頗多實際的考慮,絕非簡單稱作「情慾發洩」可以說了算。

一來,德川幕府統一全國之後,聚集了相當多男人建設江戶地區,男多女少之下會構成社會不安,性需求壓力頗大,「瀰漫著一股殺氣騰騰的氛圍」,全面統籌公娼業有其必要性。

二來,不同階層、身份的日本男人匯聚吉原,也有了「監察維穩」的優勢,讓幕府可賦予吉原名主掌握警衛權,對各類罪犯進行追捕及搜集情報。

據後來統計,以全國近一萬名公娼,吉原便佔了當中的五分之一,以性別比例來看,等於每78位成年女人就有1位從事遊女,足見規模之大。

歷史上的「歌舞伎」也是廣義的「女優」?

RTS1STUM
Photo Credit: Issei Kato / Reuters / 達志影像

當然,古代日本人享樂不只有性,娛樂伎藝可以「很大程度」跟性事脫鈎,說的自然是「歌舞伎」,若不硬性劃分古今用法,它的歷史源起更廣義而言可泛稱為「女優」,這方面,學者中村義裕就曾交代過「女優的源起」。

表面上,「歌舞伎」(Kabuki)三字,給人印象是表演者有歌、有舞、有伎藝,實情此詞借自同音別字「傾く」(Kabuku)化成「かぶき」而來,意思是表演者在華麗又誇飾的打扮之下,形容她(他)們那「怪異的外觀舉止」,嚴格上不必然要跟「歌、舞、伎」等每一部分扯上關係,較準確的理解,應該把歌舞伎者通稱作「戲劇演員」,而不是看成音樂劇、時代劇成員。

這樣的話,日本史上的「歌舞伎、女優始祖」可數約莫在16世紀的出雲阿國,阿國被指是一位出雲大社表演的巫女,身穿華麗服裝跳著佛教舞蹈,侍奉神明,大受當時的一眾男人歡迎。只是,即使這些巫女「很大程度」跟性事沒甚關係,官府亦加以禁止賣春,但若有人看中了其中一位,有條件地交涉,還是可以暗下得到一次非正式的賣春。

這種以戲劇表演為主的女優業,發展至1624年左右的江戶時代,幕府宣布禁止女性出演,背後有不同層次的因由,其一是看不起地位低下的演員文化,相比武士的藝術演出,視歌舞伎為可有可無;其二是每逢國家景氣不佳,那些舞台如此「豪華絢爛」太不恰當,要流放處置,於是,女角部分便改成由男性裝扮成的「女形」演員出任;此外,歌舞伎生態有其民間「誘人」之處,曾有任職大奧繪島的官員,跟木挽町山村座的演員搭上,演變成重大政治醜聞,這一切環環打撃了民間演藝事業,即使表演活動未至徹底絕跡,出於制度及禁忌等漫長的文化影響,甚至20世紀初日本社會仍視女性歌舞伎、女優為低賤的職業,人們無法接受「良家婦女」去當女演員;二戰後,日本人因受戰爭挫敗,深恐這些文藝活動挑起美軍不滿,又認為不宜在重建時期惹人看戀愛故事,直至零星的表演據稱得到美國副官福比恩.鮑爾斯(Faubion Bowers)垂青,歌舞伎、女優文化圈才緩慢地重新起步。

艱難發展的程度,可從1950年電影《直到再見面的那一天》得知,當年一位往昔出身名門貴族的久我美子演出,事後掀起社會嘩然:「貴族千金竟成女優!」足見歷史種下的文化成見、不清不楚的道德禁忌影響可以如此深遠。

不管怎樣,歷史給我們的思考與啟示很多,不過話說回來,總有以現代的價值論斷古代一切的人,鮮有嘗試像建構3D立體模型一般,推想一個時代社會氛圍、制度文化、心理特質,有時候,如果嘗試代入環境與經濟生活對思想、價值觀的影響,雖然還是不盡同意,卻使我們能夠理解的事理和變化,濶寬多了。

RTX7MLM
Photo Credit: Toru Hanai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1. 日本武士刀の故事:偷師試水溫要「斬手」?用刀鞘能打嗎?百人斬不可能?
  2. 曾叫日本天皇飲「淨化尿」,狂醫戰後躲過「公審」 談人性與《零年》
  3. 【奇謀】美軍曾研製「惡臭S液」對付日本人,後來才發現最臭No.1
  4. 為了保護日本女人,日政府曾召愛國「潘潘女」慰藉大兵
  5. 別再相信成功秘訣——評日本著作《不輸的力量》:成功沒有公式,失敗才有
  6. 「自戀病」的蔓延——回顧日本殺人案、跟蹤狂、搗亂事件
  7. 加藤智大:「你們這些人生勝利組都去死吧!」 如何抒解自戀回歸真實?
  8. 日本多年硬推「信濃之國歌」,仍難以團結民心
  9. 日本歷史講師:為何史上「好打得」的戰神往往會失敗告終?

參考資料:

  • 中村義裕著:《日本傳統文化事典》(日本の伝統文化しきたり事典),新北市,遠足文化,2017年12月。
  • 伊恩.布魯瑪(Ian Buruma)著:《面具下的日本人》,金城出版社,2010年4月。
  • 樋口清之著:《梅乾與武士刀——在傳統文化中的古老智慧,揭開大和民族創新獨步的關鍵》,北市:時報文化,2017年4月。
  • 山田順子著:《江戶那些事:穿越三百年老東京,原來幕府將軍和庶民百姓是這樣過日子的》(時代考証家が教える 江戸の暮らしがわかる本),臺北市:日月文化,2018年3月,初版。

核稿編輯:tnlhk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