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彼此都輕鬆的「萬能保母」,卻成了最難修復的親子裂痕

讓彼此都輕鬆的「萬能保母」,卻成了最難修復的親子裂痕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電子產品成了親子雙方的萬能保母,它不但填滿了上近內心的空虛,給了他生活的重心與方向,也照顧了父母衝刺工作的需求,讓父母可以將全部的心力,專注在工作上,最後,親子雙方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彼此功能利益導向的工具人。

文:郭彥余

這位家長,現在最省力的將來往往會變成最費力的

早上剛進辦公室,便接到一通來自市政府的電話。「老師你好,我是家防中心的張社工,想請教貴校不知道是不是有一位學生叫林上近?」

我很快地查詢一下電腦裡的學生系統,確認了學生身分:

「張社工你好,我們學校確實有一個孩子叫林上近,請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是這樣的,我們昨天接到通報電話,通報內容是上近遭受到家暴,因此想到學校訪視上近,不知道是否方便商借輔導室跟孩子會談?」社工客氣地說道。

「好,請問你想要跟上近約什麼時間訪視?」我想先確認訪視時間,以便找學生前來。

「中午時段可以嗎?」社工說。

「沒問題,我會請孩子吃完午餐時過來,我們約十二點半好嗎?」我說。

「好!謝謝老師,明天就麻煩你了。」社工說。

隨後,我查了一下上近在學校的資料,包含出缺席、獎懲以及成績等各方面的表現,發現,上近的成績和出缺席狀況都不是很理想,而我在高一時,就曾約談過上近,也跟爸爸討論過,但未見成效。

隔天,我將上近找來,社工和他會談了半個小時左右。

「隨便填都會有學校,真不知道他們在緊張什麼」

「請問張社工,上近家裡有什麼狀況嗎?」我讓上近先回教室上課後,詢問社工。

「上近爸爸認為上近花太多時間使用電腦,而發生口角,最後爸爸有動手打上近!」社工說。

「所以是其他的家人幫上近通報的嗎?」我問。

「嗯……其實是上近自己打電話通報的!」社工尷尬地笑了笑。

「上近自己通報的?請問是發生什麼事情嗎?」通常我和社工接觸,大部份是因為我發現學生家裡有出現異狀需要協助,由我通報,再由社工和我聯繫,或者是這個孩子曾被前一個教育階段的學校通報過,再不然就是醫療、社政單位、或個案的家人評估個案面臨的處境認為有必要後通報,我很少遇到學生本人自己主動打電話通報社工的,特別上近又是高三生,高三的同學多半在準備大考,很少在這個階段和家人發生嚴重衝突的,況且之前和上近家人的接觸經驗,感覺爸爸是很疼愛上近,因此我有點疑惑,上近是基於什麼原因主動和社工聯繫的。

「這個嘛……簡單說,就是上近可能因為花了很多時間在打電動,爸爸對他打電動的時間做了限制,上近不滿,因此爆發衝突,所以上近自己打電話通報的。」社工說。

「原來如此,那我了解大概的狀況了!」我點點頭說道。

我遇過不少因為花太多時間打電動或使用手機的學生和家人發生衝突,但學生因為這樣的衝突而自己通報社會局的,我倒是第一次遇到。

「之後我會先跟爸爸聯絡,然後家訪,而上近的在校情形,也請老師留意關心了。我可能會再擇期到校訪視上近,到時候就再麻煩郭老師協助安排和上近的會談了!」社工說。

「好,沒問題!看何時需要訪視,你再跟我聯絡,我再將上近找來!」我邊送社工走出辦公室邊說道。

接著,我撥了通電話給上近家人,以瞭解家人的想法。

「老師,我那天是有動手打人沒錯,但因為他罵得很難聽,講的我好像跟他毫無關係,連陌生人都不如,我實在氣不過,才拿皮帶打他,沒想到他居然就打電話通報社會局了。」上近爸爸的語氣又氣又無奈。

「我想上近爸爸可能也是很擔心他繼續沉迷網路遊戲,會不可自拔。」我試著同理上近爸爸的感受。

「都怪我平常太忙著工作,加上他是獨生子,我想說無聊就讓他玩一點電動沒關係,沒聽老師的建言,多花一點心思在他身上,太過放任他了,才會變成這個樣子!」上近爸爸嘆了口氣。

「上近爸爸辛苦了!要拉近跟孩子的距離需要多一點的時間,我想這次的衝突,也對親子雙方來說,也是個互相瞭解的契機,希望你可以趁此坐下來跟孩子討論,更瞭解他在想什麼,我也會找個時間跟上近聊聊,瞭解他的想法。」我說。

隔了幾天,我將上近找來。

「上近,我知道張社工針對這次的事件,已經和你會談過,也跟家人聯繫過,也進行了家訪,但老師基於職責和關心,還是想簡單跟你聊一下這件事!」我說。

「老師,社工老師說這件事暫時告一段落,我也覺得過去了,不想再談。」上近冷冷地說道。

「你和家人的衝突也許已經落幕,但你的在校的各項表現越來越不理想,老師很擔心這樣下去,你會畢不了業,而大考在即,你的現況也對大考不利,老師真的很關心也很擔心你,給老師一點時間和你聊聊好嗎?」我誠懇地說道。

「好吧!既然老師都這麼說了!」上近勉為其難地答道。

「謝謝你!老師很關心事情發生的經過,雖然我知道事情的概況,但對於其中詳情並不了解,你願意說說看嗎?」我專注地看著上近,準備仔細聆聽事件的來龍去脈。

「我從國中開始就迷上了網路遊戲,花蠻多時間在電動上,我爸媽工作很忙,平常是不太管我的,不知為什麼,最近就突然很會管我,所以跟他們起衝突了!就這樣而已,其實也沒什麼事!」上近淡淡地說。

我想起了之前和上近及家人聯絡的情形,他們都認為把打電動當成生活消遣,無傷大雅,也不認為這是什麼嚴重的問題,所以我只談了幾次,覺得使不上力,便沒有後續了。

「聽起來你從國中開始打電動就打蠻兇的,那時爸媽都沒有意見嗎?」我想知道過去上近家人對他過去打電動的處理方式。

「國中有一陣子打電動打得比較兇,但因為我的成績大概都還是可以維持中等左右,所以,他們偶爾會稍微唸一下,但唸完就算了,所以也還好,沒什麼太大的問題,我還是可以照打我的電動,但最近他們很愛管我,我覺得很煩,有可能是因為高中以後,我的成績比較爛的關係,但其實我高一、高二也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啊!他就唸他們的,我就打我的,跟以前一樣,各過各的不是很好嗎?不知道他們現在管怎樣的!」上近理直氣壯地說道。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