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馬一帶延續兩世紀的秘密會社,抱著「反清復明」心願下南洋的「私會黨」

星馬一帶延續兩世紀的秘密會社,抱著「反清復明」心願下南洋的「私會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世紀,華人從中國來到新加坡,互助求存。生活支柱除了來自會館和廟宇之外,就是私會黨了。私會黨以合法的「公司」名義縱橫多年,追本溯源,他們初到南洋時,結社竟是為了反清復明。

文:李國樑

19世紀,華人從中國來到新加坡,互助求存。生活支柱除了來自會館和廟宇之外,就是私會黨了。私會黨以合法的「公司」名義縱橫多年。

當年負責斡旋調停當地華人黑幫的械鬥與火拼、掃蕩非法的苦力、雛妓、人口販賣的英殖民官員「華民護衛司」畢麒麟(William Alexander Pickering)在「華人秘密會社」的報告中指出:在海峽殖民地,秘密會社其實是友善的組織,且不帶有政治意圖。但如果從整個華人社會的本質來看,華人幫會內部本來就存在一大群無法無天之徒。因此,在某種程度上,秘密會社是危險的。

畢麒麟能講多種華族方言,在他軟硬兼施的管理下,私會黨比較收斂,罪案受到控制。另一方面,畢麒麟保護新客和妓女,不讓他們流入人肉販子手中,嚴重打擊了私會黨徒的生計。 1887年,來自福建幫「義福(Ghee Hok)」的私會黨員蔡亞惜到「華民護衛司」,用斧頭砍在畢麒麟的額頭上。雖然畢麒麟保住性命,但意興闌珊,隔年便回到蘇格蘭家鄉。

william_a_pickering

新加坡第一任華民護衛司畢麒麟,攝於新加坡國家博物館。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當時的總督史密斯(Sir Cecil Clementi Smith)認為正邪不能共存,通過社團法令(Societies Ordinance(1890)),關閉所有私會黨,成立了「華人諮詢委員會」來管理華社,委員會成員來自各方言群。當時有些私會黨關閉了,其餘的則轉入地下活動,變得更加猖獗,活躍至上世紀70年代。

此外,史密斯也設立「英女皇獎學金」,讓本地土生華人到英國深造,新加坡著名教育家林文慶和編寫《新加坡華人百年史》的律師宋旺相都是受益人。此舉可視為拉攏華人的手法。

華民護衛副司長史德林對私會黨有濃厚興趣

1921至1931年擔任新加坡「華民護衛司」副司長的史德林(William G. Stirling)對華人則有極高的評價,他打造了一個華人的銅像送給新加坡,表揚刻苦耐勞的華人在海峽殖民地的傑出貢獻。

此外,史德林對私會黨的組織活動有濃厚的興趣,除了收藏了沒收回來的私會黨文件與實物外,也做了相關研究。新加坡國家博物館的歷史館展廳中,可看到香堂的陳設以及部分私會黨的文物,如「義興公司的入會收據、洪順堂的證件、義福的請柬,松柏公司的收據等。在義興公司的收據上,史德林甚至找人寫上他的中文名字「施德伶」,作為紀念品。

20151003_122354_(2)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洪門會歷史收錄在此繪圖中,攝於新加坡國家博物館。

展出的文物中還有一幅詳細記載「洪門會」起源與發展的繪圖,當年每個入會的弟子都必須熟悉「洪門」的來龍去脈。

以「天運」為年號,初衷為反清復明的私會黨:洪門、天地會、三合會

早年有一支橫行新馬的私會黨,跟中國「反清復明」的義士所組成的「天地會」關係密切。其實,天地會、三合會、洪門都屬同一組織,因為環境或地域不同,才使用了不同的名稱。義士們對內稱「洪門」,「天地會」是福建台灣一帶的稱呼,到了兩廣和港澳,則稱為「三合會」。「天地會」初來南洋時也叫「三合會」,後來為了適應殖民地的法令,才改稱為「義興公司(Ghee Hin Kongsi)」。

根據《洪門史》的解說,洪門會始於鄭成功的年代,他的副手陳近南為創始人,以「洪」為姓,並將「洪」字拆開為「三八二十一」,作為會中的暗號。

由於清廷大力討伐,令洪門弟兄深受威脅,多次更改名稱來避開清廷耳目。比如取自「以天為父,以地為母,日為兄弟,月為姐妹」,而叫「天地會」;取自「共同和合及三合水」之義,改名為「三合會」等。這些名稱不一的會黨隨著先民下南洋,在新加坡紮根。

由於「反清復明」的初衷,私會黨跟當時的在地華人組織使用清朝的年號不一樣,他們以「天運」作為年號。這可以追溯到上海「小刀會」。

小刀會是1849年,經營糖、茶和絲織品生意的廣東香山人劉麗川到上海所建立的廣肇會館,會員人數有兩萬多,為清朝三大秘密結社之一、「天地會/洪門」的分支。作為反清的小刀會首領,劉麗川在咸豐三年八月(1853年)起兵,自稱「大明國統理政教天下招討大元帥」,在安民告示上使用了「天運元年」。雖然兩年後劉麗川便被清廷追殺,在上海陣亡,但「小刀會」反清的活動持續至1862年。

在新加坡的私會黨一直使用「天運」年號。義興公司的入會收據上寫著「天運三年」,指的是1855年。松柏公司的收據寫著「天運丁亥年」,推斷下來應該是1887年。

南洋為反清失敗的起義會眾提供避難所,在異鄉重組秘密會社。初期,這些私會黨的共同點以「反清復明」為名。但後來,私會黨在行動上逐漸乖離原來的宗旨,甚至不惜通過暴力來爭奪地盤,維護自己的權益。南來的新客離鄉背井,很多是為了人身的保障而入黨。

近代新加坡政府掃蕩私會黨 綿延兩世紀的秘密會社逐漸隕歿

在1950與1960年代的新加坡,私會黨派系增生達300多個,包括「18」「32」、「洪順堂」、「北海堂」等;據前私會黨徒說,「洪順堂」的名聲最響,在道上是比較「正派」的黑社會。私會黨經常為了爭奪地盤而格鬥,血腥殘暴,所使用的武器林林總總,巴冷刀、匕首、菜刀、木棍、硫酸、鏈條都很常見,談判破裂時敲破的啤酒瓶也可以猛捅對方致命。

當時每年的毆鬥案多達400起。在河水山、紅山、亞歷山大與合樂路一帶,幾乎每天都有毆鬥案,甚至涉及多起謀殺案。由於私會黨勢力龐大,市民不敢出面指證,警方只能使用社團法令第55節,以私會黨屬於非法社團為由,逮捕私會黨徒並不准他們保釋。後來私會黨越來越猖獗,對社會構成嚴重威脅,新加坡立法議院在1958年8月13日通過了刑事法(臨時條款)修正法案,授權警方不需拘捕狀也可逮捕及扣留私會黨徒。

1959 年人民行動黨(PAP)上台執政,把解決私會黨問題當作重要任務,治安當局宣布讓私會黨徒有個自新的機會。 「抗拒從嚴,坦白從寬」,從1959年10月19日到11月3日的16天內,讓願意改過自新的私會黨徒前去勞工與律政部自首。警方不拘留這些洗心革面的黨徒,還為他們安排工作,提供出路。結果有818名私會黨徒自首。

寬限期一過,警方馬上展開全島大掃蕩,逮捕了40多名私會黨頭目,將私會黨的氣焰打壓下去。到了1970年代末,新加坡的私會黨支離破碎時,與洪門有關的代號「三八二十一」還是十分猖獗。 1970年代福南街頭街尾兩幫人馬相約談判,巴冷刀藏在溝渠裡,還事先通知街坊晚上九點過後躲在家裡,免得遭受池魚之殃。

secret_society_member_found_dead_in_fron
Photo Credit: 轉載自作者部落格
1973年,「08」與「24」私會黨衝突,一名黨員陳屍在牛車水南天酒樓前的新橋路上。

1980年代初,筆者常光顧的牛車水戲院街(Smith Street)琓魚攤的攤主被殘餘的私會黨徒捅了數刀,刀刀致命。據說攤主是小販商聯會的主席,也許個性過於耿直,得罪了一些攤販,結下仇家,性命保不過中年。

除了「義興公司」、打著「海山公司」(Hai San Kongsi) 四個大字招牌、總部設在海山街(Upper Cross Street)的「海山派」客家私會黨,當時還有其他的大型私會黨包括福建幫義福、客家幫洪家等,幫派間的利益衝突與暴力械鬥,就這樣延續兩個世紀。

一直到2011年2月26日,仍有私會黨「108海陸山」總舵主在新山遭毒打斃命,警方在出殯時押走了九個「兄弟」的新聞。在輿論壓力下,警方大力掃蕩街頭黨,並援引刑事法令中的第55條(Section 55)臨時條款,無限期拘留至少6人。

但新加坡警方稱星國如今已經沒有私會黨,一些對社區治安造成威脅的不良分子,充其量只能稱為「街頭黨」。警方解釋,現在的街頭黨組織鬆散,有別於上世紀五十到七十年代活躍的傳統華人私會黨,街頭黨並未有組織性地參與可從中牟取利益的非法活動。許多街頭黨雖沿用傳統私會黨堂號,以博取同黨間的認同,但實際上與昔日的私會黨沒有關聯。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葉蓬玲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