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被中國搶走的邦交國——查德變心後有過得比較好嗎?

那些年,被中國搶走的邦交國——查德變心後有過得比較好嗎?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京模式」在實務上造成的效果,就是鞏固授援國既有的政治權力結構,一但受援助國的統治者私心重於公益,那麼一般百姓自然難以從中受惠。

近日因非洲國家布吉納法索宣布與台灣斷交,改和中國復交,在台灣國內再次掀起一波政治口水、國家處境與外交路線的辯論。至於布吉納法索之所以和中國復交——銀彈攻勢——倒是各方陣營都一致認定的原因;據傳,中國為了爭取布吉納法索點頭,前後至少端出高達14.7億美金的各項援助;隨著九月即將在北京召開的中非合作論壇,或許還會有另一波「事後獎勵」。

以上的「標準作業程序」,台灣民眾其實都已經非常熟悉了,「後來的我們~一直都遇不上~彷彿都在避開~某一些地方~(背景音樂:品冠)」;那「後來的他們」呢?真的就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嗎?關於這個問題,不妨用非洲另一個前邦交國查德,來做個考察。

查德在2006年之前,跟台灣一直有維持外交關係,陳水扁政府時代曾協助興建橫跨境內最大河流沙里河(Chari River)、連接首都恩加美納與南方的橋樑,至今仍是具備重要戰略意義的交通要道,整日都有軍警駐守,被當地人稱之為台灣橋。此外也透過國安會的積極奔走,爭取到一處油田區進行探勘,並且於2011年鑽到油源。

2006年與中國的復交,差點演變成嚴重外交事件。原因中國政府刻意要給台灣下馬威,挑在時任行政院長蘇貞昌已經搭上飛機,準備前往查德參加活動時宣布復交,查德政府更要求台灣使館人員立刻離開。所幸當地台僑即時掌握到消息並回報,才免去了台灣行政院長降落非邦交國,陷於中國之手的可能狀況。

那麼,復交之後,中國給了查德什麼好處呢?我們大致上可以從幾個方向來看:戰略性物資、宣示性建築、基礎建設、民生物資與建設、非物質性援助。

軟硬體雙管齊下,中國砸錢查德不手軟

查德的戰略性物資以石油為代表,中國於2011年時,在首都恩加美納近郊的迪嘉馬雅(Djarmaya)設立石油精煉廠,除了協助查德政府邁向能源自給自足的目標外,另一個重要目的,則是讓中國在查德投資石油的國有企業如中石油,能夠有更便利與高效率的石油製程。宣示性建築一向是統治者對人民展示政績的首選,在國會大廈附近,中國出資六億中非法郎(約3,000萬台幣)成立國家婦女館,象徵查德對婦女地位的重視,可惜因經濟疲軟,政府在後續維護上時常感到力不從心。

基礎建設方面,中國在首都恩加美納已興建六座陸橋,藉此紓解交通壅塞,但在重要性都不及近郊的台灣橋。民生物資及建設部分,則是不定期(通常是當作大官造訪的禮物)提供白米等糧食,以及在鄉村地區興建水井,提供民眾最基本的生活所需;華為等中國知名電信企業,也在查德建立基礎通訊網絡。

非物質性援助,可分為教育和醫療兩大項目,前者透過贊助大學院校成立孔子學院,以及設立獎學金鼓勵查德學生前往中國留學。醫療部分除了提供瘧疾、傷寒等疫苗之外,也有派遣醫療團隊赴查德進行診治。

AP_08020803891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國家貪腐,中國援助當地人幾乎用不到

乍看之下,這些援助不但全面,而且都頗能切中查德在地的需要,然而在實際的層面,都各自暴露出相關的問題。以醫療團為例,除了成員的專業素質參差不齊,甚至有傳出假日到中國人開設的其他民間診所賺外快,以及將團內公費添購的醫療消耗品,拿去當地市場轉賣的情事。在電信業部分,兩大電信商Tigo與Airtel均使用華為產品,在通訊保密方面均有疑慮,促使其他在查德開採石油的外資選擇衛星電話。

另一方面,中國國有企業在查德的經營模式,也使得這些投資帶來的相關效益,無法落實到當地民眾身上。舉例而言,中石油作為前線部隊,與之搭配的是陽光集團,後者不但透過興建飯店方式提供前者人員的宿舍,也是通訊設備的放置基地,廚師來自中國,連食材都跟當地由中國人開設的商店進貨,這種一條龍式的投資方式,讓當地人幾乎沒有能夠做生意的空間。

除了由中國政府協助興建的建築或提供的物資外,最實在而直接的,莫過於委託查德政府代為運用的現金援助,這些現金多半是用於改善財政體質、發展長期計畫,但是在非洲國家普遍貪腐的情況下,如果援助國沒有特別要求或監督的話,這筆經費往往就進了受援助國統治者及其親屬或近侍的口袋。

可惜的是,中國政府對非洲的援助方式,以「不干涉他國內政」、「讓非洲是非洲人的非洲」為主要訴求,在學界稱之為「北京模式」。這套援助模式在實務上造成的效果,就是鞏固既有的政治權力結構,一但受援助國的統治者私心重於公益,那麼一般百姓自然難以從中受惠。

台灣「有感」的援助,是中國做不到的

從查德的例子來看,與中國復交之後,儘管的確有提供各方面的援助,但受限於政治結構的腐敗,一般人民的生活並未因此得到顯著的改善;此外也因為中國引進的投資者採取一條龍經營方式,在文化上也強烈偏好與中國商店進行生意往來,對當地的民生經濟助益有限,形成民間部份中國單方面賺錢的狀況。

若要比較台灣跟中國兩種援助模式,扣除掉都需要跟統治者拜碼頭的共通點外,中國比較著重在硬體建設層面,孔子學院等則是強調中國的優越性及政治宣傳;台灣以農技團與醫療團為主,透過技術指導,讓當地人民實際感受到生活條件的改善,而這一段過程中,也會培養出兩國人民共同的情感,這一點,是中國的援助方式所難以達成的。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