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狼性」:共產黨欽定價值觀流竄入台的故事

所謂「狼性」:共產黨欽定價值觀流竄入台的故事
Photo Credit: Vasily Fedosenko/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狼性根本不是正常中國人引以為傲的性格,而是中共刻意鼓吹的一種「官方欽定民族性」——流氓無產階級性格——不過就是中共喉舌自欺欺人的一個夢幻泡影罷了。

文:凍凍蝦

近日,一位台灣網紅在訪問中出現讚許「狼性」的內容,在網路上引起軒然大波,事後網紅強調他的原意受到曲解。不管事實如何,近期稍為淡出台灣媒體用詞「狼性」二字又再度被提起。

這個詞彙儘管在特定媒體上被一再的吹捧,當成中國人偉大的性格特徵。在台灣的網路上卻經常被嘲笑為「螂性」。筆者自己也有認識的中國80、90後青年,對狼性二字極度排斥。

【插畫】你說的是「狼性」還是「螂性」?

為什麼這個奇異的詞彙在媒體、中國企業與中國官方一再的鼓吹,卻受到一般台灣人甚至中國年輕人的嘲諷?

簡單來說,狼性根本也不是正常中國人引以為傲的性格,而是中共刻意鼓吹的一種「官方欽定民族性」。這是中共刻意在推的意識型態,是刻意人造出來的,因此這個詞怎麼看都很不自然,才會有很多台灣人本能覺得這詞很可笑。這根本不是正常台灣人對話會出現的詞彙。

狼性的概念,是怎麼出現的?

狼性的典故最早可以追到15年前,一本名叫《狼圖騰》的書。這本書中描述主人公在文革知青下鄉時期,觀察蒙古草原狼群在蒼茫天地中奮鬥生存,歌頌狼群對自己群落的團結與忠誠,對外敵和獵物的足智多謀。並且感嘆中國人喪失了這種原始純粹的真性情。

《狼圖騰》一書出版掀起轟動,許多讀者也呼籲中國人要喚回心中的「狼圖騰」,不要再當軟弱的羊群。

《狼圖騰》浪潮在中國蔓延時,中國的御用文人和官媒也跳下來主導輿論,並且依照自己的需要去解釋,發明「狼性」一詞。這時候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也發現不對勁,開始反罵鼓動仇恨鬥爭叫「喂狼奶」,官方課本「塗滿狼奶」,這代中國人「喝狼奶長大」。

就像中國各種論戰的固定結局,罵喝狼奶的網路文字,在官方力量下紛紛被刪除下架,再也找不到論戰的痕跡。這時候才輪到紅頂商人出來說中國企業和中國人要有狼性。

從御用文人到官媒,再到紅頂商人宣傳,台灣人知道狼性,普遍都是第三階段了。

炒作狼性的台灣商業雜誌也不會告訴你前兩段,只是跟著中共官方主旋律喊狼性企業、狼性中國人才而已,所以這詞才這麼沒頭沒尾莫名其妙。

所謂的狼性,其實就是「流氓無產階級性格」而已

一看即知,最初的狼圖騰和後來的狼性意義大相逕庭。狼圖騰歌頌的是一種原始草原部落式,草莽但真誠的戰士文化;「狼性」則是鼓動兇狠仇外、欺善怕惡、暗箭傷人、鬥爭所有人的流氓文,而不是有些台灣人腦補以為的「努力」、「拼搏」的意思,如果要講努力,拼搏,那直接說努力拼搏不就行了?幹嘛刻意用狼性這個奇怪的詞?

講明白點,所謂狼性正是毛澤東推崇的「流氓無產階級性格」,和真實的狼沒什麼關係,不過是同樣的東西換個名詞而已。這也跟一般的中國人性格無關,純粹官方創造,在對內宣傳口徑上合理化中國紅色企業,明目張膽的竊盜外國科技、視契約為歷史文件等種種惡質強盜行為的方式而已。

中國官方推崇狼性,主要是希望在商場上重現毛澤東神話:流氓無產階級大軍靠著數量、狡詐與欺瞞,打敗資產階級軟弱性格的敵人。之前是蔣介石,現在是萬惡美帝。

很遺憾,這是基於錯誤歷史認知得出的錯誤見解。事實上中共打贏的關鍵是蘇聯的全面支持:移交東北,同時紅軍軍官、裝甲部隊直接開進中國戰場,這些資訊近年都解密了。毛澤東的流氓無產者基本沒什麼作用,他也不是什麼游擊戰大師,那都是五零年代中共奪權成功後,御用文人包裝出來的。

毛澤東 Mao meeting three workers
Photo Credit: Thomas Fisher Rare Book Library @ Flickr CC By 2.0

流氓無產者在歷史上主要的功能,是讓毛奪權鬥爭的路上始終有盲目短視的支持者炮灰。而文革的目的之一,就是想讓全國人民都變成流氓無產者,持續盲目的支持毛主席。

那麼問題來了:沒了蘇聯奧援,商場版的流氓無產階級性格,能扳倒美帝嗎?在中興通訊被美國裁罰禁售七年,股價應聲崩盤的現在,請三思後再回答這個問題。

自始至終,所謂狼性,不過就是中共喉舌自欺欺人的一個夢幻泡影罷了。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