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慘綠年代:政大中文影展「你不是一個人憂鬱」

檢視慘綠年代:政大中文影展「你不是一個人憂鬱」
Photo Credit:政大中文影展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於年輕的孩子,或許會對於自己無法立即改變社會現況感到無力,影展指導聞天祥則提出了另一種觀點:「若一味粉飾太平、僅灌輸『甜美糖漿』接觸自己喜歡的事物以獲取正向力量,還不如透過更多面向去理解人與社會的複雜,反而是另一種樂觀面對世界的態度。」

文:葉冠吟

「年少時代的憂鬱是對整個宇宙的驕傲。」二十世紀日本文壇大家芥川龍之介這麼說著,而二十一世紀的現今也有人呼應著:「你不是一個人憂鬱。」

第二屆政大中文影展「你不是一個人憂鬱」甫於五月底在光點華山電影館舉行,由金馬影展執行長聞天祥指導政大中文系學生策劃,協同藝遊計畫與光點華山共同主辦。今年邀請到去年金馬最佳最新導演黃信堯擔任焦點影人,並邀到其最新紀錄片《印樣白冷圳》於影展進行全球首映。

啊堯與聞老師1
Photo Credit:政大中文影展提供

短短兩天展期,七部影片彷彿跟著焦點影人黃信堯的腳步,一部又一部都是透過鏡頭直視社會的真實樣貌,相較於上屆影展「說故事的人」以劇情片為主的選片風格,本屆「你不是一個人憂鬱」以議題探討性質更加濃厚,調性也較為沉重。

除了將奠定黃信堯導演黑色幽默風格的前作紀錄片《唬爛三小》、《沈沒之島》重新放映外,也將第54屆金馬最佳紀錄片《囚》與世界首映的公視影集新作《茉莉的最後一天》選至片單中。前者顛覆社會對於精神病患的刻板印象,讓觀眾在長達五個小時的影片中,聆聽病患傾訴自身的故事與生活;後者則是剖析孩子在家庭關係與社會教育體制下的掙扎,並強調理解「認識自己」的重要性。

或許有人會質疑,在瀰漫「厭世風氣」的社會下,又以較為消極沉重的方向選片與呈現展名,在觀影後是否更會讓人集體耽溺在抑鬱的氛圍中。

對此,影展助教呂俊葳認為,影展選片至名稱皆是由學生一手策劃,除了反映時下青年對社會的理解與感受,同時也表達這個世代對社會的關懷。「這些鏡頭讓觀影者看見社會被掩蓋在浮華外表下的真實樣貌,當凝視他人痛苦時,也是幫助我們思考什麼樣的社會才是我們渴望追尋的。」

而以「你不是一個人憂鬱」為展名的原因,則是強調我們對於現今社會感受到傷痛是正常的,在目睹抑或體驗社會中被我們忽略的痛是有所共感,想要告訴觀影者你不是只有一個人,「而當這些事有越來越多人關懷時,或許就能凝聚集體動力去對抗這些不公不義。」

過於年輕的孩子,或許會對於自己無法立即改變社會現況感到無力,面對這樣的煩惱,影展指導聞天祥則提出了另一種觀點:「若一味粉飾太平、僅灌輸『甜美糖漿』接觸自己喜歡的事物以獲取正向力量,還不如透過更多面向去理解人與社會的複雜,反而是另一種樂觀面對世界的態度。」

聞天祥強調,沒有人能在發掘問題後,能迅速果斷改變一切,「但若什麼都不知道,就沒有改變的可能,當一個群體願意共同承認並理解問題時,就以種下改變與希望的動力。」

聞天祥也分享,社會寫實作品的產生與相關影展的出現,例如去年被認為是台灣最好的兩部作品:《血觀音》與《大佛普拉斯》,受到獎項與觀眾的認同與肯定,除卻反映社會對此議題的共同感受,也顯示出社會具有足夠的包容力與自由度,才能容忍並接受這些揭開瘡疤與真實面貌的影像被拍攝。對此,聞天祥深切地肯定這份溫柔的包容,即為什麼在台灣做影展特別好玩、多元的原因,「因為無論提出什麼題目或選片因為不會被關切,有各式各樣的可能性。」

第二屆政大中文影展「你不是一個人憂鬱」,縱然帶大家看到世界不那麼溫柔的一面,但他也告訴你,你並非獨自承受這份憂傷,而是有一群人陪伴著你凝視社會的傷口,陪伴著你慢慢推動改變社會的齒輪。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