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菜街的黃昏

西洋菜街的黃昏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前經過西洋菜街,我會有點為香港有這樣一個地方感到自豪,近兩年再經過時,我內心竟忍不住浮起了「惡俗」二字。然而,每次我這樣想,我又難免會批評自己。

作者︰嚴振邦

黃昏到了。夜幕開始低垂,旺角的人流才慢慢上來。在旺角地鐵站,從銀行中心出口一上來,想到肥姐小食店買串生腸和墨魚來過過口癮,就人擠人地擠過去。本來打算走女人街,但一接近西洋菜街,就給那裡的音樂吸引了過去,不自禁的往右轉。

走了不到三十步,就後悔。每一檔口圍觀的人也很多,大多是中年男人,也有些其他的。聲音很吵,而且坦白說,一點也不悅耳。走到一半,吵得我有點頭暈。舉目看過去,很多都是打扮冶艷或衣服五顏六色的「表演者」,就像吃了大口大口的鹽,看了一些,就再也看不下去。他們要不在唱國語老歌,要不在跳七十年代的舞,把這裡變成了他們的舞廳。我有點受不住,決定還是快快走過,不過想吃生腸墨魚的胃口已經沒了一半。

西洋菜街的前世今生

每次走過西洋菜街,我都有點百感交雜。自中學起,就會流連西洋菜街,那裡有百老匯(我說的當然是戲院,那時候還沒有錢去買電器手機),下面還有肯德基。不知多少次,就在下面先吃完炸雞,再進場看戲。電影放完了,出來可以去那間地底麥當勞旁邊的機鋪打街機,再在24小時的麥當勞買杯朱古力新地坐個不亦樂乎,又或去轉角位的許留山吃份其實我一直覺得不好吃的芒果撈或楊枝金撈。那時候,西洋菜街還未變成行人專用區(對了,在香港這不叫「步行街」),你大搖大擺的走在馬路中心,是會給路過下貨的貨車大力「砵」你(響鈴)警告的。

旺角從來都擠,西洋菜街尤甚。後來區議會就以這裡太擠為理由,改劃它成行人專用區。但吊詭的是,改成了行人專用區,這裡卻變得更擠。加上自由行到來,化妝品店在這也越開越多,人就更多了。不過我暗喜的是,西洋菜街使香港就公共空間來了一場辯論。

HK_Mongkok_西洋菜南街_Sai_Yeung_Choi_Street_S
Photo Credit: WANG Bing, CC BY-SA 3.0

何謂公共空間?

以前香港只有道路,沒有公共空間。道路就只是通道,一個行人由一點到另一點時會經過的地方。我們對任何空間的理解都是單一而片面的︰它是通道就是通道,而不會是其他東西。如果你要休息,就要去公園,而不應在通道;如果你要做運動,就要去球場,而不應在公園。所以我在公園睡着了,常給管理員拍醒︰因為公園不是個睡覺的地方。所有「公共空間」的用途都是由上而下的定好了,也限死了。政府定好了這裡該做甚麼,我們就在這做甚麼。而每一個空間就只做一件事。你在通道上做其他事,你就是阻街,就是「阻住地球轉」,給人罵祖宗十八代也是活該。從來沒有人會反省我們對公共空間的理解。

還記得那些年,有畫家在中環到半山的行人天橋上作畫寫生,就給警察抓了回去,罪名就是阻街。如果他是整段路也擋住了,我想這也合理,可是他只是佔一個小角落,沒錯,行人行走的空間是少了點,但也沒有真的很大不便呀。更重要的是,為甚麼「走路」在這就比「畫畫」更重要?在這裡畫畫只會阻到行人一點點,而行人不也有妨着畫家寫生嗎?為甚麼我們就可以把這畫家整個「移走」?

這十多年來,香港經歷了幾場有關公共空間的大辯論。銅鑼灣時代廣場對出由私人公司管理的公共空間、百德新街、上面說的行人天橋爭議,都引領我們一次又一次思考。慢慢我們打破了以前對公共空間的誤解,發現其實公共空間不一定只有一個功能,也不一定要由政府全面規劃。

如何規劃?

其實,我們如何理解公共空間,某意義來說是我們怎樣理解自身。如果我們認為用最短時間去賺最多的錢是首要的事,這些空間自然是讓我們盡快由一點到另一點,來完成賺錢任務的通道。但若我們覺得藝術生活很重要的話,自然可以看到這些公共空間為藝術提供的可能。

我們常說香港沒有空間,所以我們沒空間做其他的事。我們可能想享受一下藝術,又或想假日外出單純休息一下,但看到人來人往的街道,也就覺得根本沒有這空間。但倒過頭來,可能是我們對這些空間的理解限制了自己的生活。讓共公空間變得多元,釋放對空間的想像,令它不只有單一意義、用途,其實同時就是讓我們打開生活的其他面向,讓我們有空間去從事不同活動,甚至擴闊生活,去追尋不同的東西。

把空間的規劃權都讓給政府,其實就是讓政府來為我們規劃生活︰我們雙手交出權力,讓政府控制我們對生活的想法。若政府從來沒有規劃公共藝術的地方,我們壓根兒就不會想到可以在公共空間和不認識的人一起玩藝術;若政府從來沒有規劃休息的地方,可能我們根本不會覺得人應該在公共空間休息。休息在家就好了,你在外面幹嗎?

所以說,一個由下而上、自然發展起來的公共空間就十分重要。在一個空間內,可以有不同的使用者,做不同的事。這讓土地有機發展起來,讓公共空間變得多姿多彩,而怎樣使用這片空間,也可以慢慢地由使用者討論、協商,找到平衡。西洋菜街正是集大成者,位於旺角,不會太高檔,慢慢地提供空間予很多街頭表演者出來畫畫、奏樂、玩雜技、甚至踢花式足球。路上還會有人拉生意、表達政治訴求,當然也會有單純路過的人。這一場實驗,創造出來的東西,可說教人目不睱給。

Depositphotos_37958367_xl-20152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變了味

當然,最近幾年的西洋菜街,又變得不一樣。有勢力的表演者慢慢霸佔場地,新來的人連想表演的機會也沒有。你一到來,他們就說你不能在這表演。而就算原本的使用者,也慢慢給其他只是用大聲擴音機爭取觀眾注意力的表演趕走了。無論你唱得多動聽,當旁邊有更大分貝的擴音機聲蓋過你的聲音時,你可以做的就只剩下跟他鬥喊了。有品味的表演者,還會留在這環境嗎?最終就出現了「劣幣驅逐良幣」的情況。


猜你喜歡


元宇宙新生代-COVID世代來了!品牌如何接招?

元宇宙新生代-COVID世代來了!品牌如何接招?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活及成長於Covid-19疫情中的世代橫空出世,面對習慣虛擬化、線上化的C世代,品牌更要及早準備接招。PChome 24h購物也看準商機搶先出手,推出iPhone 14訂閱方案、開設線上立陶宛館等服務,滿足C世代習慣遠距、享受體驗服務的特性!

當市場還在摸索Z世代的消費輪廓和行銷趨勢時,一波C世代大軍已然橫空出世,C世代意指Generation COVID,這波C世代大軍生活及成長於Covid-19疫情中,因為實體接觸的機會被隔離,他們可能沒有畢業典禮、沒有實體接觸國外的機會,或是從進入社會工作都是遠距。eMarketer即指出,疫情期間,消費者前往實體通路次數減少了42%,透過網路消費則反增了54%,大疫情時代使非接觸經濟的發展更躍進,C世代也因此更擁抱科技,甚至可能將成為生活在元宇宙的第一個世代,也將逐漸影響行銷趨勢。

元宇宙當道 C世代透過雲端群聚

C世代與同儕們的互動以線上為主,手機、電腦的線上裝置成為探索世界的工具之一,在學習和工作上也習慣遠距離,許多線上軟體也開發出新功能幫助C世代在元宇宙中群聚。其中Gather Town就是一個例子,雖然是一種視訊軟體,但是更像是一款遊戲,使用者可以自行設定角色,透過角色扮演和他人互動,也可以建立屬於自己的虛擬空間,在裡面開會、上課、進行遊戲等。品牌觀察到新世代的轉變,也紛紛開始與Gather town合作,如HP在Gather Town中開設元宇宙線上分享會,透過四大區域場館跟使用者互動,除了有遊戲區外,同時還展示旗下商品及優惠,並能直接找到折扣跟賣場,此外還能在裡面跟名人交流;台北市稅捐稽徵處也在Gather Town上開設線上展覽館,透過互動解謎,幫助民眾學習各項租稅知識,讓硬知識也能透過符合C世代的方式傳播。

HP在Gather_Town開設線上分享會,運用虛擬互動,在元宇宙中貼近C世代。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HP在Gather Town開設線上分享會,運用虛擬互動,在元宇宙中貼近C世代。

被封鎖的國界 C世代追求不出門能買天下物

因疫情影響,各國封鎖國界超過一年,截至目前為止,台灣人民也還無法自由地出國,C世代是喪失許多地球村公民權益的一代,失去很多跨國界交流的實體機會。許多品牌也趁機推出服務,協助消費者消弭疫情和國界的阻隔。

C世代少有出國的經驗,與此同時航空業和旅遊業也大受打擊,為了滿足消費者對於出國旅遊的渴望和對於品牌的熱度,新加坡航空之前在旅展中打造飛行旅程體驗區,讓體驗者戴上VR眼罩,探索新航A380的客艙,透過預先體驗培養品牌認同感。在疫情初始時,立陶宛主動贈與台灣疫苗,也讓國人對於這個遠在波羅的海的國家開始有了感恩之情和好奇心,但苦於疫情還是無法實際到當地體驗,PChome 24h購物與立陶宛企業局為了深化台立兩國的交流和滿足C世代消費者,共同開設「立陶宛館」,日前也在站上正式試營運,進駐立陶宛10大品牌,幫助C世代消費者不出國,透過熟悉的科技操作,就能品嘗異國美食,打開對於世界的感官。

PChome_24h購物開設立陶宛館,讓C世代透過最熟悉的手指購物就能嘗到異國好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開設立陶宛館,讓C世代透過最熟悉的手指購物就能嘗到異國好滋味。

體驗至上 訂閱制便利創新服務收買C世代的心

相較於產品本身,C世代更加注重享受及購買體驗。因此,若想吸引更多顧客,零售商就必須推出不同以往的服務。訂閱制雖然行之有年,但大部分在民生必需品上,如咖啡、保健食品、生鮮食品或是視聽娛樂方案上,但在智慧型手機這種相較之下使用週期較久的產品上卻尚未有過。對新興世代的消費者而言,智慧型手機不單純只是通訊作用,還包含了品牌信仰,甚至還有奢侈品的體驗,其中Apple年年出新機,即使產品耐用,也還是讓許多年輕人只要出新機就想換,而非等手上舊機無法使用,影響智慧型手機的消費習慣,讓其使用週期縮短。

過去一直傳聞Apple即將推出訂閱制, iPhone 14的發布會上卻沒有發表這項消息,然而全台電商中唯一Apple全系列授權經銷商PChome 24h購物搶先推出了iPhone 14的訂閱方案,訂閱週期為12個月,訂閱期滿後繳回舊機就能換新機,並主打低月付額、免預繳、免押金、專屬保險等服務。PChome 24h購物觀察到iPhone使用者的痛點,在保險服務上也有相對完整的保障,如果在訂閱期間手機不見、或是重大事故需維修,只需付出2,500元的自負額,便能享有一次原機維修或是置換服務。這樣的服務不僅讓C世代更能降低擁抱科技的門檻,進一步完整周邊服務,也因此在網路上掀起一波討論聲量。

PChome_24h購物搶先Apple_____推出訂閱方案,幫助C世代更能擁抱
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PChome 24h購物搶先Apple推出訂閱方案,幫助C世代更能擁抱科技。

雖然世界已逐漸與疫情共存,但在這段時間內生長的C世代消費習慣,或許已奠定未來幾年內的市場趨勢,面對這群習慣虛擬化、線上化的世代,品牌更要及早準備接招。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