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油價漲破50%,被惹毛的的卡車司機「排隊」癱瘓全國公路

巴西油價漲破50%,被惹毛的的卡車司機「排隊」癱瘓全國公路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巴西右翼政府從去年6月開始,取消過去左翼政府的油價補貼政策,油價大漲超過50%,被惹火的卡車司機於是發起癱瘓全國交通的抗爭,至今進入第七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巴西卡車司機為了抗議政府政策造成油價飆漲,本月21日展開罷工,至今已經第七天,抗爭者癱瘓公路,間接影響飛機起降、民生食品運輸等,損失超過28億美元。巴西政府目前仍與抗爭者持續溝通,並出動軍警疏通公路,但截至26日晚間,還有600多處公路受阻,巴西大城聖保羅地區(Sao Paulo)也仍未解除緊急狀態。

巴西卡車司機為了抗議政府從去年開始推行「油價自由化」,將國內油價與國際市場油價掛勾,加上巴西貨幣貶值,造成油價飆升,本月21日展開罷工。巴西卡車工會除了號召駕駛罷工停駛,也號召司機將車停在公路上,癱瘓全國公路,部分卡車司機更計畫性的封鎖燃油配銷站,阻止油罐車進出。

《中央社》報導,有別於其他幅員類似的國家,有大量鐵路用以運輸,巴西高度依賴公路,90%的乘客和60%的貨物流通都是經由公路系統運輸,這次的卡車司機罷工,造成嚴重的民生經濟影響。

抗爭者封鎖油廠,間接癱瘓機場和運輸

(中央社)罷工的卡車司機在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提煉廠出口和聖多斯港口等策略性地點進行封鎖,阻擋油罐車進出,燃油輸送因此受阻,自用汽車、大眾交通工具、飛機等運輸工具都受影響。

巴西機場管理局(Infraero)23日發布報告,由於卡車司機抗議並封鎖燃油配銷站,孔戈尼亞斯(Congonhas)、多干定州的帕馬斯(Palmas)、培南布可州的雷西夫(Recife)、阿拉戈州的馬瑟歐(Maceio)和謝吉貝州的阿拉戈斯(Aracaju)幾座機場,補給飛機的燃油只夠用到23日。其中孔戈尼亞斯機場是巴西最多的機場之一,尤其是連接聖保羅和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的空中橋樑,是巴西最繁忙的航線。

戈恩尼亞(Goiania)、的利西納(Teresina)、大平原(Campo Grande)、伊列烏斯(Ilheus)、伊瓜蘇(Foz do Iguacu)和隆德里納(Londrina)幾座機場,補給飛機的燃油也只夠用到25日。這份報告只包括巴西機場管理局管理的機場,民營管理的機場不包括在內,如巴西利亞機場,也因機場燃油存量少的緣故,23日開始對補給採取限制措施。

這也造成加油站缺油,許多投機的加油站哄抬價格,賣給一般消費者的每公升汽油一夕之間漲到巴西幣10元(新台幣80元)。

民生食品受影響:飼料運不了,養雞業撲殺6,400萬隻雞

此外,抗爭者也講卡車停在公路,癱瘓運輸,也造成食品等民生物資出現問題。

《中央社》報導,巴西超市協會(Abras)24日指出,包括里約熱內盧、聖保羅等超過八個州的超市,牛奶、麵包等易腐壞的產品都有短缺情況,有超市開始限制消費者購買量,如當地家樂福,就限制每項產品最多只可購買五件。

巴西食品工業協會(Abia)指出,單單一家食品公司的數據顯示,未交付給顧客的產品就超過1,100公噸,意味著損失約達巴西幣300萬元(約新台幣2,400萬元)。協會指出,卡車罷工也影響生產商,比如里約熱內盧南部巴哈曼薩(Barra Mansa)一帶約530家農牧業主,因運輸和儲藏問題,每天倒掉約13萬公升牛奶。

《轉角國際》報導,此外,缺油狀況也影響偏鄉地區的抽水站運作,政府因此發出限水通報。而巴西出口農業的主力,糖與大豆,也因貨物送不出去而停止採收。飼料物流中斷的一個星期,更讓10億隻家禽、2,000萬隻肉豬瀕臨餓死,其中受創最嚴重的莫過於養雞業,為了避免大批虛弱、餓死的家禽造成傳染病,撲殺了6,400萬隻雞。

這場罷工影響嚴重,包括聖保羅市、里約熱內盧市都宣布進入緊急狀態,警察減少巡邏,區域公車減班過半,各級學校、公司行號也因交通受阻而各自停班停課。

RTS1T9LB
24日,阿雷格港超市的麵包區已經空無一物。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右翼政府推行「油價自由化」,柴油價格暴漲50%

《轉角國際》報導,抗爭的卡車工會表示,之所以展開抗爭,是因為政府自2017年6月開始,刪減燃油補貼,並推行與國際油價「每日連動」的浮動油價制之後,巴西國內的柴油價格,接連受到國際油價大漲、以及巴西貨幣重貶的雙重衝擊。與去年同期相比,巴西柴油價格漲破50%,運輸業只好集結串連,以抗爭手段要求政府取消浮動油價制。

而巴西政府強調,每日浮動油價制度,是為了填補巴西國家石油公司的長年虧損。目前執政的右翼政府表示,過去10餘年間,巴西執政的左翼政府過多地油價補貼政策,要求國家石油公司吸收油價成本,一度讓巴西石油業瀕臨破產。因此,當前政府才會推行浮動機制,讓油價成本回歸市場決定。

然而在油價自由化的同時,巴西匯率的重貶以及國內通膨的壓力,不斷增加民生壓力;而執政的特梅爾總統(Michel Temer)與其政團聯盟,也不斷傳出重大貪腐醜聞。因此官方的說法,非但沒有獲得巴西民意的支持,就連Uber、計程車工會,也都串聯封鎖,倒向了卡車司機的抗爭陣營。

政府承諾「調降油價10%」,但罷工已經造成28億美元損失

《上報》報導,24日,巴西政府、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和卡車司機工會代表開會達成協議,將柴油價格調降10%,未來30天巴西石油公司的損失將由政府補貼,而卡車司機必須暫停罷工15天,繼續商討解決之道。

綜合《中央社》《轉角國際》報導,但卡車司機仍然持續罷工,25日,總統特梅爾下令調派軍隊疏通遭卡車司機封鎖的國道,也下令各州政府可使用警力疏通州立公路,政府也調動軍警護送油罐車進出煉油廠。抗爭者則消極抵抗,並未造成衝突。

官方的緊急運補,雖然緩解了巴西首都巴西利亞(Brasília)、里約熱內盧與阿雷格港(Porto Alegre)的問題,但作為國家經濟心臟的聖保羅地區,目前則還未解除緊急狀態。

但聯邦交通警察表示,截至26日晚間為止,巴西各地仍有近600條公路遭部分封鎖,加油站的石油幾乎已經耗盡,易腐食品架上也空無一物。

根據《聖保羅頁報》(Folha de Sao Paulo),罷工前五天就已經造成巴西經濟損失28億美元。

《上報》報導,巴西正努力從數十年的經濟衰退中復甦,但失業率尚未下降,且過去幾個月巴西幣(Brazilian real)兌美元匯率的跌幅大增。里約熱內盧伊伯麥奇大學(Ibmec University)金融學教授布拉嘎(Gilberto Braga)表示,油價飆升是因為美國和伊朗之間的緊張局勢導致全球油價上漲,以及巴西幣貶值。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先別管年輕人選不上,這些「青年參政」和「舊政治」有何不同?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