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警察想的是「希望轄區內販毒人數第一名」,治安怎麼可能會好?

當警察想的是「希望轄區內販毒人數第一名」,治安怎麼可能會好?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治安的好壞可以比較,但是治安本身不是一種比賽,為了比賽要贏,你就會有各種奇招,假設需要在一個月內抓到KPI設定的藥頭數量,除了「小案大辦」之外,就只能養案了。

最近傳出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在暑假的青春專案,設定超高件數門檻,導致基層員警不滿的新聞。

我的單位並不會去執行這個專案,但是大家知道警察的專案KPI值,其實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追求績效抓藥頭當然是好事,但是專案績效的評比,稍一不慎,不但不能維護治安,反而造成犯罪的溫床。

大家一定覺得很奇怪,怎麼抓犯人還會製造犯罪啊?

首先,我們要知道所謂的專案績效是什麼東西,它是一種在特定時間內針對特定犯罪類型,所做出的專門績效評比,例如從5月1日到5月31日之間,每抓到一名無照駕駛,就記一支嘉獎,看起來很棒對不對?整個5月都沒有人敢無照駕駛。

但是這種執行方式只適合針對特殊性短期性或是重大社會矚目事件時使用,在大部分的時候,專案績效其實會製造更多的問題。

如果每年的5月抓到無照駕駛,就可以記嘉獎,但是平常其他時候抓到沒有嘉獎,如果是你,你要在什麼時候抓無照駕駛呢?廢話,當然是在5月抓啊!那平常要是攔到無照駕駛的時候怎麼辦?廢話,當然是裝做沒看到放他走啊!要是平時一直抓,等到五月的時候沒人無照駕駛怎麼辦啊?

換一個角度看,如果你沒有駕照,但平常會偷偷開車,到了5月你會不會盡量不要開車出門?廢話,我又不是白癡,警察每年只有5月才抓無照駕駛,我當然是盡量不要在那個時候出門。

這樣會產生什麼問題呢?第一,會使你平常不真正遏止,甚至故意放任無照駕駛的行為,第二,是真正習慣性無照駕駛的人,會很容易躲過執法期。

所以青春專案設定過高的藥頭績效標準,就會產生養案的問題,很多警察明明知道有誰在賣藥,但是他平常不會去抓,因為現在把藥頭抓了,萬一專案期間沒有績效就要被處分了,你不會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平常想要賣藥,那你就賣吧,等到專案期間我再處理你。

而對於藥頭來說,你現在宣布青春專案期限,不就是在告訴我,要賣趁現在,專案期間就出去避避風頭吧!當你的執法並不是常態,而是有非常明顯的時段落差時,這種情況就一定會發生,不是不能有專案評比,但現在的問題在於平日標準及獎勵異常的低,專案期間的標準及獎勵又異常的高,不養案,你要怎麼贏?

ecstasy
Photo Credit : REUTERS/達志影像

治安的好壞可以比較,但是治安本身不是一種比賽,為了比賽要贏,你就會有各種奇招,因為你的目的已經變成要贏,而不是為了治安,假設需要在一個月內抓到384個藥頭,除了上述的養案之外,你就必須「生出」許多的藥頭,怎麼生?凡是身上抓到有藥的,通通當做藥頭移送,小案大辦,反正最後有沒有起訴是檢察官的事,我們每一件報上去都是抓到藥頭,能贏比賽就好,先不說這樣有沒有入人於罪的問題,光是刑案統計數字就會失真。

更矛盾的是,抓到藥頭的人數要一年比一年高,然後你又宣稱毒品防制一年比一年好,這不是很矛盾嗎?毒品防制成功的結果應該是吸毒的人變少,這麼多藥頭都是哪裡來的?

照理說,應該是抓到藥頭越多的單位越要嚴厲處分才對,怎麼你們轄區到處都是藥頭。

小案大辦的反面就是大案小辦,小案大辦是抓到一點點的毒品,就把他提報為藥頭,大案小辦則是大家不想去辦真正的藥頭,因為你把大盤給抓了,小盤就沒有了。你的384個小藥頭沒有這些大藥頭,貨要從那來呢?

抓大藥頭需要長期的跟蹤佈線,有時一個案子要辦兩三年才會有成果,甚至,有可能你得有技術性的放過小藥頭才能追查到上游,整個過程吃力而不討好,但消滅毒品大盤商,才是真正有意義的事,不過在專案限時限量的情況下是沒有辦法好好辦案的,大家只想搶快,只想要排名,對治安有沒有真正的幫助,沒有人在乎。

當一個警察機關的主管,心裡想的不是「最好台北市都沒有人販毒」,而是「希望台北市販毒人數是台灣第一名」的時候,治安怎麼可能會好?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