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品有閒系列文(九):藝術文物中「有閒」表現在純然的精神價值

有品有閒系列文(九):藝術文物中「有閒」表現在純然的精神價值
Photo Credit: 子迂的蠹酸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追求精神價值是種有閒的行為,畢竟當人在有生存困擾的時候,在乎的東西都必定是實質的東西,只有當離生存困難越來越遠的時候,才會在乎的價值越趨近於精神。

有句話說得好「男人有了錢就會開始作怪」,除了女人不算以外,一開始這些作怪男人購買的東西總是些手錶跑車,慢慢地變成珠寶首飾。而幾年後會發現他對這些東西一笑置之,開始談起最近喜歡的歷史文物和藝術創作。

齋主有個做藝術買賣的朋友,他們的顧客並非都是些文人雅士或是三世富貴,有些也是初嘗金錢美好滋味的新鮮人。逢年過節的禮物挑選上就會遇到問題,畢竟不是所有客人喜歡的禮物喜好都相同,越不習慣金錢的人就會越需要與金錢相關的禮物,但任何一個習慣有錢日子的人禮物則是需要更具備精神價值,就像是書籍、文物或是藝術品。

追求精神價值是種有閒的行為,畢竟當人在有生存困擾的時候,在乎的東西都必定是實質的東西,只有當離生存困難越來越遠的時候,才會在乎的價值越趨近於精神。從一開始的跑車名錶包包,到珠寶首飾的時候那怕其精神價值較高,但依然是個人人都知道有價值的物品。直到最後需要大量知識和經驗才能分辨其價值的藝術品和文物,這個過程是越來越具備精神價值的。

沒有什麼東西比藝術品更具備精神價值了,藝術品的存在本身就是有閒。想像一個原始社會當中的某人可以不事生產的在壁穴中,拿著有色石頭在山壁上作畫,而那張圖像甚至成為了教育下一代如何打獵,或是講述部落的神話故事,這張圖像從創造開始就是有閒的產物。

Paintings_from_the_Chauvet_cave_(museum_
Photo Credit: HTO @ public domain
法國肖維岩洞中的壁畫

談到藝術品,我們腦海中第一個出現的總是畫作,無論是畢卡索、雷諾瓦還是達文西,我們都已經習慣的認為他們是我們心中的藝術家,但當代的藝術市場其實是從印象派之後才逐漸建立的。而就算是印象派重要人物的雷諾瓦,也從未認為他自己是個藝術家,反倒認為自己是個畫匠。

在照相技術發明之前,所有畫作的主要價值都是保留影像,並期許能讓場域「再現」。無論是大衛的拿破崙加冕、林布蘭的夜巡、達文西的蒙娜麗莎甚至到卡拉瓦喬的歷史畫,就算其畫中場景是假,但終究是對於故事或是神話中情境的再現。這類的作品主要的價值是政治宣傳或是個人的外貌保存,所謂藝術的精神價值也都是兩百年來逐漸被重視的項目。但在照相機發明之後,人們不再需要用畫作來保存影像,如果一個畫匠所畫出的東西全然與照相機相似,那為什麼不使用照相機就好?

當創作者們意識到自己不再需要以「再現」為目的時,許多過去沒想過的事情一一解放,可以替畫作加上模糊的因子或是刻意的延展和變形,甚至調換其中的顏色等等。這些特立獨行的風格成為了個人的簽名記號,也成為了畫作的精神價值,而藝術市場因此大開。

而文物市場則更是滿滿的歷史、精神價值。從第一版的國富論印刷、拿破崙死前所用的咖啡匙、狄更斯生前愛用的筆、巴爾札克的私人食譜或是歷史文件的簽約筆等等,這些東西在物理上沒有絲毫價值,現在可以輕易的買到更好的國富論印刷版本,或是比狄更斯愛筆更好寫的筆。這些東西之所以有價值是因為曾經參與過歷史,有著些特殊精神價值。

Jacques-Louis_David,_The_Coronation_of_N
Photo Credit: Jacques-Louis David @ public domain

這些價值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是難以理解的,因為在這個時代你可以輕易地到某家博物館的名作前面,簡單的按下手機上的照相鍵,你就可以完整保存這張名作的完整圖像,或是到咖啡用品店找到拿破崙時代的復刻咖啡匙,那這樣又跟那些高價位的藝術品或是文物有甚麼差異呢?

華特班雅明曾在《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回答這一問題。任何的物品都有獨特的靈光,這種靈光有著特殊的記憶性,會記載著「此時此地」的氣息。從藝術家創造藝術品時的樣貌到麥克阿瑟簽名時的歷史場景,這些靈光都刻印在本身沒有什麼價值的物件上,反倒是這些精神上的靈光價值成就了這些文物或是藝術品的高價位。而照相機、攝影機或是各種形式的紀錄方式,都沒有辦法完整保存這些精神價值,這也成就了「靈光」無懈可擊的說法。

對大多數的人來說,或許可以理解為什麼馬諦斯或是莫迪里亞尼的作品為什麼俱有靈光,因為這些作品不只是單純的漂亮,甚至在某個程度上來說它們擁有超乎文字可以訴說的魅力存在。對於大眾來說,還可以用其物理上的畫作價值或是藝術家的親手製作來說服其價值之所在。

但達達主義者杜象徹底打破了這個概念,1917年的某天他參加一個展覽,他不假思索的去商店買了一個男性小便斗,在上面寫上毫無干係的字之後就送去展覽。想當然是被展覽官方給痛罵,但是這項作品「噴泉」,卻開啟了另一個思想疆域,那就是藝術品可以只是單純的思想,而過去的藝術品或許思想的載體是畫作或是雕塑,但如果思想本身才是藝術品的價值,那為什麼載體不能是個毫無意義的機械製造品或是廢棄物?

Fontaine_Duchamp
Photo Credit: Gtanguy @ public domain
杜象創作的《噴泉》

到了今天的當代藝術,我們走進美術館當中,總是能看到許多毫無意義的藝術品,其表現的形式也是各種五花八門,從錄像、共同創作到根本沒得保存的行為藝術,那怕再荒謬的形式都還是能找到買家購買這項藝術品。當然一個錄像藝術的儲存方式就是影片,我們可以輕易的在網路上看到相同的影片,差異是購買者才是真正擁有這支錄像版權的人,重點在其「擁有」的精神價值。

當然除了「擁有」的精神價值之外,更直接的是藝術品進入交易市場之後而產生的「交易價值」,當一項廢物被所有人都認定其有價值之時,這項東西就會產生交易的價值,進而能夠交換大量資源。於是真正的問題就是,如何讓別人認為這項東西很有價值?

藝術品增加價值的方式很多,包含官方機構的認證、大藝術家的肯定、名家實質購買的行為、高端藝廊的經紀約、拍賣不斷攀高的價格以及社群媒體上的火熱話題等等,都是讓藝術家和藝術品增加價值的方法。至於文物增加價值的方式,則是增加其戲劇的意義性,不只是其文物的歷史價值,若是可以透過更多的歷史研究和戲劇宣傳,則該文物的價值更會水漲船高。

但藝術品的價值從來就不是所有人都認可的價值,幾年前羅斯科的抽象畫作以超高價售出的時候,甚至招來許多人的疑惑。但藝術作品的高價位從來就與無法消費的人無關,藝術討好的對象從來就是高文化資本者的肯定,以及高經濟資本者的消費,只要有足夠多文人雅士願意大聲肯定或是大聲謾罵作品,以及有消費得起錢的人願意購買,就可以成為高價位的藝術品,甚至購買者本身不具備相對應的知識水平以解讀該作品也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換句話說,藝術品從來就是小圈圈自我安慰的高價商品,但也正因為這個圈子夠小,才顯得出這些藝術品的價值,也因為這些作品少量生產,所以根本不需要討好所有的社會大眾,它們需要的只是討好該討好的人即可。而購買藝術品的炫耀價值並不只是炫耀財力,更是彰顯自己有足夠的文化知識,而文化知識本來就是排斥低端人口的,因此大眾對羅斯科的作品斥之以鼻,反倒顯現出該作品的非凡之處。

不過在當代藝術中,也有藝術家走入大眾,販售可以少量複製的藝術品。像是村上隆的限量版畫每一個都是原作也都不是我們所認知的傳統意義原作。差別是以前販售海報或是仿畫總賣不了甚麼錢,但是當變成可以限量複製並賦予編號的版畫時,比起單賣一張原作來說,這時有更好的宣傳效益以及公眾名望,只不過雖然價位較低,但也不是一般人願意去花的錢。

但無論是藝術品還是文物,除了本身很有閒之外,連要擁有這樣的物品都必須相當有閒的環境。像是藝術品必須要有一面足夠大的牆壁和精心調配的光線,而文物則需要有相當保存的技術,以及相呼應的裝潢風格。在這寸土寸金的時代,要將這些物品妥善保管並展示,本身需要的財力和精力也是足以證明自己是「有閒」的。

有品有閒系列文書單艱澀的理論書
  • 《有閒階級論》Thorstein Bunde Veblen
  • 《道德情感論》Adam Smith
  • 《烏合之眾》Gustave le Bon
  • 《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Erving Goffman
  • 《金錢、性別、現代生活風格》Georg Simmel
  • 《神話的力量》Joseph Campbell
  • 《布爾迪厄社會學的第一課》Patrice Bonnewitz
  • 《迎向靈光消逝的年代》Walter Benjamin Essais
從故事中學習有閒
  • 《高老頭》Honoré de Balzac
  • 《情感教育》Gustave Flaubert
  • 《坎伯生活美學》Diane K. Osbon
  • 《一件五萬美元手工大衣的經濟之旅》Meg Lukens Noonan
  • 《想要買馬車》《明天是舞會》鹿島茂
實務經驗
  • 《奢侈品策略》Vincent Bastien、Jean-Noel Kapferer
  • 《惡俗》Paul Fussell
  • 《新精品行銷時代》Markus Albers、Philip Beil、Dr. Fabian Sommerrock、Dr. Martin C. Wittig
  • 《品味,從知識開始》水野學
  • 《時尚百年風華》Cally Blackman
補充有興趣和能力就看看
  • 《寂寞的群眾-變化中的美國民族性格》David Riesman、Nathan Glazer、Reuel Denney
  • 《現代藝術的故事》Norbert Lynton

本文由子迂的蠹酸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