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父母老後難相處》:我媽是旅遊仲介,專門安排罪惡感之旅

《如果父母老後難相處》:我媽是旅遊仲介,專門安排罪惡感之旅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我們的經驗看來,控制行為恐怕是所有難纏行徑中,最讓成年子女頭大的一種。控制者(尤其是外表柔弱的)極為擅長隱藏自己真正的動機。實際上,如前面所說,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對旁人造成了何種影響。那些拐彎抹角往往令旁人憤怒不已,以致湧起如這位女兒所形容的感受:「我媽是旅遊仲介,專門安排罪惡感之旅。」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葛瑞絲・雷堡(Grace Lebow)、芭芭拉・肯恩(Barbara Kane)

用乞憐擺佈子女

上例的兒子算是很輕鬆地解決了母親的控制欲,然而情況並非總是如此簡單,尤其碰到愛裝可憐的父母。請見下面這個例子。

【案例】自憐自艾的母親

「我沒事,不用幫我找什麼保母。你們好好的去享受吧,不用陪我啦。」這是馬克的母親在感恩節前一天講的話。

馬克夫妻的好友邀他們過去共享感恩節大餐,馬克的媽媽也在受邀之列,但她其實一直盼著住在外州的女兒邀她去過節。如今這份期待落空了,讓她覺得自己不被愛而傷心不已,躲在房間裡不願出來。

夫妻倆眼看無法說服母親一道外出,便說要找保母來跟她作伴,於是有了上面那段自憐自艾。

假期一結束,無計可施的馬克就來找我們。他氣得身體都出了毛病。母親搬來跟他與瑪麗同住已經兩年。最小的孩子出去念大學,夫妻倆正開始享受空巢之樂,母親就來了,然後用她的害怕孤單牽制兩人的行動。不用說,除了兒子和媳婦,她不讓任何人陪伴。

我們都知道,假期很折磨人。引頸期盼親人的邀請,一旦期待落空,強自振作並不容易,倘若父母又格外敏感,那就更是難上加難了。馬克母親的難受,展現為被動和退縮,這讓馬克夫妻感覺受到擺佈,氣憤難平。只是她根本不曉得自己竟掀起這場家庭風暴。在母親和自己的家庭之間,馬克覺得自己被拉扯到了極點。

成年子女應重拾對自己人生的掌控權

馬克夫妻意識到,請母親來同住,對大家都沒好處。眼前有兩個選擇:與母親清楚地約法三章,卸下彼此重擔;再不,共同面對現實,承認無法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幫母親在附近找養老院。無論選哪一條路,傷害都在所難免。馬克想嘗試第一條路,我們建議他這樣溝通。

「媽,感恩節前後家裡緊張的氣氛,讓我仔細思考了一番。我知道你不希望我們留你一人在家,但你既不想跟我們出去,又不要別人來家裡陪你。瑪麗和我難免有些晚上會有活動,必須留你在家,所以我想跟你約法三章,以後遇到這種情況,就讓鄰居或保母來陪你,可以嗎?」

當然,故態復萌在所難免。這時,兒子要端出之前的約定作為提醒。而故態復萌的也可能是兒子,所以他自己要加強心理建設,或尋求諮商師的協助。

對這個兒子或任何子女來說,如果能夠理解下面這點,就會覺得釋然不少:父母透過愧疚感、被動攻擊、收買所發動的控制,乃是源自於恐懼——恐懼自己受到排斥或自覺毫無價值。他們並非刻意如此,而是下意識的生存之道,他們確實就像是被折磨的無助小孩。上述這位兒子,若能接受母親的做法純粹只是心理狀態的呈現,反應就不會如此強烈。

他不需因為自己出門享用佳節大餐、卻把母親留在家裡而自責不已,他可以告訴自己:「媽媽是身不由己,我沒辦法改變她,但我可以改變自己,不讓自己再受她控制、覺得被她操縱。我不必責怪自己讓她失望。我就依原訂計畫出門,隨時再打電話回家就好。」

簡單地說,成年子女毋需讓自己被牽著鼻子走,大可將情勢放在自己的掌控之中,過好自己的人生。

  • Tip:受到控制或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你可以有所選擇;跟父母保證你會在他們身旁,前提是在你能夠接受的情況下。
讓自己脫離受害者的角色

從我們的經驗看來,控制行為恐怕是所有難纏行徑中,最讓成年子女頭大的一種。控制者(尤其是外表柔弱的)極為擅長隱藏自己真正的動機。實際上,如前面所說,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對旁人造成了何種影響。那些拐彎抹角往往令旁人憤怒不已,以致湧起如這位女兒所形容的感受:「我媽是旅遊仲介,專門安排罪惡感之旅。」

下面是一些客戶描述這類型父母帶給他們的感覺。

  • 罪惡感
  • 被牢牢綁住
  • 「別管我,沒關係的」這種矛盾訊息,或是「我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這種關愛的話,在在令人困惑不已
  • 動彈不得
  • 沮喪
  • 不願分享私人想法
  • 想作對
  • 無力感

當你深受這些情緒困擾,可能就該尋求專家協助。你可以參加以照護者為主的支持團體,或與社工師、心理醫師、精神科醫師進行一對一諮詢。諮商師將引導你探討成長過程中,你在家裡的角色,以及你與父母手足的關係;帶你看清哪些是你的地雷區,而你父母是如何踩下去的。最重要的是,諮商師能幫助你了解父母本身的問題,讓你可以客觀地看待自己與父母的互動。

在我們的經驗裡,人們深入了解自己與家人之後會發現,自己跟朋友、同事、上司也有類似的行為模式。換言之,你從諮商獲得的內省,可以帶到親子領域以外,而從中學會的技巧也能應用到工作場域。

父母住的遠或近,並沒有什麼差別。有控制欲的父母,住得再遠照樣能控制子女,帶給遠方子女的壓力絲毫不遜於住在附近的子女。不過我們發現,當父母住得很遠,僱請當地的照護管理師,對親子雙方都頗有裨益。這位照護者能分擔不少父母派你做的事,對父母來說,就近有人照顧,也讓他們安心不少。

這一點太重要了,我們不得不再三強調:父母的掌控和操縱再怎麼讓你痛苦,其實他們都比你更難受。這類行為是出於嚴重的不安全感與自尊不足,他們終生都在此陰影中掙扎。

他們期盼獲得關注,卻又不認為自己有資格,於是下意識便以控制手法強迫取分,並且自憐自艾。作為子女的你,以及存在其軌道中的其他人,是他們的ㄋ救星,使得他們緊緊攀附,不能鬆手。

不用繼續當受害者。你可以掌握自己的反應,改變與父母之間的互動。現在開始,絕對來得及。

若父母有自省能力,不妨試著跟他們講理

除了改變自己的反應模式,還能做更多嗎?能不能期待父母縮手?答案是有可能,只不過侷限於特殊狀況。

舉例來說,如果你的父母很愛指揮人,但與前面提過的控制狂有別,也就是他們有時肯稍作退讓,聽聽道理。假如過去曾有此例,那你就先跟他們講理。這麼做,反正你沒有損失,不是嗎?如果行不通,沒關係,下回再試。

  • Tip:你可以試著跟控制型父母講道理,如果這麼做曾經有效。

面對什麼都要干涉的父母,成年子女要能不卑不亢,著實不易。請看一位女兒在父親插手她管教小孩時,如何回應。

女兒: 爸,當你叫我在蘇西不乖時打她屁股,你比她還讓我生氣。我希望你別教我該怎麼做。我很知道要怎麼教小孩。如果我需要你的意見,我會主動請教你。

父親:我不是教你怎麼做,那只是個建議。

女兒:可是聽起來不是這樣。

當時的對話便就此打住。但這位父親回去思量了幾天後,主動打電話給女兒。

父親:親愛的,我想我確實多嘴了。你知道,我覺得你是很棒的媽媽,我只是想把自己的經驗告訴你。你也曉得,我一向不太會講話,你媽老說我太自以為是,我也因此吃了很多虧。

女兒:爸,我知道。

父親: 現在起,你不問,我就不說。但我很希望你能問,因為有時候我覺得我有你需要的答案,我很想讓你曉得。我會努力不干涉的。

女兒: 爸,這樣太好了。搞不好我真的會向你請教。不過,說到給人意見,這方面你還真不在行啊!

父親:(大笑)

瞧這個女兒,她能同時對父親既坦率又尊重。她沒有針對父親所言做回應,例如:「爸,你在干涉我的事。拜託別管我。」她把焦點放在自己的反應:「你比她還讓我生氣。」這是一招很有效的溝通技巧:「我」怎樣,而非「你」怎樣。如此,她讓爸爸了解,她對他的企圖控制有何感受。

這個技巧用在對的人身上,確實非常有效。但首先,你必須確定你的控制型父母有自省能力,可接受批評,否則千萬別用。

  • Tip:當父母是老年後才出現控制行為,講理可能有用。這種支配行為有機會可以翻轉。

有機會讓講理派上用場的另一個情況是,父母是在老年後,因某種變故才出現控制行為。這就像我們之前講過的。而且,不僅講理也許可行,甚至有機會翻轉這種控制行為。下面就是一例,其中,步入老年的先生面對失智惡化的老伴,企圖加以控制。

老先生的兒子跟我們描述父母的情形。當他母親的失智症狀嚴重到不能自己單獨在家時,他父親,一位七十多歲、備受敬重的聯邦法官,決定辦理退休,回家親自照顧老伴。醫生充分解釋了這種病的本質,以及記憶流失會衍生的各種行為問題。但當妻子不斷重複同樣的問句,把書報、甚至他的助聽器藏起來,並且無法自己著裝脫衣時,老先生一直嘗試跟她講理。老伴沒有回應,他不肯放棄;她沒照做,他便對她大吼。面對老爸逐日失去耐性,終於讓兒子憂慮到不行。

我們告訴這個兒子,首先我們得親自走訪,以便了解他父母間的確實互動。他同意此做法,於是當晚便去找他父親。「爸,」他說,「我看得出媽的情況不斷惡化,你承受了很大的壓力。我已經聯繫了一位老年方面的諮商師,請她來看看媽,以便給我們一些建議。她明天下午兩點會到。」依照我們的建議,他講這些話的口氣十分平常,以免父親有所疑慮,不願外人插手家中隱私。

了解狀況後,諮商師建議這位父親,日照中心對他的老伴很有幫助,並提供附近幾家優質機構給他參考。雖然妻子有他細心照顧,但一週若能去日照中心幾天,可讓她獲得許多刺激。諮商師也建議,這些中心都有互助團體,老先生不妨試試,或可從其他類似處境的夥伴身上得到實用建議。諮商師刻意不提一點:卸下百分之百的照護責任,老先生也能輕鬆許多。因為這樣一講,或許反會讓他自責沒做好照顧妻子的工作,因而更堅持現況,加強控制。

為何過去從未有此性格的人,會在此時變得充滿控制欲?可能的原因有幾種,其一:他對人生如此失控、自己卻無力扭轉,可能深感沮喪。儘管他不願意承認,內心深處卻可能厭恨退休時光居然變成這樣。我們也不能忘記,這是一位終生寫滿成功經歷的律師及法官,他事事得心應手,怎麼可能照顧不好老伴?也許無法讓妻子好轉是他無法面對的事實,他只好強迫她聽從自己。

儘管這位法官緊握操縱的韁繩,但若是用對方法,便可以說服他接受比目前更好的嘗試。如果你也面臨類似情形,可以鬆口氣了:只要妥善進行,絕對能說服父母鬆開韁繩的。

相關書摘 ▶《如果父母老後難相處》:為何老人家格外抗拒改變?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如果父母老後難相處:如何陪伴他們走過晚年,而不再彼此傷害?》,橡實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葛瑞絲・雷堡(Grace Lebow)、芭芭拉・肯恩(Barbara Kane)
譯者:劉慧玉

聽聽這些父母說的話,你是否覺得熟悉?

  • 「你有空做這做那,為什麼就是沒空關心我?」
  • 「忙到沒時間接電話,我要你這種女兒幹嘛?」
  • 「我為你付出一切,最後換得了什麼?」

聽聽這些子女的心聲,你是否心有同感?

  • 「每次只要電話一響,我超怕又是我媽,指責我又做錯了什麼事。」
  • 「每次想出國度假時,我媽就會『剛好』生病。」
  • 「我媽成天跑醫院、換醫生,不料卻是愈看愈糟。」

面對難搞的家人,再多的SOP都不一定有用。有時候,你的家人需要的是被理解,而不是解決。這本書則是替這份「理解」提供了一個起點。——海苔熊(科普心理學作家)

你的父母可能一直以來都難相處,到了老年變本加厲;也可能因為疾病或喪偶,到了老年才變得難相處、難溝通。不論如何,成年子女都必須理解到:父母老後只會格外抗拒改變,因為那會摧毀他們終生的自我防衛機制。

根據美國高齡照護組織「暮光服務網」的統計,前來尋求專業照護諮商的成年子女當中,為難相處父母感到焦慮的比例超過百分之五十。子女的壓力來源,不只是照顧父母所需的體力負荷,還有面對父母一再非理性行為的心力交瘁。許多子女,即便很早就離家獨立生活,與父母保持距離,但是當父母年老體衰,他們不得不重新回頭面對這段關係。

本書填補了老年照護研究的一塊空缺。談照護的優秀著作已有很多,但深入探討父母麻煩行為的書籍卻付之闕如。探討人格障礙的書籍也汗牛充棟,但多半從治療患者出發,至於旁人該如何協助則幾乎少有著墨,更遑論直接以老年人口為主題,因為有人格障礙的老年人很少會主動尋求治療。

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成年子女,必須了解問題並不在單一方面。你若只聚焦在父母的問題行為上,而忽略了彼此的互動關係,便很難走出困境。本書的功用之一,是讓你看到這令人痛苦的親子關係,可以透過應對心態及溝通模式的調整而獲得改善。也希望藉由此書,讓為人子女者,能更加理解父母難相處背後的掙扎與痛苦。

如果父母老後難相處
Photo Credit: 橡實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