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檢員都走「主管」走的通道,產業、職業工會要求「陪同勞檢」

勞檢員都走「主管」走的通道,產業、職業工會要求「陪同勞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產業工會表示,他們曾經檢舉敬鵬企業,甚至寫明敬鵬工廠的哪層樓、哪個區域有問題,但趙建輝說,勞檢單位去的時候,敬鵬資方只讓勞檢員走「主管」走的通道,作業員跟本不能走那裡。

台灣鐵路產業工會等產業、職業工會團體今(28)日在勞動部抗議批評勞動部勞檢時,只讓全台只有60萬會員不到的「企業工會」陪同,卻排除全台有280萬會員的各個產業工會、職業工會,要求勞動給予「勞檢陪同權」。立法院內,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黃國昌今日也批評,勞動部不願公開勞檢裁罰金,質疑勞動部包庇企業。勞動部長許銘春回應,現行法規就可以讓產業、職業工會「陪同鑑定」,而針對黃國昌的質疑,許銘春表示,法規沒說可以公布裁罰金。

產業工會、職業工會超過280萬人,勞檢時卻只保障「企業工會」

台灣鐵路產業工會等產業、職業工會團體,今日也到勞動部抗議,要求勞檢時,應讓產業、職業工會陪同勞檢。

產、職工會發布聲明表示,目前勞檢大多由「單一企業為主的」企業工會陪同,但是全台灣企業工會不到900家(約58萬人),覆蓋率只有5.4%,特定產業,包括教育業、批發及零售業、住宿及餐飲業等企業工會組織率甚至不到1.4%。相比之下,台灣各產業、職業工會共有280萬人,但卻無法陪同勞檢。

產業、職業工會表示,產業、職業工會是2011年後按照新《工會法》成立的,他們曾行文要求勞動部勞檢時依法應通知工會陪同,但是勞動部在2012年2月逕行要求勞檢單位只通知「企業工會」,又在2015年8月20日訂定的「地方主管機關執行勞動條件檢查注意事項」寫明「事業單位有企業工會者,執行勞動檢查時,應告知工會派員陪同」,等於將《勞動檢查法施行細則》第19條的「工會」限縮在「企業工會」,產業、職業工會卻無法被平等對待。

經過各工會的抗爭,勞動部於5月份表示「未禁止勞動檢查通知產業工會或職業工會陪同檢查」,但產業、職業工會表示,這使得使各地勞檢單位各自為政,部分縣市政府還是將產業、職業工會排除在之外。

以4月發生大火的敬鵬公司為例,到場抗議的桃園電子產業工會理事長趙建輝說,他們曾經檢舉敬鵬企業違法堆放雜物,甚至在勞檢申請書寫明敬鵬工廠的哪層樓、哪區火災時可能有安全疑慮,但趙建輝說,勞檢單位去的時候,敬鵬資方只讓勞檢員走「主管走的路」,「作業員跟本不能走那裡」。而趙建輝說,桃園電子產業工會曾經要求陪同勞檢,但勞檢處卻回應,他們不屬於「公司工會」。

台灣電子電機資訊產業工會秘書長林名哲也表示,他們曾經檢舉新竹科學園區的一間企業,公司強制員工加班,若不配合就會扣發獎金。但林名哲說,大公司都知道勞檢會檢查什麼項目,都能把勞檢的SOP紀錄「弄的」很合法,根本無法反映出真正的工時,第一線員工才知道,只有看程式回報系統或是E-mail才能看出真實工時。當時他們向科學園區管理處要求,希望產業工會能陪同前往,但科管局卻回覆,法規上沒說要通知產業工會。最後勞檢結果就是沒有查到違法。

《中央社》報導,因此,台灣鐵路產業工會、台灣電子電機資訊產業工會等勞團強調,勞檢員在檢查時常常只是走程序,勞檢時有很多「眉角」,有產、職業工會陪同才能看出問題。台鐵產業工會強調,勞動檢查的工會參與應更加公開透明,要求勞動部應統一解釋勞檢應有產、職工會陪同,並至少在七天前事先通知工會。

勞動部說產、職工會可以「陪同鑑定」,工會:從沒被通知

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今天邀請勞動部等部會進行專題報告並備詢,勞動部長許銘春在會前針對台鐵產業工會的訴求接受媒體聯訪指出,各行各業有不同工作特性,勞動檢查法已有「陪同鑑定」相關規定,各地方主管機關在進行勞檢時,可以邀請專家學者陪同鑑定,這也包括民間勞動團體等。

許銘春說,新北、台北、桃園及雲林的勞動檢查員在進行勞動檢查時,也會因應勞檢需求,邀請產業工會成員陪同鑑定,希望工會成員能運用專業協助檢查員了解整個勞動狀況,依現行法規是可以解決的。

但台鐵產業工會下午1:00再度發布聲明表示,台鐵產業工會曾經在台北市、桃園市送過多次勞檢,但是從來沒有被納入「陪鑑」制度,台鐵產工只有在開記者會給予輿論壓力後,被通知陪同勞檢一次而已,勞檢單位還表示這是「例外」。

桃園電子業產業工會去年發動「一日一勞檢」,也從來沒有被納入陪鑑制度,從來沒有被通知陪同,顯然陪鑑制度並沒有辦法解決現行勞檢的問題,要求勞動部不要拿「陪同鑑定」制度來搪塞。

為何不公開勞檢裁罰金?勞動部:法律沒說能公開

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今天邀請勞動部等部會進行專題報告並備詢,由於許銘春7日在立法院備詢時,曾允諾將瞭解當初勞動部不公開勞檢裁罰金額背景並進行檢討。黃國昌今天再度就此議題,批評勞動部不公開違反勞基法的裁罰金額。

許銘春回應,這是法律保留,法律沒有規定可以公開。黃國昌便以新北市政府為例反問,新北市政府勞動局把裁罰金額都公告,中央主管機關對於地方機關違法公告裁罰金額是否有警告或制止過。

黃國昌直言,勞動部立場一直都是不願意公開裁罰金額,反問許銘春「若我推動修法勞動部贊不贊成」,許銘春表示,會尊重立法委員提出的提案,若草案大家支持,勞動部會遵照辦理。

黃國昌隨後更拿出資料質疑,景山交通集團屢次違反勞基法,結果全部都是「重罰」2萬元,比去年高雄市政府「重罰」4萬元還要糟糕,質疑勞動部就是因為羞於讓公眾監督才不敢公開、包庇不肖集團。黃國昌批評,地方政府對這些廠商如此寬容「到底是在包庇誰」,要求勞動部針對地方政府進行調查。許銘春允諾,將於一個內交出調查報告。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