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買股票的唯一心態是「永遠當公司合夥人」

巴菲特:買股票的唯一心態是「永遠當公司合夥人」
Photo Credit: 路透社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巴菲特與另一位老闆——查理.蒙格——BRK的第二號人物,都把股東當成合夥人。他們希望我們永遠持有他們的股票,體驗公司的成長,而不要頻繁買進或是賣出。他們本身買股票也是依據同樣的原則。他們買進這些公司,都是想永遠成為其合夥人,或是事業的所有者,而不是炒短線而已。

文:班・史坦(Ben Stein)

成為富一代,從買進一張股票開始

要不然,我們從另一起事件開始講好了。1973年至1974年間,贖罪日戰爭[1]之後的中東,阿拉伯石油出口商,因為美國支持以色列(他們再度徹底擊敗阿拉伯),而對此祭出懲罰。

阿拉伯賞給美國的巴掌,叫做「禁運石油」。當時美國非常依賴中東的石油,因為奇蹟——美國國內的頁岩與水力壓裂法(shale and fracking)[2]——在那時尚未發生。1973年至隔年的美國消費者,發現加油站的油價飆漲。這種情況對誰都沒有好處,但是大型石油公司卻賺翻了。

有些美國石油生產商,持有美國石油儲量的大半部分。他們是在一桶油(42加侖,按:一加侖等於3.8公升)價格低於50美分時,買進這些石油的,到了1973年,一桶油漲到30美元以上。石油公司從這些油田賺到的利潤,實在太驚人了。

對比我的反應就和多數人一樣:心生嫉妒。我對我爸說:「這樣賺錢也未免太沒道義了!」

老爸就像不耐煩的窮經濟學家(我爸當過總統顧問),嘆了一口氣問我:「你真的覺得這樣撈錢很髒?那你認為他們會繼續賺下去嗎?」

「當然會!」我回答。

「是喔?」我的超強老爸回我:「你不是有存一點錢?那你為什麼不去買這些大型石油公司的股票?」

起初我嗤之以鼻,但當我仔細想過,才發現老爸是對的。我在西德州(State of Texas)沒有一小片土地可以鑽油、看油噴出來,再用數百萬美元賣掉;我在奧克拉荷馬州(Oklahoma)與阿肯色州(Arkansas),也沒有收集天然氣用的硬體網絡。但我可以買下某家大型石油公司的一小部分,等於擁有一小片油田,這樣就算油價上漲,也還是能賺到錢。我就這麼加入石油事業了!我滿喜歡這種想法,而且還真的買了一點零股,這些零股都表現得不錯。

我第一次知道只要透過股市,我也可以變成靠爸族(只是比較小咖)。

我可以擁有自己的小事業,就好像石油貿易是我的祖傳事業一樣。

我早該這麼做了!透過親朋好友的慷慨捐贈,以及我在暑假接下的兼職,存了一小筆錢後,其中一部分就拿去買股票。但我把我有持股的公司,當成遙遠的國度,裡頭的達官顯要都過著奢華、有權有勢的生活,而這些國度的股票有時漲、有時跌。

我認為自己手中的股票,會幾乎完全透過巴菲特所謂的「價格行為」(price action):證券(股票)的價格移動,而變得有價值。我並不把它們當成事業,我只是其中一位超級菜鳥合夥人。

「我在Quotron(股票行情指示器的開山祖師,這玩意兒如今無所不在)上擁有一個數字,沒有牽涉到實體面。」這種愚蠢的想法是新聞媒體灌輸給我的,他們每天都緊盯著股市的走勢,而不是追蹤公司的基本收益。公司主管的不當行為,以及揭發他們劫掠股東之類的如實報導,讓我更加堅信,自己幾乎沒擁有什麼,頂多只能瞄一下財經版,媒體幾乎不討論道格拉斯(Douglas)這類大公司。道格拉斯是我首批投資的標的之一,我把它當成一場在尖端航空產業中的冒險。而這家公司也遠在天邊,我擁有的是每日變動的價格,以及每季發放的股息。

在此委婉的告訴大家:擁有股票,不只是擁有報紙上一小篇的股價紀錄,而是擁有其事業的一部分。

機器、建築、土地、專利與勞工,我能擁有

真希望我在哥倫比亞大學念書的時候,就看透了這點。我的第一位經濟老師、偉大的C.洛威爾.哈里斯(C. Lowell Harriss),總是鼓勵我們在思考公司作為的時候,要把公司的股東想成寡婦與孤兒。這表示公司主管有責任好好指引股東,而不管股東持有的股份有多小。雖然也有邪惡的管理者鄙視股東,並竊取其利益,但大多數主管都經營得不錯,我們可以放心當股東。

這聽來簡單,但時至今日,還是有許多我認識的年輕人甚或老人,不懂這一點。回想起詹森(Lyndon B. Johnson)當總統時,我也不清楚這一點。對我來說,股票只是放在人生賭盤上的賭注,中獎很好,沒中獎就拉倒。我不懂自己其實已經坐擁一點事業:機器、建築、土地、專利與勞工,這些要素彼此互動、隨著時間賺錢,才是我擁有的關鍵事物,但我就是不懂。

Depositphotos_70144575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查詢他們的資訊,決定是否投資

而當我在1970年代中期搬到洛杉磯時,其實更該搞懂這一點。當時我那聰明的作家經紀人,推薦我看一本《沃克的西部公司手冊》(Walker's Manual of Western Corporations),瞧瞧南加州有哪些公司股票還不錯。

我讀了這本書,瞥到一家「洛杉磯運動俱樂部公司」(Los Angeles Athletic Club Company,簡稱LACCO)。它是一家(或好幾家)休閒俱樂部,也是一家以南加州的不動產為對象的控股公司(holding company)[3],可說是加州的老牌企業。根據我從書上讀到的說法,它的資產結合了現金與不動產,替該公司的股價,產生可觀的溢價(premium)[4]。

LACCO大部分是由當地的望族——海瑟威家族(the Hathaways)持有並營運,當我發現這家公司時,這家族已掌管該公司八十年左右。它的股票鮮少交易,但股價依舊能反映這家公司的資產價值。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