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買股票的唯一心態是「永遠當公司合夥人」

巴菲特:買股票的唯一心態是「永遠當公司合夥人」
Photo Credit: 路透社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巴菲特與另一位老闆——查理.蒙格——BRK的第二號人物,都把股東當成合夥人。他們希望我們永遠持有他們的股票,體驗公司的成長,而不要頻繁買進或是賣出。他們本身買股票也是依據同樣的原則。他們買進這些公司,都是想永遠成為其合夥人,或是事業的所有者,而不是炒短線而已。

文:班・史坦(Ben Stein)

成為富一代,從買進一張股票開始

要不然,我們從另一起事件開始講好了。1973年至1974年間,贖罪日戰爭[1]之後的中東,阿拉伯石油出口商,因為美國支持以色列(他們再度徹底擊敗阿拉伯),而對此祭出懲罰。

阿拉伯賞給美國的巴掌,叫做「禁運石油」。當時美國非常依賴中東的石油,因為奇蹟——美國國內的頁岩與水力壓裂法(shale and fracking)[2]——在那時尚未發生。1973年至隔年的美國消費者,發現加油站的油價飆漲。這種情況對誰都沒有好處,但是大型石油公司卻賺翻了。

有些美國石油生產商,持有美國石油儲量的大半部分。他們是在一桶油(42加侖,按:一加侖等於3.8公升)價格低於50美分時,買進這些石油的,到了1973年,一桶油漲到30美元以上。石油公司從這些油田賺到的利潤,實在太驚人了。

對比我的反應就和多數人一樣:心生嫉妒。我對我爸說:「這樣賺錢也未免太沒道義了!」

老爸就像不耐煩的窮經濟學家(我爸當過總統顧問),嘆了一口氣問我:「你真的覺得這樣撈錢很髒?那你認為他們會繼續賺下去嗎?」

「當然會!」我回答。

「是喔?」我的超強老爸回我:「你不是有存一點錢?那你為什麼不去買這些大型石油公司的股票?」

起初我嗤之以鼻,但當我仔細想過,才發現老爸是對的。我在西德州(State of Texas)沒有一小片土地可以鑽油、看油噴出來,再用數百萬美元賣掉;我在奧克拉荷馬州(Oklahoma)與阿肯色州(Arkansas),也沒有收集天然氣用的硬體網絡。但我可以買下某家大型石油公司的一小部分,等於擁有一小片油田,這樣就算油價上漲,也還是能賺到錢。我就這麼加入石油事業了!我滿喜歡這種想法,而且還真的買了一點零股,這些零股都表現得不錯。

我第一次知道只要透過股市,我也可以變成靠爸族(只是比較小咖)。

我可以擁有自己的小事業,就好像石油貿易是我的祖傳事業一樣。

我早該這麼做了!透過親朋好友的慷慨捐贈,以及我在暑假接下的兼職,存了一小筆錢後,其中一部分就拿去買股票。但我把我有持股的公司,當成遙遠的國度,裡頭的達官顯要都過著奢華、有權有勢的生活,而這些國度的股票有時漲、有時跌。

我認為自己手中的股票,會幾乎完全透過巴菲特所謂的「價格行為」(price action):證券(股票)的價格移動,而變得有價值。我並不把它們當成事業,我只是其中一位超級菜鳥合夥人。

「我在Quotron(股票行情指示器的開山祖師,這玩意兒如今無所不在)上擁有一個數字,沒有牽涉到實體面。」這種愚蠢的想法是新聞媒體灌輸給我的,他們每天都緊盯著股市的走勢,而不是追蹤公司的基本收益。公司主管的不當行為,以及揭發他們劫掠股東之類的如實報導,讓我更加堅信,自己幾乎沒擁有什麼,頂多只能瞄一下財經版,媒體幾乎不討論道格拉斯(Douglas)這類大公司。道格拉斯是我首批投資的標的之一,我把它當成一場在尖端航空產業中的冒險。而這家公司也遠在天邊,我擁有的是每日變動的價格,以及每季發放的股息。

在此委婉的告訴大家:擁有股票,不只是擁有報紙上一小篇的股價紀錄,而是擁有其事業的一部分。

機器、建築、土地、專利與勞工,我能擁有

真希望我在哥倫比亞大學念書的時候,就看透了這點。我的第一位經濟老師、偉大的C.洛威爾.哈里斯(C. Lowell Harriss),總是鼓勵我們在思考公司作為的時候,要把公司的股東想成寡婦與孤兒。這表示公司主管有責任好好指引股東,而不管股東持有的股份有多小。雖然也有邪惡的管理者鄙視股東,並竊取其利益,但大多數主管都經營得不錯,我們可以放心當股東。

這聽來簡單,但時至今日,還是有許多我認識的年輕人甚或老人,不懂這一點。回想起詹森(Lyndon B. Johnson)當總統時,我也不清楚這一點。對我來說,股票只是放在人生賭盤上的賭注,中獎很好,沒中獎就拉倒。我不懂自己其實已經坐擁一點事業:機器、建築、土地、專利與勞工,這些要素彼此互動、隨著時間賺錢,才是我擁有的關鍵事物,但我就是不懂。

Depositphotos_70144575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查詢他們的資訊,決定是否投資

而當我在1970年代中期搬到洛杉磯時,其實更該搞懂這一點。當時我那聰明的作家經紀人,推薦我看一本《沃克的西部公司手冊》(Walker's Manual of Western Corporations),瞧瞧南加州有哪些公司股票還不錯。

我讀了這本書,瞥到一家「洛杉磯運動俱樂部公司」(Los Angeles Athletic Club Company,簡稱LACCO)。它是一家(或好幾家)休閒俱樂部,也是一家以南加州的不動產為對象的控股公司(holding company)[3],可說是加州的老牌企業。根據我從書上讀到的說法,它的資產結合了現金與不動產,替該公司的股價,產生可觀的溢價(premium)[4]。

LACCO大部分是由當地的望族——海瑟威家族(the Hathaways)持有並營運,當我發現這家公司時,這家族已掌管該公司八十年左右。它的股票鮮少交易,但股價依舊能反映這家公司的資產價值。

再加上多數股東,都剛好和其他股東有親戚關係,所以我相信這家公司為避免家族內鬨,會接受最高水準的管理。於是我買了一點LACCO的股票,如今我真希望當初多買一點。(我持有了將近五十年!)

結果LACCO成為我第一家,可以就近觀察其股票的公司。我發現它的管理方針,確實是以股東利益為優先,只有稍微顧及管理者的利益。這一小小的經濟體、這家運動俱樂部的經營方針,都是為我的利益設想。

這可是一大啟示:我成了一家休閒與不動產控股公司的所有者,雖然很小咖。這家公司不但經營得極為出色,還坐落於當時急速發展的洛杉磯地區(該地如今又再次興旺)。該公司不只股價逐年上升,連股息都十分可觀。每一季我收到的信中,都很清楚顯示LACCO有賺錢,而我可以從中分一杯羹。

而且,我還有幸與LACCO的高層私下會面。他們彬彬有禮、和藹可親,對不動產知之甚詳。我只投資了一點錢,就變成不動產業界的「靠爸族」了。我成了洛杉磯海瑟威家族的一員。再次強調,我自認是海瑟威家族的子孫,而他們也視我如己出。

但後來南加州的房價震盪激烈,也影響到LACCO的股價,我有些嚇到,覺得該切割一點南加州房地產,於是我賣了一點LACCO股票。但我錯了!幸好我還保留了許多張股票,讓我能非常規律的領到股息,這讓我感覺自己像「靠爸族」,不用做事也能領到錢。

所以還真的有公司管理階層,會把股東(投資人)當成合夥人。幾年後,LACCO確實轉型成合夥形式的所有權,而且合夥利益還可以公開交易。他們鮮少交易,但你可以查詢他們的資訊,然後決定是否投資,他們在股市掛牌名叫「LAACZ」。

介紹LACCO給我的經紀人,還對我說他最喜愛的股票,叫做「波克夏海瑟威」——我從來沒聽過,他說這是一檔千萬別賣的股票,於是我買了一些,但處理它們的方式,幾乎是錯的。附帶一提,我人生中這兩檔最讚的投資都叫做海瑟威,當然,他們兩家沒有什麼關聯,我只是碰巧寫在一起。

買股票的唯一心態:想永遠當公司合夥人

波克夏海瑟威的運作,大都是仰賴巴菲特的裁量。他是投資界巨星,非常懂得善用股東的錢。以「天才」形容巴菲特還遠遠不夠,他的才華在投資界,無人能出其右。

1967年,巴菲特創立BRK,是一家投資合夥事業。他最初幾次投資並沒有很成功,但很快的,他的全壘打就一支接著一支。有人在BRK投資幾美元,到最後價值變成數千美元。巴菲特的投資天賦,可說前所未見——至少大多數凡人沒見過。

這天賦有一大部分,來自他對於保險的傑出眼光。他買了一些保險公司,這些公司都採用「浮存金」(float),也就是客戶支付高額保費,而保險公司可一直持有之,直到在死亡理賠或車禍理賠等情況下,將這筆錢支付出去為止。

大多數的保險公司,都用浮存金來購買超安全的投資標的,例如國庫債券。但巴菲特卻用大部分的浮存金,買他喜歡的公司股票。他在這方面的天賦非常神奇,很快就開始賺錢了。巴菲特的公司股票在1967年開始交易時,只值12美元左右,但當我1978年得知有這檔股票時,已經價值1,000美元了。

我買了一點,於是開始收到他著名的股東信,這些信件為世界的運作,提供了出色的洞見。但有一件事,巴菲特(在1965年至2014年,於波克夏海瑟威致股東信中)再三強調:巴菲特與另一位老闆——查理.蒙格(Charlie Munger)——BRK的第二號人物,都把股東當成合夥人。他們希望我們永遠持有他們的股票,體驗公司的成長,而不要頻繁買進或是賣出。

他們本身買股票也是依據同樣的原則。他們買進這些公司,都是想永遠成為其合夥人,或是事業的所有者,而不是炒短線而已。

老實說,這一點倒沒說服我,畢竟新聞都只報炒短線的人。但巴菲特,真的是我們這些小股東的朋友嗎?很難相信這無關任何推銷術。

更何況,比較知名的財經雜誌——包括我最愛的、自1921年起就是投資人必讀的刊物——《巴倫週報》(Barron's)都不看好BRK。他們列出各種理由,解釋為什麼這檔股票價格過高,一定會崩盤。再者,推薦我這檔股票的人,自己也在賣,還說我也應該脫手。

而我確實賣了一些,然後遺憾終身。

結果巴菲特說的都是實話。他真的努力替小股東如我,打造了一棵搖錢樹。他幾乎不支薪,讓我們這些市井小民,享受他這筆「輕鬆錢」。我們得以加入BRK最強的賺錢機制,爾後,這種機制成為奇蹟。正如我之前所說的,我無法創造奇蹟,但巴菲特可以。

註釋

[1] 贖罪日戰爭:起源是埃及與敘利亞攻擊了曾經被以色列占領的西奈半島(Sinai Peninsula)和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即使在前兩日,埃敘聯盟占了上風,但是在敘軍退出戈蘭高地後,以色列沒有退讓,還越過蘇伊士運河,最後聯合國發出停火令。

為了報復支援以色列的美國,沙烏地阿拉伯宣布對美國實施石油禁運,其他阿拉伯產油國緊接著加入,並且擴大到對荷蘭與其他支持以色列的國家禁運,造成1973年的石油危機。

[2] 水力壓裂法:利用地面高壓泵,將化學物質摻雜水、沙石後製成壓裂液,再灌進地底深處,將其壓裂、釋放出石油或天然氣。

[3] 控股公司:嚴格來說,其存在只是為了持有另一家公司的股票。通常這個名詞在於強調一家公司,自己不生產商品或服務,而以擁有其他公司股票為目的。控股公司可以使擁有者的風險降低,並取得其他公司的所有權,以及控制權。

[4] 溢價:所支付的實際金額,超過證券或股票的名目價值或面額。用在基金上,則專指封閉型基金市場的買賣價,高於基金單位凈資產的價值。「這支股票有溢價」是指在減掉各種手續費等費用之後還有盈餘。我們說:「這支股票的溢價空間有多少?」是指離我們判斷這支股票的目標價格,和股票帳面價值之間的價差。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一張股票開始的美好人生:領再多薪水你也沒有自主人生,唯有與資本主義掛鉤,即使只買一種股票,你就能做自己》,大是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班・史坦(Ben Stein)
譯者:廖桓偉

  • 人總在開銷變大後突然收入減少,40歲前要存多少錢,才足以度過零薪水時的日子?
  • 沒有富爸爸、創業風險又高,怎麼辦?其實有種投資工具,錢會自己流進來。
  • 什麼樣的美好人生,讓你不只能去迪士尼樂園玩,還能擁有它?

有的,只要從「正確的」持有一張股票開始。

本書作者班.史坦是《紐約時報》暢銷財經作家,他認為現代人都誤解了資本主義和企業運作的方式,所以一提到賺錢,你就會說公司沒血沒淚!(那是因為你還沒擁有它。)

其實,與其他制度相比,民主資本主義最棒、最光明、最有希望,因為資本主義讓投資人的責任與壞處都受到限制,但好處卻不受限,所以,不想一輩子都得工作,你得與資本主義的強大引擎掛鉤,才是人生致勝法。

  • 持有股票就能做自己,薪水領再多也別想

只要買進一張股票,任何人都能成為股權結構的持有人,因此你不只能去迪士尼樂園,還能擁有它;只要透過資本與其帶來的收入,你可以維持健康、鬥志,更重要的是:做你自己。

  • 當股東,領錢還不必工作

如果你沒有富爸爸、又怕創業風險高……那,只能等樂透開獎嗎?你其實可以間接成為「老闆」,就從買進一張股票開始。這樣,機器、建築、土地、專利與勞工,你都能擁有。作者持有一檔股票超過50年,宛如公司的永久合夥人。這種股票怎麼找?

一張股票開始的美好人生
Photo Credit: 大是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