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邦一斷交,台灣民粹社會就會出現的三種論點

友邦一斷交,台灣民粹社會就會出現的三種論點
2016年蔡英文總統在府內接見布吉納法索總理齊耶鈸(Paul Kaba Thieba)|Photo Credit: 總統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是解殖論、藍營、紅統人士,網路社群的言詞交鋒總不亞於兩岸在外交戰場上的煙硝,但這些主觀、情緒性甚至跳針的言論,缺乏國際政治與兩岸關係的知識,不斷分化且欠缺共識的結果,讓台灣變得像是一個民粹的社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布吉納法索5月24日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由於二十三天掉了兩個邦交國,再加上在世界衛生大會(WHA)採取的強硬作為,顯見北京對於台灣的國際空間已採取堅壁清野的態度,對此蔡英文總統也發表了措辭強硬的聲明,充分展現「不會在壓力下屈服」的宣示。

兩岸在外交戰場上充滿煙硝味,另一場激烈的言詞交鋒的論戰也網路社群中發酵。冷眼觀察,這些主觀、情緒性甚至跳針的言論,反應了台灣社會處於分化的事實,深藍深綠群體不僅對於目前兩岸欠缺共識,對於國際政治與兩岸關係專業知識貧瘠,這是民粹社會的特質。

第一種:
解殖論者的「中華民國邦交國歸零而後重生」的觀點

這些人認為中華民國1949年以來,一直以「流亡政府」或「外來政權」的名義在台灣遂行各項殖民統治,因此現有中華民國的所有法律規範、政經制度與施行政策不具有正當性,所以應該透過正名制憲與獨立建國的激進手段,徹底推翻這個非法政權,如此一來台灣的內外問題基本上可以迎刃而解。就外交領域而言,由於中華民國並不代表台灣,因此其邦交國斷交的主體是中國,因此「目前斷得越多,未來台灣國邦交國越多」,改名之後台灣就出運了。

這種觀點荒謬之處在於「不知有漢,無論魏晉」。如果台灣的時空背景,還停留在兩蔣威權時期與中國代表權之爭的年代,這種説法勉強說得過去。但是在經歷解嚴、開放黨禁、終止動員戡亂臨時條款、進行多次修憲、總統直選、三次政黨輪替….等一系列的憲政,中華民國在台灣不僅有了新的意涵,兩岸關係更不是當年三不政策時期的「中國正統之爭」。

關鍵的是,北京一直是台灣外交處境艱難的主因,在強調實力掛帥的國際現實中,解殖論者始終無法勾勒出「立即獨立建國」的可行策略,更別說改變國際空的實質參與以及邦交國的數量。

有趣的是,此一議題同時延伸「邦交國無用論」的爭辯。持這樣論點的人未必是深綠或解殖論的支持者,但是對於金錢外交有著嚴厲的批判,因而主張維持務實外交的基本作為。然而金錢外交與邦交國兩者之間未必有邏輯上的「根屬性」,關鍵在於外交資源運用的心態與對象,邦交國與非邦交國兩者之間必不存在絕對的對立關係。更何況邦交國在於台灣無法參加「以主權為前提」的國際組織中,仍可扮演提案與聲援的功能,這對國際參與將有實質的裨益,此一效應,可在近期世界衛生大會中台灣邦交國與非邦交國的角色得到解釋。

PANAMA TAIWAN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第二種:
藍營人士所持的「民進黨不接受九二共識,改變台海現狀」說法

這些人認為自2005年中共通過《反分裂國家法》並促成國共第三次合作以來,「九二共識」即成為兩岸的政治信任基礎,並在馬英九執政八年時成為穩定兩岸和平的重要基礎,兩岸不僅簽訂二十多項協議,並促成「馬習會」的舉行。

由於民進黨長期拒絕接受九二共識的「立場」,使得2015年習近平指出「此一基礎不牢,兩岸地動山搖」,再加上蔡英文當選之後「不好好回答國台辦的考卷」,目前台灣外交面臨雪崩式斷交的後果,民進黨自然要負最大的責任。

就歷史脈絡來看,「九二共識」本身的話語權始終掌握在北京手上,所謂政治默契始終取決於北京的政治需求。舉例來說,在國台辦2000年2月21日所發表的《一個中國的原則與台灣問題》白皮書,清晰表明了北京的基本立場,實質上否認「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內涵。再者,新任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在會見新北市長朱立倫時,重申堅持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大陸對台大政方針是明確的、一貫的,深入貫徹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對台工作重要思想,堅持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秉持『兩岸一家親』理念」。

北京傳達的訊息很明確,就是「一中獨強,各表趨弱」。這也說明了「九二共識」其內容與尺度的寬鬆條件,取決於北京當局的政治利益與權力計算,台灣始終是被動的回應者罷了。

習近平_兩會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在就憲政主義與公民社會的角度來看,多次闡述「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實質意義,其論述的邏輯含括層面自然超過馬英九當年的「中華民國憲法下維持兩岸關係不統、不獨、不武」的說法。

關鍵是民進黨透過「九二共識也是兩岸關係的一個選項」的說法,不僅將其納入憲政法治的規範內容中,無形間也稀釋了「九二共識」不可替代的神話:民主國家奉行依法行政原則,憲法與法律才是政策的根本,九二共識充其量只是黨對黨之間的政治默契,豈能凌駕憲法與法治精神之上?

更諷刺的是,即便「九二共識」是馬政府所宣稱的政治信任基礎,兩岸也因此達成「外交休兵」的目標,但是北京對於台灣外交空間的打壓卻未曾趨緩。根據媒體報導,外交部原本每季在官網公布「中國大陸阻撓我國際空間事例」,但僅記錄到2008年為止,曾遭外界質疑馬政府上台後刻意淡化中國打壓,外交部當時稱改列「內參」,其後重貼相關訊息,竟將其「藏」在宣示釣魚台、南沙群島、大陸礁層主權的「海域資訊及政府聲明內容」選項下,2009年以後仍掛零。

民進黨執政之後重新揭露相關資訊,國人自始發現除了中共在國際社會對於台灣的打壓已經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面對近日的斷交爭議,藍營人士不僅不譴責權力的操作者,反將責任倒果為因歸咎在民進黨「不接受九二共識」,這不是典型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7goytbslbhkyavlgy84r2f30azk02n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第三種:
紅統人士振振有詞的「北京制裁的是民進黨的聯美日的台獨路線」觀點

簡言之,這種言論其實是「中共部屬的導彈是針對台獨人士」的延伸,除了幫北京遂行的各相對台軍事威懾卸責外,也是種去歷史的雙重標準。彷彿國民黨執政時期未曾做過任何國會遊說、台日親善、對美軍購的作法,似乎視美國「一個中國政策」與「三公報一法」於無物。

直言之,面對這個政治效應,北京自己要負最大責任,因為「非統即獨/二分法」顯然已經成為對台政策的內容:深藍紅統之流才是自己的同路人,其他認同現有體制或是主張維持現狀的各種主流價值就是民進黨的側翼;或者,只要不接受「九二共識」,認同台灣的主體性,甚至主張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的民眾都視為台獨。

這樣的政治操作,對於兩岸關係究竟帶來什麼的後果,北京實在應該謹慎評估。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