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中海世界與羅馬帝國》書評:羅馬不是一天完蛋的

《地中海世界與羅馬帝國》書評:羅馬不是一天完蛋的
The Death of Caesar|Photo Credit: Jean-Léon Gérôme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羅馬雖然透過馬略改革解決社會危機,透過奧古斯都帝制解決政治危機,但是兩者在弱化羅馬共和原有優勢的同時,卻無法找到新的優勢因素來取代之,因而羅馬後期的歷史,正是在坐擁巨大遺產下逐漸步入衰亡的過程。

羅馬的崛起

  • 古典世界帝國的集大成:與亞述、波斯、馬其頓的比較

本書作者本村凌二在開始談述羅馬的霸業歷史前,先回顧了羅馬之前的幾個帝國,這些帝國可說是羅馬在霸者之路上的「導師」。首先是人類歷史上最早出現的亞述帝國,它的特徵便是毫無節制的戰爭暴力,並且透過對征服地居民的強制遷移來豎立其霸權。其次是波斯的阿契美尼德王朝,作者認為這是一個寬容的帝國,在文化風氣上,阿契美尼德王朝下的波斯人會大方採納異族的華麗服飾與騎馬弓術,並且讓有才能者進入政府宮廷,相較於同時代的希臘將周遭鄰族視為野蠻人而敵視,波斯無疑聚集了更多民族在其麾下,成為多民族世界性帝國最早的雛型。以馬其頓王國為起點的亞歷山大大帝,在其有限的人生內,征服了希臘城邦、埃及、波斯等地,將西方古典時代已知的大部分土地納入版圖,並鼓勵將希臘文化導入這些征服地,促使其死後西方世界進入希臘化時代。

本村凌二認為,羅馬做為一個後起之秀,同時具有上述帝國的特徵,亞述的高壓暴力反映在羅馬對付其敵人上,例如針對迦太基的徹底毀滅;波斯的寬容反映在羅馬對其他民族宗教上的包容,羅馬境內的萬神殿便是將所有帝國轄內的神祇集中祭祀,這樣的宗教寬容在羅馬帝國滅亡後長期不復存在;馬其頓的亞歷山大帝國執行的希臘化政策,也由羅馬化政策繼承,正如希臘化時代出現了敘利亞的塞琉古王朝、埃及的托勒密王朝,羅馬之後的歐洲蠻族國家也具有濃厚的羅馬化風氣,如法蘭克王國、西哥德王國。總而言之,羅馬在帝國霸業上繼承了「導師」的特徵,但同時羅馬也有自身的特質因而取得競爭上的優勢。

  • 外在優勢:軍事共和體制

羅馬與希臘城邦一樣,在政治體制上都屬於共和制,然而與後者不同的是,羅馬遠較希臘城邦表現出更多的軍事擴張傾向。本村凌二稱其為「共和體制下的法西斯主義國家」,但筆者較習慣稱之為「軍事共和體制」。雖然羅馬在共和時期屬於農業民族,但是其財富來源卻主要依靠擴張戰爭所取得的戰利品與奴隸,因此這樣的政體雖屬共和,卻非一般認知的和平主義。根據本村凌二的解讀,羅馬共和在其建國神話中就表現出以武力解決問題的傾向,羅馬人自豪的美德是建立在抵抗侵略與征服敵人上,皆與軍事有關。在物質條件差異不大的古代世界裡,尚武的社會民風在戰爭競爭裡擁有較多的優勢。

  • 內部優勢:元老院與護民官

然而與羅馬相似的尚武國家,如希臘南方的斯巴達,何以未能造就像羅馬一樣的霸業?筆者以為,此關鍵出於羅馬內部政治優勢,在羅馬的政府裡,主要分成了以貴族為首的元老院,以及為平民發聲的護民官,前者是共和體制下常出現的發展,由具有社會地位的貴族出任國家政策的制定者,但是光只有這種結構並不能保證社會公平,歷史往往告訴我們「權力使人腐化」,一旦貴族長期握有國家權力,國家政策就會偏向貴族利益,因此羅馬後來產生了「護民官」一職,其權力在一定程度可與政府首腦「執政官」相當。

因此,羅馬內部有護民官來節制貴族過度擴張權力,使貴族與平民雙方達到利益平衡。這是羅馬共和在設計上優於希臘城邦之處,後者在歷史上往往發展出倒向貴族的寡頭制、潛主制,或者倒向平民的暴民政治,貴族通常是古代唯一的受教育階級,也因為他們通常有著一定經濟基礎,因此在決策上不易受到煽動;反過來說,由平民全面主導的政治雖有符合公平原則的一面,但是平民容易受到有心人的煽動而制定出不見得有利的國策。這些政體都遠不如羅馬共和來得有彈性。

羅馬的變質

  • 格拉古兄弟改革前夕的羅馬社會

羅馬共和引以為傲的武力,是來自於義大利境內的小自耕農公民。這些公民平時以務農維生,戰時接受國家徵召服役,但是這種城邦兵役體制,隨著羅馬不斷對外發動戰爭,這些小自耕農面臨自家土地無人耕種而經濟破產,不得不賣掉農地還債,因而形成土地被貴族收購兼併。作為羅馬武力供應者的公民卻面臨經濟窘迫、無家可歸的情況,無疑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因此西元前二世紀發生了格拉古兄弟的土地改革事件,大體來說,改革的目標是限縮貴族的土地擁有數量,將農地透過國家力量重新分配給平民。可想而知,貴族對此極力反對,最後發生以流血暴力的方式中止改革,格拉古兄弟因此先後被殺害,由此掀開羅馬共和變質的序幕。

  • 馬略改革後的羅馬社會

格拉古兄弟改革失敗後,失去土地的羅馬平民已經增長到可觀的數量,這些平民無法再次成為羅馬武力的來源,因為傳統的羅馬公民士兵必須自備武器,而失去經濟的平民無力負擔。於是有位將領提出解決方案,將這些無業平民由國家出錢募集,史稱「馬略改革」。馬略的方案一方面解決了兵員不足的問題,同時也解決了失去土地的平民淪為盜匪的現象。乍看之下是個高明政策,然而卻也使羅馬武力逐漸由私人掌握,馬略改革前的羅馬士兵是平時務農,戰時服役;馬略改革後則將軍團「常備兵」化,這些士兵效忠的對象逐漸轉移為軍團將領,因為將領往往透過自有財產徵募更多的士兵,而當時的羅馬社會充斥著失去土地的平民,誰能夠穩定支付薪餉,士兵自然聽命於誰。由此,羅馬共和以來的美德逐漸因現實條件之變化而淪喪,這就是中國《管子》所謂:「衣食足而後知榮辱,倉廩實而後知禮義。」

Augustus_Bronze_X23322_NAMAthens
Photo Credit: Jebulon CC0
奧古斯都
  • 奧古斯都:共和外衣下的東方專制

當羅馬士兵成為私人武力後,理所當然發生了以其為後盾的「內戰」。羅馬共和晚期發生了兩次內戰,第一次是以凱薩、龐培、克拉蘇為首的前三巨頭體制崩潰後,第二次則是屋大維、安東尼、雷必達的後三巨頭體制崩潰後。第一次內戰後以凱薩勝出告終,他成為羅馬共和史無前例的「終身獨裁官」,原本「獨裁官」屬於戰爭時期的特殊編制,其擁有諸多權力而不受限制,但凱薩領有「終身獨裁官」,意味著在他有生之年裡,他是共和國內最有權力者。這絕對違反了共和體制的根本精神,因此他被擁護共和的布魯圖等人刺殺。第二次內戰的勝利者是屋大維,他是凱薩指定的繼承人,同時他也明白不可重蹈覆轍。屋大維選擇在表面上維持共和體制,他拒絕元老院授予終身獨裁官的提案,同時以「第一公民」的身分自居,強調自己是為共和國服務的公僕。

本村凌二認為屋大維企圖透過高度道德典範來掩蓋他架空羅馬共和的作為,後來元老院為屋大維奉上「奧古斯都」的尊號,意為「至高神聖」,其死後被神格化成為諸神之一。至此,羅馬共和已名存實亡,在屋大維的操作下,其繼承人不再遵循共和傳統由元老院選舉產生,而是經由「奧古斯都」指定,羅馬因而進入了帝制時代。帝制時期的羅馬在政體上其實越來越接近東方王權專制,這點可由羅馬皇帝繼承人必須在形式上成為現任皇帝的養子看出,東方王朝相對於共和政體的差異便是王權是父死子繼,因此義父養子的形式是種擬血緣關係,是披著共和外衣下的東方專制王朝。

羅馬的衰微

  • 軍團士兵:尾大不掉的政治籌碼

羅馬帝國是如何走向衰微毀滅的?前人有諸多的觀察及討論,在本書中,本村凌二特別突出的是政治上的混亂以及經濟上的停滯。帝制後的羅馬在政治上的混亂,來自於逐漸失控的軍團士兵。如前所述,馬略改革後,士兵逐漸聽命於軍團將領一人,成為後者的政治籌碼,凱薩、屋大維都是善用這類籌碼來威逼元老院、擊潰政敵,取得最終勝利。然而一再仰賴軍團藉以穩固政權,就不得不討好士兵以免遭受背叛,長期下來,士兵也已明白自身就是與羅馬皇帝談判的籌碼,因而產生自行擁立合意對象來當皇帝的做法。暴君尼祿自殺以後,根據本書統計,在五十年內至少有四、五十個羅馬皇帝,他們很多都是被地方軍團擁立出來的。得罪軍團的皇帝可能會被士兵殺害,討好軍團的皇帝則因過度提高士兵薪俸而導致財政破產。

  • 勞動奴隸:日益短缺的經濟資源

羅馬自擊敗宿敵迦太基後,數百年來不斷對外擴張,促使其經濟繁榮的主因是數量龐大的奴隸。奴隸們負擔著共和晚期到帝國時代的社會勞動,貴族坐享其成,無業平民則成為職業軍人,但是這樣龐大的奴隸是透過戰爭取得的戰利品,隨著羅馬擴張到了極限,走入承平守成的時代,奴隸的取得越來越困難。因此羅馬的經濟也就江河日下。

  • 共和精神不再

羅馬共和在初期所展現的生命力,便在於尚武風氣與公民道德,這是透過名門貴族領導一般平民參與戰爭而成,但是當貴族因引入奴隸而捨棄平民後,平民也因經濟無所依靠而選擇參軍效忠野心家,奴隸經濟使貴族怠於安逸,職業軍團則使平民喪失過往的公民榮譽。筆者認為,這兩者是羅馬在古代世界裡最終失去競爭優勢的主因。羅馬雖然透過馬略改革解決社會危機,透過奧古斯都帝制解決政治危機,但是兩者在弱化羅馬共和原有優勢的同時,卻無法找到新的優勢因素來取代之,因而羅馬後期的歷史,正是在坐擁巨大遺產下逐漸步入衰亡的過程。吉朋(Edward Gibbon)的一代名著《羅馬帝國衰亡史》,或許正是捕捉到這樣的氛圍而有了如此戲劇化的書名。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地中海世界與羅馬帝國:一部充滿人類歷史經驗結晶的世界帝國千年史》,八旗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本村凌二(もとむらりょうじ)
譯者:廖怡錚

本書審訂、導讀:翁嘉聲/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兼系主任、古代文明史專家。

羅馬人的故事壓縮了人類歷史的結晶
從「共和」到「帝國」,
羅馬的歷史,某種意義上也是人類憲政經驗的歷史。

羅馬衰亡了嗎?
擺脫吉朋「羅馬帝國衰亡史」的舊史觀,
以開放觀點重新評價古典時代。

曾經稱霸地中海的羅馬帝國,本身的存在與崩潰就是歷史上永遠難解之謎。羅馬為何能從一座城市國家崛起、搖身一變成為將地中海作為「內海」的大帝國?又是如何能維持帝國的統治長達好幾個世紀?

在重新思考何謂「帝國」,該如何建立理想政府體制的現在,羅馬的「共和制」與「帝國制」的經驗,值得展開古代史與現代史的對話。

本書中除了提出「法西斯主義的共和政體」、傳承羅馬人精神的「祖宗成法」、「古代晚期社會論」等觀點解析羅馬史與古代時期的地中海社會外,同時也鮮明刻畫出羅馬帝國史上重要人物的立體面貌,用生動的筆觸帶領讀者親炙歷史的現場。

來自日本講談社的全球史鉅獻

《地中海世界與羅馬帝國》屬於日本講談社紀念創業一百週年,所出版的「興亡的世界史」套書第五卷。這套書的出版是希望跳脫出既定的西歐中心史觀和中國中心史觀,用更大跨距的歷史之流,尋找歷史的內在動能,思考世界史的興衰。八旗文化引進這套世界史的目的,是本著台灣史就是世界史的概念,從東亞的視角思考自身在世界史中的位置和意義。

(八旗)0UWH1005_05地中海世界與羅馬帝國_立體書封(書腰)300dpi
Photo Credit: 八旗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