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內拍照疑雲】謎一樣的「唐姓女子」被捕,剩下哪些疑點未解?

【庭內拍照疑雲】謎一樣的「唐姓女子」被捕,剩下哪些疑點未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唐姓女子在法庭內拍照事件發展至今,還有哪些未解的疑點?作者就坊間提出的兩大方向,以不同角度加以探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庭內拍照「變本加厲」,才令社會關注唐姓女子

世事如「戲」,最近香港法庭出現一位「謎一樣的奇幻迷離女子」—唐琳玲,於審訊「佔旺案」時在庭內拍照,事件之所以惹起全城關注,主要是因為庭內拍照事件開始變本加厲,就「旺角騷亂案」已發生過有匿名人士寄有陪審員照片的信件,涉向相關人等施壓。

是故,人們擔憂「佔旺案」有相類事情發生,未至於是杯弓蛇影、神經過敏。

現在,圍繞唐姓個人的大部分資訊,幾乎都是假的:

卡片上任職的姓名是假的(被記者問及時沒否認且情緒激動)、報稱擔任中鐵建公司職位是假的、指她「聘用」艾勤賢為代表律師是假的、她報稱的住址也是假的。

目前坊間有兩大方向的揣測,一方指此唐姓女子的行徑,不過是瘋癲之下的不正常舉動,結果一件「鬧著玩」的事情搞大了;另一方則認為,她有政治背景,是內地部門指派她到法庭拍照,重施「騷亂案」故伎。

不過依目前所見,上述兩極化的推估還是未能成立。首先,唐姓女子若出於荒誕的動機到法庭鬧事,仍無法解釋關於她有林林總總的假身份,令人信以為真的卡片、假住址等慣技,這些都是經過思考、刻意造假的手段,不像是純個人惡搞的古怪「癖好」。

其二,若說唐姓女子直接跟內地部門有關,亦不大可能,她未交保釋金、提供假住址之後,沒有潛逃回中國,假如真的跟內地部門有關,他們不可能讓她在香港受審,會快速安排她離開香港。

中港交流的「搭上搭」慣技

剩下較為可能的是,她過往有辦法透過在港工作一段時期,最終取得身份證,不必與內地部門有關,也不足以推論她必有政治背景,卻有一定的中港人脈,當中有機會接觸政商人士並非罕見的事,這些圈子向來相當龐雜;此外,從中習得一些搜集資訊和造假慣技,並不困難。

稍為分享一下這類圈子的交流方式。有些「單位」多年來在香港都透過「搭上搭」的方式,相邀各界人士聚餐,及以學術、知識交流為名的聚會(稱要撰寫「香港議題」的文章),客套說話背後主要是談論政社議題,圖了解不同背景及陣營的人士,他們的政治立場和看法。

也會有一些內地官員子女,到一些香港公司或媒體任職,取得工作經驗之餘,亦間接對不同公司多加了解,在聚會時交流狀況,不乏談論香港政社話題。(有些不止純粹交流聚餐)

總之,唐姓女子只要有一定中港人脈,並不難接觸那些「單位」圈子各類背景人士,此女身懷一堆造假資訊,早前在法官、律師及傳媒面前短暫的簡單對答,她多次宣示、賣弄個人小聰明和應變能力。

疑有人賣弄小聰明幫忙「出事」

若非出於「貪好玩無聊」到法庭拍照,那麼,絕不排除她偶爾在那些圈子「道聽塗說」,接下來關注「佔旺案」,為攀扶關係,自信十足、自作聰明地自薦「幫忙」到法庭拍照,方便備存日後使用。

那麼,她無論成事與否,無須、亦不會有人為她的事負責,一來她沒有直接聯繫;二來她的假資訊獨力承擔,指證他人欠說服力;三來她出事後亦不會回內地承擔風險。

無論如何,事件發展至今,上述是眾多可能性之一,大可開放討論。至於,她多張銀行卡提款失敗,生活費成疑又欠缺保釋金,早前卻奇特地選擇入住香格里拉酒店,試問應如何解讀?

相關資料: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