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佳台新「大鬥法」的前世今生與政商關係

寶佳台新「大鬥法」的前世今生與政商關係
Photo Credit: Bigmorr @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寶佳和台新銀的大戰,不僅是股權之爭,更可追溯至「彰銀案」,充滿了政黨與國家「財政幫」的角色,一篇文章讓您讀懂這場錯綜複雜的銀行大戰。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新與寶佳為了爭奪台新金董事席次,在過去一年中,無論檯面上或檯面下都不斷角力。隨著時間趨近六月的董事會改選主戰場,雙方過招也越來越直接,希望爭取到股東與外資的支持。在雙方競爭背後,也牽扯出寶佳龐大的政商關係網絡,然而這些關係該如何解讀,才能幫助讀者釐清頭緒,找出讓台灣金融圈更好的道路?

台新與寶佳陣營的多個戰場整理

台新金的董事選戰越來越近,台新與寶佳兩大陣營媒體上交火也就越來越密集,寶佳還派人直接到台新法說會踢館。今年五月初,寶佳在法說會上引用摩根士丹利(MSCI)的公司治理標準,批評台新金都是萬年董事;台新金公司派則回擊,指出MSCI給台新金的全球排名是前18%,顯見其公司治理績效良好。

除了法說會的攻防,為了爭取台新金股東支持,寶佳資產的執行長唐楚烈還以股東公開信放話要解決台新彰銀案,處理台新對彰銀的投資部位,並且重振外資對台新的信心。在機構股東服務公司(ISS)23日發布研究報告之後,台新金對ISS讚許6名公司派候選人表示感謝,寶佳則加強宣傳ISS支持的1名市場派候選人。

在寶佳與台新正面碰撞的場合之外,還有許多勢力也介入戰局。首先,由於寶佳旗下幾家企業頻頻收購多家金融股,又將台新金持股刻意控制在9.95%,以避開大股東適格性審查,使得台新金董事會選戰招來金管會的關注。加上台新彰銀案的糾葛、寶佳資產與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背後公股行庫退休董總的人脈網,將財政部、公股行庫、國民黨財經立委都牽扯進來。雙方交火過程可說是讓外人眼花繚亂,戰場也越開越多。

這些人事糾葛,筆者在先前的文章中已經梳理過,寶佳集團與其他大型建商、公股財金幫、國民黨合作,意圖挾龐大資金和政商人脈拿下台新金董事席次。若是不成,金融圈普遍預測寶佳明年會轉向攻打永豐金。儘管金管會祭出「金金分離」與「產金分離」規則,因為新版銀行法要等到2019年才上路,寶佳也趁此良機,緊抓大量台新金與永豐金股票,對於金控董事席次勢在必得。

RTX3FTNK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關鍵人物:寶佳資產執行長唐楚烈

唐楚烈作為寶佳資產的執行長,可以說是寶佳集團在金融圈攻城掠地的靈魂人物。憑藉他多年的金融背景與政商人脈,寶佳的金融戰略得以成型。

(一)寶佳與其他建商的關係:

寶佳的股權收購策略,除了以自家企業持股,還與其他財團結盟,龍邦—國寶集團的朱國榮、樺福—遠航集團的張綱維就是寶佳集團的盟友。寶佳大肆收購金融股,這盟友們也跟著收購。去年張綱維鎖定三信商銀作為獵物,原本預定拿下三席董事,最後張綱維用七家轉投資公司募集委託書,加上寶佳的選票灌注,居然拿下遠超預想的五席董事。

如今換寶佳要攻略台新金,兩位盟友自然也不缺席,寶佳持有9.95%台新金股份,而龍邦跟進收購不少台新金股份。且細看兩家的人事,龍邦國際興業財務部協理唐浩天,正是寶佳資產執行長唐楚烈的姪子,雙方有緊密的合作。

(二)寶佳與財金幫的關係

唐楚烈的作用當然不止如此,他真正厲害的經歷是合庫證券董事長與彰銀總經理。而合庫體系的公股財金幫,正是寶佳陣營背後的主戰力。唐楚烈是前合庫金董事長陳冲的愛將,寶佳集團董事長林陳海在改組寶佳資產時,向過去合庫時代就經常來往的陳冲求才,陳冲不只推薦唐楚烈,連帶也拉攏了其他合庫體系的人物。

這些合庫體系的財金幫,除了唐楚烈位居寶佳資產執行長,其他人則加入寶佳出資成立的「新世代金融基金會」。這個以學術方式討論台灣金融政策的基金會,董事長為前合庫金董事長陳冲,副董事長為前合庫金董事長沈臨龍,成員可說是徹頭徹尾的公股財金幫。

以陳冲為首的合庫財金幫勢力,與寶佳、與國民黨有深厚的政商共生關係。除了前述人馬,去年在慶富案中落馬的前合庫金董事長廖燦昌,就是吳敦義跟前的紅人;更早之前在兆豐案中鋃鐺入獄的前兆豐金董事長蔡友才,其實也有金融局副局長、合庫總經理的背景。寶佳資產的前身「鑒機資產」能夠壯大,全賴蔡友才的穿針引線。

唐楚烈扮演了與財金幫聯繫的樞紐,而他前彰銀總經理的身份,在寶佳攻略台新金上還會有更重要的角色,之後的段落繼續詳談。

(三)寶佳與國民黨的關係

財金幫長年與國民黨交好,顧立雄入主金管會後嘗試幾項改革措施,都被財金幫與國民黨立委聯手反對。曾銘宗、賴士葆、費鴻泰這三位國民黨立委,在從嚴徵求委託書、自然人董事、金金分離等政策方向剛提出時,就砲聲隆隆地質疑金管會是不是想圖利台新

國民黨立委對於金管會圖利台新的聯想,不曉得是因為台新彰銀案實在影響太大、拖延太久,必須謹慎處理,還是因為財金幫與藍委利害一致,必須擋下金管會的改革。結果在幾次施壓下,顧立雄便宣告從嚴徵求委託書的規範並不包含公股,這讓財金幫勢力得以鞏固。

7511953820_f425c05afb_o
Photo Credit:總統府@Flickr CC BY NC ND 2.0
金融獵手寶佳資產的身世

寶佳集團會大肆收購金融股,是出於少主林家宏對金融的興趣與企圖心。早在 2013 年林陳海就邀請蔡友才指導林家宏,2015 年蔡友才成立「鑒機資產」,並在牽線寶佳集團與潤泰集團一起來合作投資鑒機,兩大集團分別出資一百億,鑒機因而規模暴增。但蔡友才隨後捲入兆豐金涉洗錢案遭判刑,尹衍樑就將股份賣給林陳海,鑒機資產隨後更名為寶佳資產。

鑒機資產的投資標的是有併購或轉機題材的金融股,最一開始鎖定中信金,也持有大量新光金股票,蔡友才的眼光與寶佳潤泰的銀彈,讓鑒機初登場就震驚金融界。但進軍中信金董事會的計畫,在蔡友才出事後打亂了算盤,整個組織人事隨後大改。

在改組寶佳資產的過程中,林陳海請陳冲代替蔡友才來指導林家宏,但據說陳冲婉拒,只說可以找他解惑,才又介紹唐楚烈來擔當業師,並且負責操盤。唐楚烈的人脈地位在前段已經闡述,加上彰銀時代與台新金交手的經驗,正好是寶佳攻略台新金的最適人選。

果然到了今年五月以後,寶佳對台新金的攻擊,就有許多落在彰銀案上。然而唐楚烈主導的這波攻勢,除了引起台新金的大力反彈,對於金融圈而言也是相當驚訝。原因在於,唐楚烈主張儘速解決彰銀案,但過去唐楚烈正是極力阻擋台新併彰銀的頭號人物,這立場反覆變化太大。

台新金一直都想解決彰銀案,這從台新金堅持訴訟就看得出來。2017年5月高等法院判定彰銀案由台新金勝訴,但在財政部與公股行庫的聯手抵制下,台新仍然無法合併彰銀。而唐楚烈等歷任彰銀董總的抗拒理由,正是打著守衛全民資產的大旗,如今唐楚烈換了位置,反倒呼籲台新金可以快點合併彰銀,提升台新金的價值。

xzv0tqumgsc5hiy0tnbein1d11atan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未竟的金融改革,重傷國內外的投資信心

台灣金融業的改革過程,先是從威權金融管制走向自由化、民營化,再經歷家數過多、體質不良的金融機構大整併,但這個過程中的民營化與整併未竟全功,公股行庫的舊人事往往盤據不去,財政部也往往與公股行庫聯手拖延改革,台新與彰銀的糾葛就是指標性案例。

近十年來,全球化加速發展,無論貿易或犯罪防治,各式各樣的跨國合作都在深化,使得金融體質的調整變得迫切重要,不能像過去閉門造車。因此,威權時代遺留的法人董事制度,或者牛步轉向電子投票的股東委託書制度,都面臨改革的轉捩點。「公司治理」成為各方共識的戰略目標,然而公司治理怎麼治?卻有不同的解讀。

公司治理牽涉到管理效率、倫理規範,以及關係人的利益協調,也因此企業經常以「捍衛股東權益」為名,主張自己的行為是在提升公司治理。但這種自我標榜,究竟是真心還是推託?往往就會令人混淆。彰銀拒絕台新金的合併,便聲稱自己在守護全民資產,即使法院判決台新金勝訴,彰銀依舊抵死不從,究竟孰是孰非,也只能等待三審的司法判決。

更宏觀來看,台新金對彰銀合併行動的失敗,甚至影響外資對台灣的投資信心。外資Surfeit告上海牙國際仲裁庭就是一例,Surfeit當年認為台新金吃下彰銀後會股價大漲,但卻敗在財政部不履行對台新契約,Surfeit憤而控告中華民國財政部。寶佳資產執行長唐楚烈過去多次掣肘台新金對彰銀的合併,傷害了台新金的股東權益,如今再來談提升台新金股東權益顯得諷刺。

以「公司治理」為名的戰爭如何收尾?

標榜公司治理,也發生在台新金董事會的戰場。寶佳主張股東行動主義,要為台新金董事會注入活水;台新主張自己營運績效優良,炒作金融短線的寶佳若進入董事會,才是對公司治理的重傷。

筆者過去的文章中也提過,台新公司派的說法確實較能讓人信服。台新公司派的績效良好,無論是MSCI給台新金的全球排名,ISS對公司派六席董事的推薦,或是梵加德新興市場股票指數基金、挪威中央銀行、新加坡政府對台新金的青睞,都能看出外資對台新公司派的肯定。

至於市場派的動向,從前面筆者的整理,就能看到寶佳目前為止的紀錄,確實是短期操作為主。一方面與建商財團盟友聯手插旗金融機構,另一方面又與財金幫交好,炒作金融議題,加上「9.95%持股」規避大股東適格性門檻的手段,也都教人無法認同。

wis8jz1c75m8i576sgu62dtms8iagu
Photo Credit: 金管會

追根究柢,寶佳如果只是普通的市場派投資者,不玩花招,正當的投資、接受大股東適格性審查,那麼站在股東行動主義的立場,並沒有可議之處。但寶佳對金融圈的侵襲並不是普通的投資,與龍邦、樺福精心佈局的投資案中,充滿規避審查的惡質手法。寶佳背後與國民黨、與財金幫千絲萬縷的關係,讓國內業者緊張,也傷害了國內外投資人的信心。

台新金董事改選,這場以「公司治理」為名的大戰該如何收尾?以筆者一介小投資人大概無法撼動山河,仍然要看兩大陣營如何鬥法。但是,若是真心為台灣的金融改革著想,就不能同意任何人以爭議手段圈錢,更不能放任財金幫繼續為非作歹。

無論改選結果如何,仍期許台新金公司派都能保持良好表現,也希望寶佳集團願意停下爭議手段、驅逐問題人物,以正當、穩健的投資,好好支持台灣金融業的成長。唯有公司派與市場派的良性互動,才能創造商業與投資的共善環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