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承認,地圖上也不存在的「阿爾札赫共和國」

沒人承認,地圖上也不存在的「阿爾札赫共和國」
Photo Credit:David Stanley@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88年亞美尼亞北部發生地震,部分亞塞拜然人願意捐血,但卻有災民寧死,都不想要輸來自亞塞拜然的血液,當局只好拒收,就知道這仇恨有多深。

你以為我在說台灣嗎?當然不是!我們台灣一顆蕃薯浮在海上那麼明顯,即使不多,也還有18國正式承認……所以我說的肯定不是台灣!那又是哪呢?

答案是……位於高加索地區的阿爾札赫(Artsakh)共和國!

我想99.99%的人,聽到這個答案,反應大概都會是「這是哪」吧?

阿爾札赫另一個更廣為人知的名字叫做「納哥爾諾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雖然還是很不知名),首都是斯捷潘那科特(Stepanakert),要背下這些地名,可是花了我這小鳥腦,不少記憶體。全世界都認為這是亞塞拜然的領土,但他的人口卻以亞美尼亞人為主,因此當蘇聯瓦解後,亞美尼亞及亞塞拜然即為了這塊土地開戰,結果由亞美尼亞獲勝。但亞美尼亞又不敢明目張膽的,把這塊土地直接併吞,所以阿爾札赫便在亞美尼亞默認及保護下宣布獨立,有自己的外交部,發行自己的簽證,甚至還有自己的邊境。

只是這個國家人口只有15萬,連它的老大亞美尼亞(這老大聽起來有點弱)都不承認它是國家,而亞塞拜然更與它水火不容,任何人護照上如果有阿爾札赫簽證,就會被亞塞拜然拒絕入境。

亞塞拜然是個信仰阿拉的回教國家,與土耳其關係交好,但亞塞拜然與土耳其中間,夾了一個亞美尼亞,偏偏亞美尼亞信仰基督教(雖然跟其他地方的基督教又有點不同,獨立稱為亞美尼亞使徒教派),經常與鄰國發生衝突。一次大戰期間,大量的亞美尼亞人被土耳其屠殺,使得亞美尼亞與旁邊這兩個鄰國關係跌入谷底。

1920年代以後,蘇聯收復高加索,讓一度獨立的喬治亞、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三國陸續加盟蘇聯,此時蘇聯為了討好土耳其,避免土耳其作亂,將以亞美尼亞人居多的阿爾札赫,劃分給亞塞拜然管轄。蘇聯時期,大家都是蘇聯人當然沒差,但當亞美尼亞及亞塞拜然紛紛獨立後,阿爾札赫再度成為紛爭來源,各種新仇舊恨齊發,阿爾札赫人恨不得把境內的亞塞拜然回教徒通通都趕走,收復這塊屬於亞美尼亞人的土地。

戰爭結束後,亞美尼亞獲勝,阿爾札赫獲得形式上的獨立,只是不要說國家承認,連護照都無法發行,阿爾札赫人只好使用亞美尼亞護照出國(我們台灣狀況好多了)。而大部分人民的認同,也是民族認同大於國家認同。走在首都斯捷潘那科特街頭,絲毫不覺得這裡與亞美尼亞有多大差別,只是iphone手機及google地圖,仍然「政治正確」的顯示,「目前位於亞塞拜然境內!」

如果問我,阿爾札赫有什麼好玩的?老實說,以凌晨五點起床,從亞美尼亞首都葉里溫(Yerevan)翻山越嶺差點暈車,好不容易才在下午四點搭巴士抵達的辛苦路程來說(而且回程又再折騰一次), 阿爾札赫其實沒有太大特色!

不過,沒有風景時,最美的風景就是……人(咦?好熟悉的一句話),阿爾札赫的女孩都長得很可愛,有著白人深邃的五官,又有著東方人纖細的身形!更重要的是,阿爾札赫人熱情而且純樸,常常有人嚷著要跟我自拍,戰亂雖然很近,但卻已經難以在阿爾札赫人身上感受到了。

市區的博物館內,主要放著獨立戰爭期間,死亡烈士的相片,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他們將亞塞拜然國旗放在地上,讓行人可以任意踩過,這種民族仇恨,大概已經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解釋的了。

36879792693_a57d45a030_o
博物館內放在地上讓人踩踏的亞塞拜然國旗。|Photo Credit:David Stanley@Flickr CC BY 2.0

我問了可愛的阿爾札赫女孩,阿爾札赫有什麼特色?他只回答:「跟亞美尼亞都一樣」(我絕對不會回答台灣跟中國或是日本一樣的!),the same!但只要一提到亞塞拜然,他們就容易被挑動,就算語言不通(比起英文,當地更通俄文),也能感受到,他們開始霹靂八拉的數落亞塞拜然不是……

目前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間的邊境完全封鎖,過去曾經是一國的兩個地方,目前完全斷絕了往來,1988年亞美尼亞北部發生地震,部分亞塞拜然人願意捐血,但卻有災民寧死,都不想要輸來自亞塞拜然的血液,當局只好拒收,就知道這仇恨有多深……

但如果說這是宗教糾紛,似乎也不全然。因為亞美尼亞與南方的伊朗關係非常好,原因在於亞塞拜然與伊朗間因為少數民族議題(亞塞拜然族是伊朗北部主要的少數民族,雖然目前多數的伊朗裔亞塞拜然人並不見得想回歸亞塞拜然)而處不好,在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邏輯下,伊朗反而跟亞美尼亞當好朋友,成為亞美尼亞重要的後盾之一。

國際政治的有趣,以及國際紛爭的無奈,在高加索這複雜的環境中,完全展露無遺!或許對國際政治有興趣的台灣人,都應該親自來阿爾札赫走走,或許能夠有不同啟發。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