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組閣「胎死腹中」,重新大選能撐過民粹逆襲的考驗嗎?

義大利組閣「胎死腹中」,重新大選能撐過民粹逆襲的考驗嗎?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義大利籌組聯合政府因總統阻撓而破局,就算苟延殘喘到義大利重新舉行大選,興許會讓民怨把反歐盟的政黨推得更高,使反體制的疑歐派擁有更大勢力。

義大利「胎死腹中」的組閣過程

義大利3月4日舉行國會大選,右派聯盟以37%得票率領先,但五星運動以32.68%得票率躍居義大利最大單一政黨,分別成為國會前兩大勢力,但雙方都未有足夠議席可以執政。此外,自3月大選以來,義大利各政黨紛擾不斷,產生僵局國會,迫使新政府難產。

起初,反建制的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M5S)主席迪馬尤(Luigi Di Maio),向反移民的聯盟黨(Lega)主席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拋出橄欖枝提議組建聯合政府,但聲明聯合內閣中不准有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存在;而聯盟黨考量到誠信問題與未來合作,不願以放棄貝魯斯柯尼為代價,換取與五星運動聯合執政。

後來在總統馬達雷拉(Sergio Mattarella)見組閣無望決定籌組「中立」的技術內閣之際,兩黨見勢不對,各退一步,又加上貝魯斯柯尼忍讓退出,兩個總算妥協的政黨經由談判簽署合作書,於21日共同提名54歲知名度不高的法學家孔蒂(Giuseppe Conte)出任新聯合政府的總理,總統23日即便同意此任命案,但表明會「特別注意」內閣人選。

原本打算孔蒂組成內閣之後,送交眾議院與參議院行使同意權,靠著目前五星運動與聯盟黨在630席的眾議院握有347席的過半優勢,在320席的參議院也掌控167席,可望順利組閣。不過,孔蒂提出的經濟與財政部長人選薩沃納(Paolo Savona)向來主張退出歐元區,並質疑歐元區被德國綁架,於27日遭馬達雷拉否決。因孔蒂堅持要任用,又不肯接受其他方案,前任親歐政府時期上台的總統只好否決該項人事案,孔蒂放棄籌組新政府。

依據《義大利憲法》第92條,僅具象徵性的義國總統擁有的少數重大權力之一,即為有權拒絕任命獲提名的內閣人選,換言之,內閣人選必須先通過馬達雷拉這一關,方能送交國會批准。不過,總統的有限權力總是能在政治危機時扮演關鍵性角色,確保義大利朝正軌發展。只是人事案的否決激怒了聯盟黨和五星運動,換來五星運動黨魁迪馬尤指控馬達雷拉濫權,表示應以叛國罪彈劾他。

目前,馬達雷拉要求前IMF官員柯達雷利(Carlo Cottarelli)嘗試組閣,由專家來組成「中立政府」獲取歐盟與投資人對義大利的信心,倘若能通過信任投票,將帶領義大利過渡到來(2019)年重新進行大選,否則將於今(2018)年秋天舉行。不選擇立即在盛夏舉行大選,乃因諸多國民都在度假,況且義大利國內尚未允許信件投票。不過,原本有權組閣的五星運動 和聯盟黨皆表態不願支持柯達雷利,一般預料他的新政府很難過關,恐將在信任投票遭拒後立即總辭,在8月過完假後重啟大選。

義國會大選僵局有解?不要選出新政府或許就是最佳解

義大利人民、民粹政府對歐盟未來的挑戰

其實組閣未果的孔蒂只會是個魁儡,兩位黨魁影武者方是決策的要角,爬梳五星運動與聯盟黨雙方同意的合作書,內容承諾將不再遵循德國所要求的「撙節」,而是要刺激經濟成長,確保每月發放780歐元的基本收入給予成員正在找工作的貧窮家庭。未來新政府將大幅減稅,原本落在23%至43%之間的所得稅率將之降至15%、20%的單一稅率,並將廢止2019年營業稅與消費稅的增稅計畫,整體達1,000億歐元,恐讓原本已債台高築的義大利更雪上加霜。

五星運動與聯盟黨甚至要求歐洲央行減計2.500億歐元的債務。目前身為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義大利政府債務是全歐元區最高、世界第四多的2.3兆歐元,占國內生產毛額(GDP)131.8%,僅次於希臘政府的178.6%,且2006年至2016年的經濟成長率-0.6%、銀行體系壞帳達1,730億歐元。根據《經濟學人》分析,一旦義大利的民粹政府組成,將比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組成的政府,對歐盟、歐元區的威脅更大。

除了義國內部財政改革外,主張「義大利主權優先」的兩黨還想針對歐盟財政議題重新審視《穩定與成長公約》(Stability and Growth Pact)、移民政策,以及解除對俄羅斯的制裁等,與歐盟進行談判。準此,民粹新政府上台後,必然會阻礙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想要改革歐盟與歐元區的計畫。

RTX5NC98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義大利立場親歐轉疑歐

5月23日歐洲議會的調查機構(Eurobarometro)為因應來年的歐洲議會選舉,出爐一項關於歐盟會員國公民對於歐盟的民調,強調60%舊歐洲人民對於歐盟會員國身分採正面的看法,甚至超過67%的人認為歐盟為其國內帶來益處,此為1983年以來的新高,但是義大利的親歐「歐洲主義」明顯下降,僅有39%持正面看法,六個月前甚至僅有36%;相較於歐盟平均有67%的人認為歐盟為其國內帶來益處,義大利只有44%。

此外,71%的義大利受訪者認為反建制政黨可以帶來改變,在歐盟內部僅有克羅埃西亞的72%超過義國,而歐盟平均是56%。

倘若詢問歐盟各國受訪者哪些議題相對重要?依序是反恐(49%)、青年失業(48%)、難民議題(45%),以及經濟與成長(42%);然而在義大利人心目中的順序幾乎是顛倒的:難民議題(66%)、青年失業(60%)、經濟與成長(57%)與反恐(54%)。從數據分析看來,票投給「義大利主權優先」的兩黨正好能對症下藥,符合義大利人的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