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公教退撫制度將大改,基金如何才能「真」永續?

2023公教退撫制度將大改,基金如何才能「真」永續?
Photo credit:總統府@ Wikipedia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律明文規定,2023年後初任的公務人員退撫制度將由主管機關重行建立,年輕公教朋友應正視自己的權益,向政府呼籲「另創新基金,改採確定提撥之個人帳戶制,並開放自主管理投資的彈性」,並開放現職人員加入新制度的選擇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謝佳榮(現職公立學校正式教師)

再過一個月,軍公教的退撫新制即將上路實施。對執政黨而言,年金改革是其上任以來面臨的首要功課之一。而正當總統府為其的階段性成果——「公教與軍人年金都至少能永續營運30年」額手稱慶時,姑且先不論30年以後該怎麼辦,筆者不得不為自己與現職的年輕軍公教,甚至是準備投入我們的行列,為國家服務的青年們感到擔憂。

筆者為一現職公立學校中學教師。作為90後世代的台灣人,面臨的大環境不可不謂嚴苛;因此,筆者從入職以來便懷抱著危機意識,為自己建立儲蓄與投資的資產規劃,以因應經濟成長停滯、實質薪資倒退、房價所得比極高的未來,希冀擁有安穩的退休生活,其餘的則別無所求。關於民進黨政府上任所推動之年金制度改革,筆者十分關注,且是支持改革的一派,目前業已塵埃落定,雖已確立「多繳、少領與晚退」的改革面向,以延長現有制度的壽命,然而筆者卻關注未來是否有另創基金的可能。

《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第93條與《公立學校教職員退休資遣撫卹條例》第98條中,明定:「中華民國一百一十二年七月一日以後初任公務人員(教職員),其退撫制度由主管機關重行建立,並另以法律定之。」從條文看來,2023年之後的新進公教人員將適用嶄新的退撫制度;惟其是否以另立新基金、採確定提撥或確定給付,現職人員能否帶槍投靠(結清舊有年資加入),等議題仍無定論。

「確定提撥制」 與「確定給付制」 ,差別在哪裡?

筆者粗淺了解現行私校退撫制度以及美國401k、IRA等個人退休投資帳戶制度,私以為,它們較適用於新進人員,原因有三:

  1. 採確定提撥個人帳戶式,不增加政府財政負擔;
  2. 強調個人的自主投資與管理,鼓勵在職人員積極培養理財能力(例如私校退撫基金將投資方式分成積極、穩健與保守三者,提供教師族群依據年齡與承擔風險能力,作不同的規劃)
  3. 預計的投資報酬率較為豐厚

眾所皆知,我國退撫基金於過去的投資報酬率實在差強人意,二十餘年來之平均值僅為3.6%左右。有關於投資報酬率不佳此點,各方已有諸多討論,也實非難以理解之事。由於人口結構轉變以及過往提撥不足等問題,連年下來是「給付得多且挹注得少」。因在確定給付的前提下,為了因應大量退休人口的給付,其在操作上便難以高風險高報酬之標的為核心配置。

筆者以Excel表試算,無論是24歲入職(以筆者為例)或30歲入職的教師,若採個人帳戶制,報酬率假設以退撫基金二十餘年來的水準3.6%來計算,58歲退休,其結果剛好在83歲左右用罊;對65歲才能退休的公務人員朋友來說,則是96歲!

更關鍵在於,倘若未來改採確定提撥個人帳戶制,且供在職人員自行操作的彈性空間,則投報率可預期提高更多,更能因應個人需求,進而保障新進教師於退休時的生活水平。事實上,若以個人投資來說,在全球股債平衡配置的年化報酬率,在過去三十年來,歷經數次股災,最少有7%以上的水準(經過通膨修正)。這,可是天差地遠的差距。

確定提撥制度的好處是什麼?

自然,確定給付之風險由政府承擔,而確定提撥的風險則由個人承擔,沒有人可以保證這個世界的下個30年到50年將維持過去的經濟成長率,故有些人反對確定提撥制。但各位試想,確定給付制的退輔基金若再次出現危機,政府會如何因應?舉債、加稅還是再一次年改?

為什麼此次年改無法讓年輕世代滿意?那是因為,對新進公教人員來說,一生提撥出去的錢,就算基金的投資報酬率再不濟事,都大致上夠自己用──然而官方預計此次年改成果,僅能延後基金破產年度到約30年後,且須五年內再調整。為什麼年改後的退輔基金仍無法永續經營?問題的答案,不證自明,便是為了填補以前的缺口。

無論如何,本次年改,對目前40歲以下的在職公教不啻為令人焦慮的結果,若不與過往制度一刀斬斷,吾人可以預見在不久後的將來,年金勢必再往多繳、延退與少領的方向改革。對教師來說,58歲退休還守得住嗎?在幾十年的將來,軍公教到底幾歲退休呢?沒有人知道答案——我們屆齡退休之際,便是退撫基金破產之時。

27853988465_efd483c165_o
Photo Credit:總統府@Flickr CC BY 2.0

坦白說,這也使筆者繼續在公立學校服務的動機大大降低,也會鼓勵新進夥伴轉往私校或甚至私人企業發展。寧可將風險與報酬全由個人承擔,也不願留在這一艘即將沉沒的大船,為過去失敗的政策買單(退撫制度自設立以來,便已存在不足額提撥之事實)。對於考慮公職作為志業的年輕菁英們來說,更不會願意選擇跳入火坑。

是而,筆者想懇請年輕公教朋友正視自己的權益,一同向政府呼籲「另創新基金,改採確定提撥之個人帳戶制,並開放自主管理投資的彈性」;其次,便是開放現職人員加入新制度的選擇權。畢竟,下個世代的幸褔與發展,端賴這個世代的公僕們是否競競業業、全心全意地投入工作;可否不要滅了這些夥伴的士氣。

我們已經放棄去計較世代間的勞逸不均,也不奢求能擁有符合比例的加班費;在考試中突破重圍的我們絕非貪財勢利之徒,但憑創造公益作為畢生志業,而把自己貢獻給國家。無法兼差,薪水也不高,更不要下個世代拿著稅金來奉養我們。僅存的卑微希望,一點也不多:在賣力工作之餘,自己付出的,最後能真正作為垂垂老矣時之保障。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