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職場「會食」文化,成為讓員工身心俱疲的惡性循環

韓國職場「會食」文化,成為讓員工身心俱疲的惡性循環
Photo Credit: liu yu cheng@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你本來就好杯中物,跟韓國人打交道絕對可以輕鬆一點,算是一條捷徑。但如果不喜歡喝,其實也是交得了朋友,畢竟韓國人中也有不少人討厭這樣的喝酒文化。而且日久見人心,可以在別的地方展現你的本事和親和力,不用勉強自己一定得跟上韓國人喝酒的節奏。

文:Fion

有趣?難適應?韓國職場文化
同事們,一起吃飯吧!

「咦?其他人呢?」埋首於電腦的宇瓊轉過來對我說︰「該不會沒有等我們就自己跑去吃飯吧?」

「欸……我也不知道耶。」才第二天上班的我,不怕要學的東西很多,也不怕記不住一堆姓名和臉孔,反正筆記抄下去,真的忘了什麼再問人就好。我最怕、也最無法掌握的,就是午餐時段。飯是一定要吃的,但在一個全新的環境裡,要跟誰吃?去哪吃?吃飯的時候要聊什麼?卻是個性其實有點怕生的我覺得最有壓力的事。

每次進入一個新的職場,我一到十一點五十分就會開始惴惴不安,想著中午該怎麼辦。幸好在喜愛集體行動的韓國社會,午餐時段當然是跟同事們一起吃。部門同事向我招招手︰「Fion,走吧!」很自然得把我納入午餐的同伴一員。

「Fion想吃什麼?有什麼不吃的嗎?」同事問我。

「都可以,我不挑食,什麼都吃。」我是真的不挑食,就算挑食,也不會選在這時候顯露,盡全力當個配合度一百分的好咖。

主管也很識相,知道自己的存在會讓大家不自在,所以只有第一天為了歡迎我而一起吃飯(當然是他請客),平常並不會加入我們覓食的行列。

好友的公司則是「強迫中獎」,每個禮拜抽一次籤,安排一起吃飯的夥伴,逼同事藉由吃飯來交流感情。若遇到挑剔又麻煩的同事,每天的午餐時光就會變得很痛苦。這時就會看到有人以「我想減肥,我自己帶便當喔」或「我不餓,不吃了」等藉口來避開和同事的飯局。

我就曾經遇過一位在美國長大、英文講得比韓文還溜的小主管,拿出自己做的三明治,坐在位子上默默的午餐。看他從茶水間冰箱拿出三明治,自在的走回自己座位的模樣,說實在的,其實我心裡有點羨慕。

便宜的員工食堂

韓國許多公司會設有自己的餐廳,讓員工不用到外面覓食。韓國演藝圈就傳說經紀公司YG的員工餐廳很美味,甚至連演員車勝元都曾經開玩笑的說,會加入YG是因為好吃的員工餐。我的泰國前同事在找到遊戲業的新工作之後,也努力遊說我加入他們的公司,希望跟我再續同事緣。但我對遊戲業沒有研究,一直提不起勁投履歷。有天,同事就傳來一張蔘雞湯套餐的照片。

我︰「喔~今天初伏,你去吃蔘雞湯啊?」(註:韓國人習慣在夏季的三伏天吃蔘雞湯補身體。)

泰︰「這是今天中午的員工餐。」

我︰「什麼?!你們的員工餐竟然是蔘雞湯!」蔘雞湯可算是高價位的料理,在外面吃要八千到一萬韓圓(約台幣兩百到三百元)呢!

泰︰「對啊,我們員工餐很好吃,每天都有不一樣的變化。」

我︰「感覺很不錯耶!」

泰︰「所以妳快點投履歷啊!來這邊工作,每天午餐錢都省下來了。」

這間遊戲公司員工只有五百多人,在韓國稱不上大企業,但因為遊戲業是很賺錢的行業,加上公司附近的餐廳選擇不多,所以設置了內部食堂。

韓國人也習慣在家裡吃早餐,不像台灣路上到處都是早餐店,中式西式都有得選。首爾地鐵內可以飲食,我上班時都會在地鐵站旁邊的便利商店買個三角飯糰,抓著飯糰在車廂裡站著吃,到公司附近再買杯咖啡帶到辦公室喝。在三星工作的承瀚,則是三餐都在員工餐廳解決,有時餐費額度沒用完,還會去外帶水果回家。

每間公司的員工餐廳制度不同,有些是完全免費,有些是部分補助。「樂天百貨的員工餐只要一千韓圓(約台幣二十八元),很便宜。」在樂天百貨裡當櫃姐的思萍說︰「但是沒有很好吃,我都會去看今天的菜色如何,再決定要不要吃。」其他像現代汽車、韓華集團、LG、Naver、SBS等大公司也都設有員工餐廳,讓員工們省時、省錢也省力,就可以輕鬆解決一餐。

P1140256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提供
SBS的員工餐廳位於高樓層,光線美環境優。

燒酒杯杯喝,感情快快好

跟韓國人打交道,最讓人害怕的或許就是「燒酒」了。前美國記者法蘭克.阿倫斯在他的著作《韓國,原來如此!》一開頭,就描寫著這樣的場景︰「韓國流行音樂砰砰砰的轟進我雙耳,熱力四射的程度教人不敢領教;二手菸充塞我的肺,我原本乾淨清爽的襯衫早已被汗水浸濕,上面還留有稍早吃晚餐時噴濺到的牛肉汁和神祕醬料;一閃一閃的彩色燈光切割這個漆黑的密閉房間,我跟十多個大叫大嚷、拍掌喝采、又笑又鬧、勾肩搭背的韓國人擠在裡面……他們不么喝、不唱歌的時候,就忙著把某種裝在綠色小瓶子裡、由幾個中年韓國人送進來的不明液體全呑下肚。」

在韓國待了四年的我,讀到這段文字時,立刻心領神會這寫的是「會食(회식)」的第二攤。「會食」意指公司聚餐,通常是全組或全部門員工一起聚餐,由公司出錢買單。平常透過硬邦邦的工作交流,難以認識彼此,那就藉著吃飯喝酒放鬆心防,讓感情加溫。對於喜愛團體活動,強調團結的韓國人來說,喝酒博感情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不只工作,連平常的生活也很習慣有酒精相伴。

韓國人聚會常常會到晚上十二點、一點才散場,好幾次我和老公的朋友們一起吃飯,即使是帶著才四、五歲的小孩出席的朋友,也會陪著我們一路吃喝到最後,不像台灣父母會以「我們家小朋友的睡覺時間到了」為由先離開。一群人去露營的時候,也是邊烤肉邊喝酒,小孩就在一旁跑來跑去。酒精,是個非常自然的存在。

而韓國的大一新鮮人入學後必參加迎新宿營,向來也充斥著喝酒、遊戲,大學生活中一路到學校的忘年會、社團聚會、聯誼……幾乎每一個場合都有酒精相伴。等於從小時看著大人喝,到長大了自己跟朋友喝,進入職場,自然也習慣用酒精和其他人打交道。

對於日常生活中得謹守著上下關係,轉換敬語、非敬語的韓國人來說,喝了一點小酒微茫的狀態,就好像能夠跨越一點禮儀的邊界,也不會被特別注意,可以比較放鬆。以我自己來說,因為個性比較怕生,藉著酒精催化,才有勇氣拉著韓國女生朋友的手︰「歐膩(註:언니,姐姐的意思。)~幫我看這是什麼意思。」所以我能夠理解,對喜歡成群結黨、拉關係的韓國人來說,酒精是幫他們加速拉近彼此距離的好工具。

只是工具一旦被濫用,就會帶來負作用,甚至從解藥變成毒藥。為了凝聚團結心,讓員工用公司的錢聚餐的「會食」,後來演變成職場人下班後卻無法回家休息,還得跟同事、上司們聚餐應酬,被半強迫的灌醉,連續好幾攤的喝到半夜,隔天卻還是得準時上班打卡,成為讓人心累身也累的惡性循環。

在各種暴飲猝死的新聞、肝病防治宣導,甚至連續劇、綜藝節目的影響之下,現在許多大企業也開始帶頭改善,像是SK證券提出「119會食」口號,就是只喝一種酒(混著喝容易醉,只喝一種會比較輕鬆)、只吃一間餐廳(吃飯就好,不用續攤到KTV唱歌)、九點以前結束。讓大家純聚餐交流感情,不用再像以前得喝到半夜才能回家。

P1110727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提供
韓國職場的「會食」總是要續好幾攤。

身在韓國職場的台灣人,其實還有一道「外國人」的金牌可用。法蘭克.阿倫斯在書裡就常提到,身為一個部門裡少有的西方面孔,他「拿到了韓國籍同事都沒有的大富翁桌遊『老外出獄許可證』」,別的同事要乾杯,他只需要配合著拿起杯子有個動作,輕啜一小口就好。

雖然一個外國人身在韓國職場,難免碰上升職的透明天花板,但相對的,外國人身分也是一個百搭的好用理由:「我們╳╳人(台灣、美國、英國……自行帶入)沒有這樣的習慣」或許有些白目會回你:「來韓國就要照韓國的習慣做。」不過對於這樣的人,本來拿什麼理由都是沒用的,只能閃遠一點。

如果你本來就好杯中物,跟韓國人打交道絕對可以輕鬆一點,算是一條捷徑。但如果不喜歡喝,其實也是交得了朋友,畢竟韓國人中也有不少人討厭這樣的喝酒文化。而且日久見人心,可以在別的地方展現你的本事和親和力,不用勉強自己一定得跟上韓國人喝酒的節奏。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她們的韓國夢:打工度假的美好與幻滅》,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Fion

在這個被韓國年輕人形容為「地獄」的國度,
為什麼台灣女孩們仍趨之若騖?
似乎每個人都想聽聽別人的說法,來映照自己的動機並不孤單。

  • 曼菱/東大門批市買手:擺脫不負責任的代辦找的爛工作後,輾轉踏進東大門,白天在貨運行驗貨,半夜當追貨小幫手,月收近十萬,「不當臺勞」的初衷已經轉變……
  • 絭璟/餐廳廚房助手:用半工半讀辛苦存的錢來到韓國,徹底貫徹「打工度假」精神,打過三、四種工,比手畫腳和同事搏感情,薪水省吃儉用,努力玩遍韓國……

2016年,韓國打工度假簽證600個名額,在短短4天內申請一空。
2017年,辦事處首度發放號碼牌,才能紓解排隊申請人潮。
2018年,名額增至800個,有人徹夜排隊,且仍在開放申請當天發光號碼牌。

最低時薪7,530韓元(約台幣210元),薪資水準不如澳洲,政府限制外國人打工時數……韓國條件不是最優渥,為何仍有如此大的魅力?

求職碰壁、差別待遇、低薪高物價,加上要克服語言門檻、複雜的職場文化……實際上又在韓國過著怎麼樣的生活?

在韓國做過地陪、上班族的Fion,根據自己與其他在韓工作者的親身經驗,分享出國逐夢該有的認知,在韓國職場打滾需注意的潛規則。更實地採訪到韓國打工度假的台灣女孩,她們帶著各自的目標或動機,走出韓劇美好泡泡,踏入冷酷的現實。有些人找到生存之道,或開啟了人生另一個方向,也有人仍在迷惘之中。

寫下她們的故事,不只為了分享經驗,更希望鼓勵心中有夢的每個人——夢想幻滅並不可懼,空想卻不行動才是。

她們的韓國夢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