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連戰心不甘情不願的道歉,論連家的貴族心態

從連戰心不甘情不願的道歉,論連家的貴族心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連戰這種把民選總統、市長,當成自家世襲王位、爵位,不惜投奔外敵來穩固自家權勢的傢伙,我們只需在11月29日走出家門,用選票粉碎連家的野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楊子澂(輔大歷史系學生,熱愛學習東歐歷史和語言)

11月16日,連戰因其子連勝文的選情低迷,而在「中國人反獨護國大同盟」舉辦的選舉造勢大會上,口不擇言的痛罵柯文哲,罵他是日本的官二代、官三代,是皇民化子弟,應該叫「青山文哲」,並高呼「青山文哲」要選台北市長,他身為國民黨榮譽主席,絕對不能忍這口氣。

台下的群眾,也跟著大罵柯文哲是「漢奸」,整場造勢晚會,彷彿讓人看到了國民黨接收台灣時,把台灣人皆視為「日本奴」之影子。

這場充斥著謾罵的造勢晚會,激起了許多人之反感,大家紛紛嘲諷連戰根本沒有資格,去罵其他台灣人是皇民、是漢奸,因為其祖父連橫,不但曾為日本總督兒玉源太郎,寫了首歌功頌德的詩,更曾收了五百日圓,寫了篇《阿片有益論》,幫日本政府宣傳「吸毒的好處」。

而其父連震東,更是藉著幫國民黨效勞,在二戰結束後,把大批日人之產業收為己有,爾後,連家即成了壓迫台灣人民之統治集團的重要成員。連家這段不光彩的過去,在這次的選舉,成了連勝文的沉重包袱,但連戰偏偏又愛喚醒人民去談論日治時期的歷史,只能說他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事實上,連家是台灣最有權勢的家族之一,對連戰來講,兩次與總統寶座失之交臂,必定讓他很憤怒。他在2004年落選後,一下帶著支持者在各地大鬧,一下跑到北京與胡錦濤會面,甚至在2013年時,帶著兒子連勝文去見習近平。連戰這種為了自己一家之榮華富貴,不惜投靠敵人的行為,不禁讓我想起了波蘭的一段歷史。

17世紀時,波蘭-立陶宛聯邦裡,拉季維烏家族(Radziwiłłowie)是勢力最大的權貴家族,他們不但擁有廣大的莊園、雄偉的城堡,同時更有高貴的血統——他們同時是亞蓋沃(Jagiełło)與維陶塔斯(Vytautas),一對在15世紀時,分別統治波蘭與立陶宛,英勇而睿智的堂兄弟之後裔。

波蘭-立陶宛聯邦的國王,是由大貴族們選舉而產生,拉季維烏家族的成員,雖是最有機會競逐王位的候選人之一,但在1576、1587年的選舉,卻接連失利。來自瑞典瓦薩王室的齊格蒙特三世,在1587年成為聯邦的新統治者後,拉季維烏一族雖然仍位居要津、把持朝政,但他們對於瓦薩王室的不滿,卻不斷增加。

拉季維烏家族的徽記|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BY SA 3.0

1649年,齊格蒙特的幼子揚‧卡齊米日(Jan Kazimierz),在兄長瓦迪斯瓦夫(Władysław)死後繼位,但他對於聯邦的貴族共和制之排斥,讓他頗不得人心。當時,聯邦已進入「大洪水時代」(Potop),遭受俄羅斯與哥薩克人的圍攻,1654年,聯邦大部分的東部領土已落入敵手。

拉季維烏家的兩位公爵——雅努許(Janusz)與博古斯瓦夫(Bogusław)堂兄弟,為了驅逐他們口中軟弱的「耶穌會國王」,遂背叛聯邦,擅自帶領一批貴族,與瑞典國王卡洛十世‧古斯塔夫(Karol X Gustaw)協商,簽訂了〈凱代艾尼聯合〉(Umowa Kiejdańska),希望能解除波蘭與立陶宛的聯合,讓卡洛十世成為立陶宛大公,而拉季維烏家族則成為他統治立陶宛的代理人。

但是,這對堂兄弟的野心並未實現,許多的聯邦貴族組織軍隊,反對他們通敵奪權的行徑,1655年冬天時,雅努許的提科琴城堡(zamek w Tykocinie)遭到圍攻,而他則在城池陷落前即病死;失去堂兄的博古斯瓦夫,則倉皇的放棄領地,帶著家人、侍衛投靠瑞典國王。

揚‧卡齊米日最終在1660年,成功的驅逐了瑞典人,收復了聯邦之領土,而博古斯瓦夫則因他的罪行,一輩子在普魯士流浪,無法回到故鄉。爾後,這對堂兄弟成為眾人的笑柄,並在著名作家顯克維支的小說《大洪水》(Potop)裏,以叛國者之形象聞名於世。

雅努許公爵之畫像|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0
博古斯瓦夫公爵之畫像|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0

連戰的想法,大概就類似博古斯瓦夫與雅努許公爵,認為只有他們連家的人,才配擔任國家元首與首都市長,其他人若敢與他們搶,要不是「人人得而誅之」(陳水扁),就是「混蛋」、「皇民化子弟」(柯文哲)。

雖然連戰這回罵完人後,隔了六天就道歉了,但從他的言辭裡,可聽出他道歉的原因,只是為了給支持者一個交代,因為他既無向柯文哲直接致歉,也只說明「混蛋」兩字,沒有針對任何人,卻沒收回「皇民化子弟」、「青山文哲」等更糟糕的仇恨性用詞。

面對連戰這種把民選總統、市長,當成自家世襲王位、爵位,不惜投奔外敵來穩固自家權勢的傢伙,我們需要效仿波蘭-立陶宛聯邦的貴族們,在1655年勇敢站出來,與拉季維烏家族戰鬥的行徑,這回,我們不用穿著盔甲、帶著軍刀、騎著馬匹上戰場,我們只需在11月29日走出家門,用選票粉碎連家的野心。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