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膨爆表、信用破產,馬杜洛將把委內瑞拉帶向何方?

通膨爆表、信用破產,馬杜洛將把委內瑞拉帶向何方?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查維茲爭議性極高,但無疑地為一極具個人魅力之政治領袖,曾四度經由民主選舉程序獲得政權。雖然有人批評查維茲利用民粹,但歷次競選對手從未質疑選舉的公正性。

文:楊建平(宏都拉斯國防大學榮譽教授、致理科技大學院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研究員)

位於南美洲的委內瑞拉為拉丁美洲第五大經濟體(次於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和哥倫比亞),世界探明石油儲量(Proven Crude Oil Reserves)超越沙烏地阿拉伯居世界第一位。但是委內瑞拉之所以受到國際矚目,係因為其20年以來長期之「反美」立場。

委內瑞拉於5月20日舉行總統大選,依據國家選舉委員會公告之選舉結果,選舉投票率為46.07%,現任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獲得624萬票,以67.84%得票率,大勝主要對手法爾康(Henri Falcón)之192萬票、20.93%得票率。惟此一選舉結果非但對手法爾康宣稱無效,美國、加拿大不承認。包括巴西、阿根廷等拉丁美洲大國之西半球區域組織「利馬集團」(Lima Group)14個成員國於5月21日發表聯合聲明,拒絕承認5月20日委內瑞拉總統選舉的合法性,並召回各國駐委內瑞拉大使,降低外交關係層級。

委內瑞拉九成以上外匯收入依賴石油出口,但是近年來面臨石油産量下降、經濟持續衰退,國內政治極端對立及高犯罪率,通貨膨脹率過高與幣值不穩定等問題。加上美國持續對委內瑞拉實施經濟和金融制裁,在拉丁美洲鄰國均不支持下,馬杜洛還能抵擋住國內外壓力繼續執政嗎?

強人查維茲逝世,馬杜洛未能延續其政治理念

有「反美鬥士」、「拉丁美洲左翼旗手」封號的前委內瑞拉總統強人查維茲(Hugo Chavez Frias)爭議性極高,國內及國際均有眾多支持者及反對者,但無疑地為一極具個人魅力(Charisma)之政治領袖,曾四度經由民主選舉程序獲得政權。雖然有人批評查維茲利用民粹,但歷次競選對手從未質疑選舉的公正性。

查維茲因罹癌在2013年3月5日病逝,委內瑞拉政府為其舉行之國葬儀式,共有55個國家及國際組織代表參加,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區幾乎所有國家元首均出席,伊朗、白俄羅斯總統及西班牙王儲親臨悼祭,悼念民眾排隊綿延數公里,葬禮備極哀榮;古巴更以「自己領導人」逝世規格,全國哀悼三天。

馬杜洛為查維茲欽點之繼承人,曾任巴士司機、工會領袖、國會議員及議長,並在查維茲政府擔任外交部長及副總統;馬杜洛於總統補選中以微小差距勝出。由於受到查維茲的餘蔭,馬杜洛就職典禮中共有61個特使團出席,其中包括伊朗、古巴、尼加拉瓜、玻利維亞等國總統;「南美國家聯盟」(UNASUR)發表支持馬杜洛之聲明,南美洲兩大國之女總統——阿根廷克里斯汀娜(Cristina Kirchner)及巴西羅賽芙(Dilma Rousseff)亦親自出席。相比之下,與此次包括巴西、阿根廷等「利馬集團」成員國拒絕承認委內瑞拉選舉合法性之聯合聲明,有如天壤之別。

馬杜洛接任總統後不久,國際原油價格於2014年下半年自每桶超過100美元之高點開始大幅下滑,委內瑞拉石油收入大幅減少,無法支撐高社會福利政策之需求,重創委內瑞拉之經濟。委內瑞拉當前面臨恐超過13000%的惡性通貨膨脹、經濟衰退可能超過9%、食品及藥物短缺、犯罪率上升等問題,引發人民不滿及暴力騷亂事件。面對這些問題,馬杜洛大力鎮壓異議分子,近年來數以萬計民眾大規模出走鄰國。

我是查維茲,我們都是查維茲:南美洲民選的獨裁政權

RTS1RYP0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委內瑞拉與美國關係難以改善

在查維茲1998年當選總統前,委內瑞拉一直與美國維持良好關係,委内瑞拉是美國第四大原油供應國(次於加拿大、沙烏地阿拉伯及墨西哥)。由於美國近年來開採油頁岩技術獲得突破,國內油產量增加,自國外進口原油需求降低。查維茲14年總統任內,除嚴詞批評美國對外政策,經常以激烈之情緒化言語對美國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進行人身攻擊。2006年9月,查維茲更在聯合國大會發言中,八次以「魔鬼」(devil)稱小布希。

查維茲除與美國之敵國古巴關係密切外,並與伊朗、敘利亞和格達費時期之利比亞關係良好。伊朗和委內瑞拉除為「石油輸出國家組織」成員外,兩個擁有豐富石油資源,但地理位置相距遙遠、歷史與文化背景差距極大的國家,在國際政治上應不具備成為外交及軍事盟邦之條件。但由於「反美」立場一致,促使兩國關係積極進展,兩國元首多次互訪。

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2009年就任後,一改前任小布希總統與查維茲勢不兩立的作風,力圖緩和與委內瑞拉關係,但最後徒勞無功。然而,委內瑞拉雖與美國關係緊張,但未發生實質嚴重衝突,兩國經貿關係正常進行。在2017年川普(Donald Trump)就任美國總統後,兩國關係好轉之可能性極微。

委內瑞拉與金主中國關係備受矚目

委內瑞拉與中國於2001年建立「共同發展的戰略夥伴關係」,並於2014年提升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兩國無論在政治、經貿、軍事等各領域之關係均非常密切,最重要的是中國為委內瑞拉最大的債權國。另由於委內瑞拉與美國關係長期不睦,使得與中國之密切關係特別受到矚目。

中國進口原油四分之三來自中東及非洲,油輪均須航經麻六甲海峽,自委內瑞拉進口原油,可分散原油進口風險。而委內瑞拉由於與美國地理位置相距較近,傳統上大部分原油出口目的地為美國,委內瑞拉欲分散原油出口市場以擺脫對美國之依賴,亟思拓展其他原油外銷市場。委內瑞拉原油占中國原油進口總量比重,自2003年之0.2%成長至約6%,成為中國第七大原油進口來源國。

在兩國對原油需求具有互補性情況下,中國採取「貸款換石油」政策;自2008年起中國開發銀行向委內瑞拉提供以石油擔保之貸款,迄今估計貸款總額超過600億美元。委內瑞拉利用來自中國之貸款從事國內能源、鐵路、住宅、電力、農業等領域建設計畫,相關工程亦由中國企業承包。中國石油三巨頭:中石油、中石化及中海油在委內瑞拉有多項油田探勘及開發合同。委內瑞拉並與中石油合資在中國興建煉油廠,提煉來自委內瑞拉之重質高硫原油。此外,中國還曾於2008年、2012年為委內瑞拉發射通信衛星及遙感衛星,2007年委內瑞拉亦向中國購買價值1.5億美元之三座JYL-1三座標長程監視雷達系統。

委內瑞拉能否能度過此次政治及經濟危機?

委內瑞拉擁有豐富石油、天然氣資源,傲視拉丁美洲、甚至全球;但國家經濟太過於向能源產業傾斜,原油出口占全國出口比例高達95%。並且不若中東產油國家位於沙漠地帶,委內瑞拉國內水利資源充沛,但由於經濟未能多元化發展,導致民生物資缺乏,全國三分之二農產品需要進口。

委內瑞拉此次大選之合法性,雖未獲得歐美及大多數拉丁美洲國家承認,但有中國、俄羅斯及伊朗區域外大國的支持,亦有古巴、玻利維亞、薩爾瓦多、尼加拉瓜等拉丁美洲小國力挺。雖然委內瑞拉經濟面臨崩潰,亦有嚴重國際債務支付壓力,但尚未有如過去阿根廷(2001、2014)及厄瓜多(2008)之拖欠違約債務情事發生,在近期國際原油價格大幅提升下,委內瑞拉能否能度過此次政治及經危機?值得持續觀察。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