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入黨如考證照:我在中國見習共產黨組織生活會

中共入黨如考證照:我在中國見習共產黨組織生活會
Photo Credit: 美國之音記者東方拍攝 via 維基百科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共與中國,應該有所區隔,中國的意涵十分廣泛,卻被共黨意志綁架,黨國不分的繼續統治中國,比如說繼續使用象徵國會的人民大會堂進行中共黨代表大會。

在那個下著雨,人行道又被堵塞成為小河的下午,與兼為黨員的同學在上海五角場繁華商場用餐,知道朋友要還要趕場去跟自己班級所屬的共產黨組織開會,是畢業前的最後一次。

「今晚十點鐘,我們要開黨組織會議」朋友說,幾次的學院黨組織會議都沒有機會參加,我十分好奇想去見識。黨員朋友詢問自己的「黨支書」(支部書記,其實就是班上的同學兼任),過幾分鐘手機螢幕亮出回覆,同意我以「人民群眾」的身分參加,十分歡迎台灣人參加這個即將畢業的理工科系例行黨組織會議,名稱是「組織生活會」。

想讀懂中國 不能不認識中國共產黨

現今中國複雜而難以清楚被描述,要解讀中國,絕不能忽略已有八千萬黨員的中國共產黨,以及共黨的立場與價值觀。共產黨遍布在中國的各個角落,從城市到農村、從國企到民間企業,中共的世界觀,也很大程度決定中國的對外政策,只是對於圈外人,中共低調神秘,因而產生臆測,也開始恐懼,進而排斥。八千萬中共黨員也被刻意地形塑成愛黨愛國的整齊團體,但不知道背後存在多少拳打腳踢,不為外人所知。

2012年薄熙來事件,讓世界看見共產黨高層的鬥爭,並不亞於幼稚民主國家的惡性競爭;而共黨官員大喊愛國,檯面下妻子小孩送往國外取得外國籍亦所在多有。

中共與中國,應該有所區隔,中國的意涵十分廣泛,卻被共黨意志綁架,黨國不分的繼續統治中國,比如說繼續使用象徵國會的人民大會堂進行中共黨代表大會。要將黨國分離,中國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就是因為共黨刻意的強調集體主義,讓每個共黨官員的個人色彩淡化,高層又以類似的面目與保守的談話,更讓人摸不透黨組織。直到我看到這一群年輕的大學生黨員,開黨會與散會後的樣子,不知道共產黨刻意營造表面的和平,還能維持多久。

Photo Credit: AcidBomber at en.wikipedia CC BY 3.0

中共黨代表大會使用象徵國會的人民大會堂開會,而非其它場地,是空間政治的黨國不分 Photo Credit:AcidBomber at en.wikipedia CC BY 3.0

中共黨組織:一日黨員定終身

我們在大雨滂沱腳上沾滿泥巴的狼狽狀態到達朋友宿舍的活動室,開門的阿姨還催促「快點,已經開始了」,會議室在宿舍一樓轉角,隱約聞到公共廁所傳來的味道。

在還沒進入那道小門前,聽見幾個人唱著沒有聽過的歌,是我沒有聽過的旋律。 「那是《國際歌》,共產黨會議前後都會唱」朋友說。我後來也才知道為何對這首歌陌生,1990年代以前,國際歌在台灣是禁歌,後來才解禁。

房間內只見相似年紀的同學圍著長桌站立,我就被夾在二十幾個年輕的大學生黨員中間。他們都是同班同學,牆壁掛著馬克思、列寧畫像,以及中國共產黨黨旗。

台灣人參加中共基層黨組織會議,突然沒來由的尷尬。也還是學生的黨書記先表示歡迎,簡短說幾句話作為開場,組織生活會正式開始。這畫面令我想起在台北參加基督教會禮拜,以為開了門會不會離上帝近一點,會議充滿宗教性,只是崇拜標的從上帝移轉到共產黨,都是信仰,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

中國共產黨章程第五章寫明:「企業、農村、機關、學校、科研院所、街道社區、社會組織、人民解放軍連隊和其他基層單位,凡是有正式黨員三人以上的,都應當成立黨的基層組織。」而《聖經》也讀到上帝承諾「無論在哪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裏就有我在他們中間。」彷彿真的三個黨員齊聚,真的會有什麼神祇降臨。

中國各級單位成立黨支部,是1921年中共在上海建黨以來實施社會控制的重要方式。剛接觸中共政治制度有些難以理解,而那些經歷威權台灣的老師對於這種黨國不分倒是了然於心。當然,體制與人民是分開的,中國民眾對於體制的批評容易踩到執政黨的紅線,黨對於一般政策的討論就寬容很多,只要不威脅共黨最高權威,人民的自由某種程度慢慢地開放,但還是限制在個人自由、商業自由,至於公眾領域的自由,共產黨還是有很大的權力可以介入,隨時被捏碎收回。

共產黨對於很多大陸人來說不是那麼迫切的感受,大家只要安居樂業就好。我的那間上海學校為例,每年入黨人數是依照學系人數按比例分配,黨員人數都控制在固定百分比之內,黨支部幾乎是每個年級就有一個,我旁聽的是09級(入學)的某理工科系黨支部會議,光這個科系的黨支部還有10、11、12級,同科系還有研究生、教職員、往上還有學院,校級也有自己的黨支部,科層分明。黨員只是非常普通的身分,除非成為高官或當公務員,黨員的身分真的沒有太大作用。

中共黨員像證照 爭先恐後要考到

當天的會議主要是通過四個預備黨員「轉正」(轉為正式黨員),這些也都是班上同學,他們在前一年要盡量參與黨組織舉辦的活動,成為「積極份子」,然後需要有黨員做為介紹人,提出入黨申請書,成為「預備黨員」,一年內要定期寫「思想匯報」,就是向黨報備你在想什麼,沒錯,要定期匯報思想。

這些官樣八股文章在網路上就有很多範文可以抄寫,書店也會有一區販賣入黨申請指導手冊的攻略書,很多大學生就把入黨像是考證照一樣擺起來放,像準備托福一樣,有朝一日能派上用場,希望搭上去就飛黃騰達。

我不知道眼前四個預備黨員甚至是房裡所有共產黨員所思所想,在這種組織生活會裡還有「批評與自我批評」環節,非常清教徒的經營管理,但宗教終會世俗化,黨組織也會,很多八股共產黨詞彙千篇一律鬼打牆的重覆。

先是預備黨員提交申請書,當眾宣讀自己的入黨申請書內容,聽第一個覺得很新鮮、第二個覺得有趣(要把日常瑣事、生涯規劃加入共黨正式文件的「指示」或「精神」文字),第三個覺得開始跳針,第四個已經因為不停重複而令人分神。其它學生黨員大多在滑手機,不時對著手機螢幕傻笑,台上就像舞台一樣,與會者就像演員,演出一場愛黨樣板戲。

預備黨員宣讀八股文後,書記會讓介紹人說這位預備黨員的「政治覺悟」程度,之後輪一圈發表意見,每個人都要硬擠幾句話,內容大多空泛,常有那種「明貶暗褒」的官腔,比如「某某同志有一點特別不好,不愛惜自己身體,因為每天都在組織裡加班到十點多鐘才回家」。

點評之後進行黨內表決,預備黨員能到這個階段早已獲得認可,只是來過水,毫無意外全票通過,我就這樣見證了四個中國共產黨員的誕生。而光我待的這個學校就有超過一百個以上的黨組織,今晚新生的四位中國共產黨黨員「檔案」會被送到校級的共黨組織部保存,進來了就難以離開。

這裡有中國共產黨入黨誓詞,文字大多提到黨的利益,人民只被提到一次,被放在黨的後面,顯見黨的利益永遠高於國家與人民。

「我們轉正、我們入黨-要為建設新中國奉獻,還是只想換張黨證好過年?」

中共中央組織部的統計,到2012年底已經有8500萬名共產黨員,基層黨組織達到420萬個。中共組織部除了列管黨員檔案,還有發展黨員的任務,現今40%的中共黨員有大專以上學歷,而每年「發展」的黨員有三分之一是來自大專院校。

但成為黨員是一回事,如何管理這麼龐大的群體服膺配合中共界定的政治利益,卻是更大的挑戰。很多大學生只是把入黨作為考公職、進國企的升職跳板,意識形態逐漸削弱,重要決策也只在高層幹部集體決定,中層以下黨員根本無從置喙。

我還天真地問黨員朋友「你們那麼多人都想移民或出國留學、讀研究所,那黨員身分怎麼辦?」朋友也沒有感到意外,而這也是很正常的問題,「一般來講,如果是在原校直升、保送研究所(直研、保研),黨員檔案就會自動轉移到另一個黨組織部,或是轉到上班的國企、單位的黨組織,在上班之餘也要定期繼續參加組織生活。」

「如果出國留學,檔案會移轉回戶口(戶籍)所在地,城市就在戶籍的街道、小區的區委會;農村就放在村支部,共產黨組織無所不在,等你回國,逃不了的」朋友這麼說。

而共產黨沒有自願退黨的機制,除非像薄熙來或其它黨官員,因為政爭、違法亂紀被雙規開除黨籍,否則就是一日黨員終身黨員,我不會區分黨員或非黨員,他們一樣都是普通人,只是在體制裡做了記號,部分同學也坦承入黨只是為了進入體制方便,往後考公務員或進國企上班比較方便。

隨著中國社會越來越浮躁、功利,我一直在想,這種練就一顆紅心、把為人民服務長存於心的黨員又有多少?黨員在現在的中國到底還剩下什麼意義?有些不是黨員的中國人反而比黨員更黨員,更擁護共黨體制;也有些黨員在標榜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以外還是某個宗教信徒,或反中共政體,我甚至遇過支持台灣獨立的黨員。一樣米養百樣人,何況養八千萬人,只是對外被中共的集體主義抹平個人多元性,強調組織、要求服從、重視集體。

沒有共產黨 就真的沒有新中國?

現今,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正在快速消退。這個擁有十三億人口的龐大國家正面臨巨大的政治經濟轉變,原本的信仰瓦解,又逢改革開放後經濟大幅發展,成千上萬民眾脫離貧窮,這是中共難以忽視的重要成就。但透過各種手段快速致富,新的價值還沒建立,很多民眾只能相信人民幣與財富能帶來幸福。共產黨的合法性是建立於要有本事去經營這個龐大的官僚國家,而不是透過人民選舉的政府。

也有許多人在價值混亂與重建的過程中,選擇離開,爭取外國護照或居留權。學生們不太被鼓勵關心社會,學業與證照反而耗掉許多年輕人的青春,巨富成為年輕人嚮往的典範,在大學演講並接受電視專訪,在人民大會堂接受高層領導接見,使得大多中國民眾相信只有賺大錢才會換來掌聲。

中國的經濟改革,大幅改善民眾生活,卻也帶來更嚴重的貧富差距與官商勾結,財團富豪大多成為中國人大或政協委員,也因為經濟利益產生許多中共的堅定支持者,就算不是體制內身分,他們也往往是中共最堅實後盾,是建基於利益的那種,一旦中國經濟趨緩,產生動盪,沒有利益可圖,將搭乘私人飛機離境,煙消雲散。

這個很像教會禮拜的會議接近尾聲已近十二點,鐘響過後在這四個轉正黨員身上加了隱形標誌,會議結尾也是宗教感濃厚地對著牆上的中共黨旗和馬列畫像唱國際歌。朋友遞手機給我,附歌詞,就在我思考是否對嘴時,書記宣布黨組織過了十二點隨著大家畢業正式解散,其它人忙著收拾黨旗畫像準備去吃宵夜。隔天是畢業典禮,學校瀰漫離情依依,這個每週都舉行的組織生活會正式結束,眼前的大四畢業生都有各自的生涯規劃。

現在加入共產黨,潛在的利益成為誘人的費洛蒙,但從政的黨員已經鮮少說出為何入黨的真心話。表面的話語好聽,真正相信又有幾人? 我們要去認識中共的世界觀,但對於高層黨幹部談話,最好還是要保持懷疑,畢竟說真話的黨幹部真的太少。

書記感謝大家這幾年被他要求參加每週一次的組織生活會 (每個黨組會議頻率主要是取決書記和組織部的意見),這些大學生黨員沒有什麼不同,他們如同其他同學一樣也有夢想,也有在這個快速發展的國家要去面對的競爭與殘酷未來,也如同其它畢業生的熱血瘋狂,在隔天就要舉行畢業典禮各奔前程的夜晚,在微醺搖晃之中牽著手,消失在大學宿舍的夜色之中。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