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支付8億「天災保費」卻一毛理賠都拿不到,調降國際保費有多難?

每年支付8億「天災保費」卻一毛理賠都拿不到,調降國際保費有多難?
Photo Credit: 截圖自「立法委員 黃國昌」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地震基金每年花8~10億,向「國際保險公司」購買再保服務,但歷經2016南台灣大地震跟今年2月花蓮大地震,都沒有理賠,原因出在「理賠門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黃國昌昨(31)日在立法院指出,公辦財團法人住宅地震保險基金(簡稱「地震基金」)每年交8億納稅錢給國外保險公司,這幾年天災頻傳,保險公司卻都未曾理賠。黃國昌也質疑保費太高,地震基金董事長陳明仁解釋曾要求保險經紀公司調降5%,但遭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及地震中心總經理侯自維「阻撓」。

顧立雄和侯自維則表示,去年第三季起,國際天災保險價格就開始調漲,保險經紀公司不可能接受5%的降幅,他們只是為了避免保險經濟公司抽手,讓再保服務開天窗。

《風傳媒》報導,地震基金於2001年成立,當初是有鑒於921地震導致住宅大量倒塌、民眾頓失依靠,2001年成立地震基金,透過「保險經紀公司」向「國內保險公司」或「國際保險公司」購買「再保」服務。如果受災戶向地震基金申請的理賠超過一定金額,就可以要求「國際保險公司」幫忙分擔一部份的理賠。2001年成立時,由時任財政部次長的陳沖兼任,陳明仁則是該基金首位「專任」董事長。

每年支出納稅人8~10億的再保費,但一毛錢都收不回來

昨日,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審查金管會函送地震基金等五家公辦財團法人107年度預算書案。根據黃國昌的FB質詢影片,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在會中指出,地震基金每年支出高達8~10億再保費。

而地震基金董事長陳明仁回答,但過去數十年來,地震基金給受災戶的理賠從來沒有超過約定的門檻,因此,地震基金每年花8~10億,透過「保險經紀公司」向「國際保險公司」購買再保服務,未曾回收一毛錢。

地震基金黃姓發言人表示,根據金管會《住宅地震保險危險分散機制實施辦法》,我國地震基金的理賠,共分三層,第一層,若理賠總金額在30億內,由國內的保險公司承擔;理賠總金額若在30億~170億,則由地震基金負擔;理賠總金額若超過170億,才會由國外的再保公司理賠。

2016年南台灣大地震和今年2月花蓮地震,由於都單一建築結構出現問題才造成嚴重災害,因此理賠金額都只在1億~2億間,都是由國內保險公司承擔。

地震基金曾要求保費降價5%,為何失敗了?

陳明仁表示,地震基金曾與合作的保險經紀公司「怡安」(後面簡稱「怡安保經」)簽訂合約,並約定「2018年再保費率必須降幅5%」,否則地震基金可以向怡安保經公司求償。但是,怡安保經沒達成降幅,地震基金也沒有對怡安保經求償。

地震基金陳明仁解釋,之所以無法求償,是因為地震基金總經理侯自維「吃裡扒外」,「蓄意」配合怡安保經調高保費費率,加上金管會介入「施壓」。

4月24日,金管會召集地震基金人員、較懂國際保險狀況的財團法人保險發展中心(保發中心)人員召開會議。陳明仁表示,在會議中,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要所有人到門外,私下與陳明仁達成三項要求,其中一項就是「不得向怡安保經求償」。但因為是「私下談」,因此陳明仁表示,「我沒有證據」。

顧立雄答詢表示,之所以召集當天的會議,是因為陳明仁與地震中心董事長爆出內鬨。私下談話內容,只是要求地震中心,不得讓地震基金的再保業務被中斷。並強調,「沒有裁示不得向怡安保經求償」,針對未達5%的爭議,當天會議最後裁示「尊重地震中心的決定」。

《中央社》報導,顧立雄會後受訪時說明,金管會之所以介入地震基金與怡安保經合約求償糾紛,主因是「董事長和總經理對於求償金額不一致」,雙方對再保差額要不要全賠,有不同見解。

顧立雄說,陳明仁認為怡安保經費率調降空間沒有達到當初說的5%,因此多出來的再保費用,怡安要補償;侯自維則認為,根據合約,怡安保經只賺手續費,而手續費有差額補償機制。

顧立雄表示,為釐清爭議,他有請保發中心說明,保發中心回覆,再保費率是以整體國際市場來看,而國際上再保費率是向上的,且怡安保經已經能稍微拉低費率了,只是幅度沒有到5%這麼多。

《聯合報》報導,今日,地震基金總經理侯自維也發表聲明說明,去年第三季國外巨災頻頻,例如美國發生三個颶風、加州野火、墨西哥地震等造成全世界再保人嚴重損失達4.2兆台幣,導致今年國內所有產險公司天災合約全面上漲平均約5%。

侯自維表示,大家都希望爭取好的再保成本,這個立場一致,他自問和工作團隊已盡全力,努力到最後一刻、不希望合約到期無保障造成保險「開天窗」,成本也是來回與怡安保經協商數10次,要求他們盡最大努力達標,雖然最後只降了0.35%,仍是市場數一數二的最佳費率。侯自維說,根據保發中心提供金管會的報告,也給予沒有明顯不合理的結論。

顧立雄跟地震基金總經理都跟保險經紀公司「有關係」,涉及利害關係衝突

昨日質詢時,黃國昌也提出證據質疑,2015年,顧立雄還未擔任金管會主委,仍在法律事務所工作時,曾擔任怡安保經的訴訟代理人,簡言之,怡安保經曾是顧立雄的客戶。黃國昌質疑,顧立雄如今仲裁怡安保經與地震基金的爭議,可能涉及利害關係衝突。而後國民黨立委費鴻泰在質詢時,也詢問侯自維是否曾在怡安保經任職。

顧立雄在黃國常提出證據後承認,他是過去任職萬國律師事務所時,曾受其他律師委託,擔任怡安保經訴訟代理人。但他身為金管會主委,擔心再保開天窗,必須召開會議協調再保問題。

《聯合報》報導,侯自維在聲明中表示,曾於2009至2011年1月任職於「怡安班陶氏保險經紀人(後改名怡安保險經紀人)」,負責新客戶業務開發,但侯自維強調,與現在負責地震基金再保的單位「怡安奔福(Aon Benfield)」完全無關,接下再保任務前與該單位人員並不孰悉。

《中央社》報導,有關地震基金求償爭議,國民黨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召委曾銘宗原本表示,此案要移送北檢偵辦,但考量過去沒有前例,民進黨立委也有不同意見,財委會決定「保留」暫不移送。不過,曾銘宗也強調,財委會的「保留」並不是「不移送」,而是事情還在發展,假設更明朗或有更多事證,仍不排除將此案移送北檢偵辦。

顧立雄為什麼要找陳明仁「私下談」?陳明仁又為何罵自家總經理「吃裡扒外」?

《中央社》報導,顧立雄昨日會後也解釋,為何把其他人支開,只和陳明仁「私下談」,他說,會議當天是為了釐清再保問題,陳明仁當場卻說「我以為今天就是來討論總經理解任案」,當時侯自維就坐在陳明仁的旁邊,使得當下氣氛有點僵,加上地震基金的律師未出席,因此,他才選擇私下與陳明仁溝通。

顧立雄表示,陳明仁一直主張侯自維的操守有問題,要求金管會撤換侯自維,可是他沒有辦法理解地震基金向怡安保經求償與侯自維操守有問題,這兩件事情間有什麼樣的連結。

《自由時報》報導,侯自維也在聲明中解釋與陳明仁不合的原因,侯自維表示,地震基金原本在2017年9月已遴選好2018年的再保經紀人,分別是「佳達保險經紀公司」(Guy Carpenter)占55%,為首席再保經紀人;「怡安保險經紀公司」(Aon Benfield)占45%,為協同再保經紀人。

侯自維說,後來是陳明仁臨時指示要更改合約內容,且規定須在今年2月28日排完100%再保認受成分,並達成費率降價5%目標,否則處罰價差。但兩家保險經紀人皆因內部規範拒絕接受。

此時,陳明仁擔心找不到再保經紀人會讓再保開天窗,因此,與怡安保經舉行電話會議,在電話中,陳明仁與宜安保經達成以下協議:

  1. 只要2月28日排滿100%認受成分(即排滿再保額度,不讓再保額度開天窗,不管費率多少),只罰KPI,不會罰價差。
  2. 如果2月28沒排滿100%再保額度(即再保開天窗),將罰價差。
  3. 原先寫好的條件書面上不能更改也不能加但書,因為怕另一家經濟公司佳達知道後反彈抗議,所以絕對不能改。

侯自維強調,此外,陳明仁在電話中還以不雅與恐嚇語氣警告怡安保經,考慮這麼久若不接,以後將不再與怡安保經合作任何案子。

侯自維表示,後來怡安保經依書面合約與口頭承諾跟地震基金簽約,但第一輪報價沒達到預期,陳明仁馬上翻臉,要他發信向怡安保經「罰價差」(但依照雙方口頭承諾,應該只罰KPI,因為怡安達成排滿100%再保額度)。侯自維表示,陳明仁為了自保,還說要記侯自維大過,否則保險局會找陳明仁麻煩。侯自維強調,從以上可知,再保安排的保險經紀人非他圈定、價格更不是他決定,也沒有向陳明仁說的「蓄意配合提高價格」。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