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空軍之父」懷才不遇的一生,和超前時代的「空權理論」

「美國空軍之父」懷才不遇的一生,和超前時代的「空權理論」
Photo Credit: National Photo Company no known restriction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空防論》出版後一個月,美國海軍「謝南多厄」號飛船發生空難,很快引起米契爾的怒氣。他召開記者會表示「這些事故是海軍部和戰爭部的失職、過失和幾乎構成叛國的結果」。而米契爾因公開指責戰爭部、海軍部無能和失職,受到軍事法庭審判。

文:區肇威

威廉・「比利」・米契爾(William Lendrum "Billy" Mitchell),美國空軍之父與義大利的杜黑(Giulio Douhet)、英國的特倫查德(Hugh Trenchard)同列世界空權三大先驅。出生於一八七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的法國尼斯市,父親約翰・米契爾,是來自威斯康辛州的民主黨籍參議員。三歲時,隨父親回到威斯康辛州密爾沃基(Milwaukee)的家裡。

一八九八年四月,美西戰爭爆發,五月十四日,米契爾投筆從戎,加入威斯康辛州第一步兵團,從一名二等兵開始做起,隸屬於美國志願軍(United States Volunteers),他父親約翰在南北戰爭期間也曾是該團的軍官。參軍期間曾前往古巴以及菲律賓,同年六月八日轉任通信團(U.S. Army Signal Corps)少尉,二十四歲時成為美國陸軍最年輕的上尉。一直到他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至一九一七年十月十日升做上校為止,他都是隸屬於通信團的軍官,但這時已經是正規的陸軍了。在他的軍人生涯中,米契爾對於新科技總是保持開放且積極投入的態度。

美西戰爭結束以後,米契爾留在軍中,成為一名職業軍人,派駐在阿拉斯加。踏入新世紀,美國國會通過一筆高達四十五萬美元的預算,為美國在所有位於偏遠地區以及阿拉斯加的美國陸軍駐地建立通訊系統。米契爾參與了「華盛頓-阿拉斯加軍事通訊與電報系統」(Washington-Alaska Military Cable and Telegraph System,WAMCATS)的架設任務。一九○六年,陸軍通訊學校在堪薩斯州(Kansas)萊文沃思堡(Fort Leavenworth)成立,當時米契爾就已經預言未來戰爭的決戰將是發生在空中,而不是在陸地。這個時候的米契爾都還沒有開始學習飛行呢。

一九○七年至一九○九年,他到萊文沃思堡的美國陸軍指揮參謀學院(United States Army Command and General Staff College)前身Army School of the Line and the Staff College進修,這使得他有機會在一九一二年以參謀的身份派駐在美墨邊境。

米契爾與飛行有關的經歷,最早發生在一九○八年九月。當時,萊特兄弟中的弟弟,奧維爾・萊特(Orville Wright)在維吉尼亞州鄰近阿靈頓公墓的陸軍營區梅爾堡(Fort Myer,如今稱梅爾-亨德森軍事基地,Joint Base Myer–Henderson Hall)進行飛行表演,爭取美國陸軍的採購訂單。米契爾在現場親眼觀看了這一連串的展示。也在這一次的表演,發生了有史以來的第一次致命性的空難。奧維爾・萊特受傷,同機乘客,湯瑪斯・塞爾弗里奇中尉(Thomas Selfridge)罹難。一九○八年九月十七日,成為歷史性的一刻──第一宗有人喪命的空難。然而,這並沒有讓米契爾對飛行產生恐懼。

一九一五年,米契爾分派到通信團附屬飛行組,從此開啟他的飛行與倡導空權主義的生涯。一九一六年秋天,米契爾向紐波紐斯的(Newport News)「柯蒂斯飛行學校」(Curtiss Aviation School)報到,他利用自己的公餘時間,繳交一四七○美元,經過十五個小時、三十架次的訓練以後,他掌握了飛行的基本知識,並且升上少校。就在他成功單飛的兩天以後的九月六日,美國陸軍為因應即將可能投入發生在歐洲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指定柯蒂斯飛行學校紐波紐斯分校為主要的飛行訓練學校。在戰爭結束之前,該校將為美國軍方訓練超過一千名的飛行員投入戰場。

一九一七年四月,美國宣布參與歐洲的戰爭,當時以觀察員到法國赴任的米契爾看著空軍在戰爭需要的情況下快速的發展。同年六月,他接任美國遠征軍(American Expeditionary Forces)中校飛行軍官一職。戰爭期間他只要有機會一定會飛上天,他還成為第一個飛越敵軍上空的美國飛行員。一九一八年五月,米契爾擔任美軍第一軍(I Corps)的空軍上校指揮官,也是他職業生涯中的第一個高峰。由於他的積極進取,美國在一戰後期可以說是處於整個協約國空軍的主導地位。

一九一八年九月,他徵集了協約國的一四八一架軍機──是當時最大規模的飛行機隊──對聖米耶(Saint-Mihiel)實施轟炸,支援美國陸軍的地面作戰。由於美國的飛機總數也才不過六五○架,其中大部分的飛機都是從英、法、義等國臨時借來的。這一次的作戰行動超越一戰西線戰場過去的任何一場戰役的規模,尤其是展現在空軍軍機的出動上更是如此。這也是第一次陸空聯合作戰的案例。美軍在該次戰役共造成德軍兩萬兩千人的損失,其中包括兩千人陣亡、五千五百人受傷、一萬五千人被俘。當時美國陸軍的空中勤務隊(United States Army Air Service)才要開始嶄露頭角。

十月九日,他以集團軍航空指揮官的身份,指揮默茲-阿格納戰役(Meuse-Argonne Campaign)。米契爾指揮龐大的轟炸機隊攻擊德軍的後方,總共對德國陣地投下了七十九噸的空投炸彈,使德軍蒙受巨大的損失。米契爾也因此役戰功在十月十四日升上准將(戰時官階),並接管指揮美國陸軍所有的飛行部隊。在此之前,飛行隊都是以兵科分屬的方式,分配給所有的步兵師協同作戰。協約國部隊這時已經推進到鄰近德國邊界,米契爾規劃下一階段要對德國本土實施戰略轟炸以及傘兵投入戰爭,不過這一切都因停戰協議的到來而喊卡,不過在多年後的第二次世界大戰,這兩項作戰方式卻成為二戰司空見慣的作戰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