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關係再認識(二):兩次對日戰爭,中國都是不正義的一方

中日關係再認識(二):兩次對日戰爭,中國都是不正義的一方
Photo Credit:竹崎季長《蒙古襲來繪詞》@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元日戰爭中有不少日本平民慘遭元軍殺害,更有大量的軍人在戰爭中遇難。元朝侵略日本是屬於不正義的一方,這點是毫無疑問的。問題是元朝入侵日本算不算中國入侵日本呢?

中日關係再認識(一):中日在歷史上是仇敵嗎?

因唐朝聯合新羅侵略百濟與高句麗引發的第一次中日戰爭,值得從世界史的角度加以更深入的分析。

東北亞國際政治的焦點在所謂「中國東北」或者「滿洲地區」以及朝鮮半島。「中國東北」現在是中國的一部分。可是在歷史上,雖然與中原王朝的關係也比較密切,它有著長期相對獨立發展的線索。廣義上說,現在屬於俄羅斯的「外滿洲」,即包括外興安嶺以南,日本海以東的地帶,也是「東北」的一部分。以下為了行文的方便,以中國視角的「東北」稱呼這個地區,但不表明筆者以這種視角出發。

東北與朝鮮半島上有三個主要的民族系統。第一是靺鞨系統,又稱肅慎,使用通古斯語族的語言,女真與滿族都屬於這個系統。他們是在東北的主體民族,分佈在東北的偏北部。第二是濊貊系統,他們同樣是東北的主體民族,分佈在東北的偏南部以及朝鮮半島北部,東北古國扶餘、高句麗以及百濟都是這個系統的民族建立的國家。第三是古朝鮮族,原先分佈在朝鮮半島南部,朝鮮語自成一個語族。最早的代表國家為朝鮮東南部的新羅。

濊貊人所用的語言,由於留下的資料極少,所以難以準確劃分。韓國學者一般認為,濊貊人所用的扶餘語,乃朝鮮語的一個分支,扶餘、高句麗、百濟的語言都屬於這個分支。據此,韓國人認為,朝鮮與濊貊人屬於同一人種,濊貊人的歷史是朝鮮歷史的一部分。但中國學者則傾向認為,扶餘語是一種已經消亡的古語,隨著歷史發展,濊貊人可能分散融入了朝鮮人、靺鞨人、甚至漢人與東胡人之中。朝鮮語中如果帶有扶餘語相似的部分,可能是吸收部分扶餘語的緣故。

中韓的爭議其實也是「歷史現實主義」的反映,因為韓國人認為扶餘、高句麗以及渤海國都是朝鮮歷史的一部分,中國則認為他們是「中國歷史上的地方政權」,這裡不深入分析。無論如何,回到隋唐初期,古朝鮮族與濊貊還是獨立發展的民族。高句麗在這時是東北亞的大國,占據了朝鮮半島北部及東北南部的一些地區,百濟則占據朝鮮半島西南部。朝鮮人的新羅則在半島東南部。

在東北加朝鮮的外圍有三股勢力。第一是西面的東胡族,「東胡」這個名字當然是漢人中心的叫法。它屬於蒙古語族,先後出現鮮卑、契丹、蒙古等大國。很多學者傾向認為,匈奴也是東胡的一種。這些民族主要起源於東北西部的大興安嶺的西麓到蒙古草原一帶,勢力卻不時擴展到遼西、遼東乃至整個東北。在六至七世紀,與東胡人同屬游牧民族的突厥人(屬於突厥語系)崛起,一度取代了東胡人的角色。

第二是西南面的漢人,從春秋戰國的燕國開始,漢人的勢力就進入遼西、遼東,漢代漢人進一步擴展到朝鮮半島北部。中國的南北朝時代,鮮卑人取代了漢人在遼西與遼東的統治地位。隋唐時期,鮮卑人控制的北魏政權轉變為以鮮卑-漢人聯合的「關隴集團」,其代表楊家(隋朝)與李家(唐朝)都帶有濃厚的鮮卑-漢雙重文化色彩。

第三是日本人。它的勢力主要在朝鮮半島南部。屬於日本文化的對馬島,距離朝鮮比日本更近。隋唐初期,朝鮮半島尚處於分裂狀態,日本的對馬島人已經在朝鮮南部建立據點「倭舘」(即任那日本府)。日本與百濟是同盟。

東北亞的三股本土勢力及三股外圍勢力對東北與朝鮮的爭奪,是長達兩千年的東北亞政治的主軸。直到17世紀俄羅斯從西方而來,東北亞政治才出現新玩家。

Map_of_Goguryeo
Photo Credit:Evawen, Gzhao@Wiki CC BY 3.0

回到第一次中日戰爭的現場。五世紀,濊貊族的高句麗崛起,一南一北兩個方向挑戰其他勢力。在北面,高句麗兼併所有的扶餘國家,除南方的百濟外,實現了濊貊的統一。在此過程中,把漢人-鮮卑勢力趕出朝鮮半島。在南面,高句麗先是把新羅變為自己的藩屬國,繼而聯合新羅進攻百濟與日本聯軍,最後在404年的高倭戰爭中獲勝,占據了整個朝鮮半島北部與中部。

隋朝統一中國後,隋煬帝曾三征高句麗而不果,最後賠上整個政權,由其親戚李家的唐朝取而代之。唐太宗李世民擊敗突厥,取得天可汗的頭銜,出於多種原因,再攻打高句麗。這包括霸權主義、征服領土的欲望、以及歷史原因(高句麗占領了「漢朝的故土」)。但李世民也沒有打下高句麗。於是到了唐高宗李治時,改變策略,與新羅聯合,從南北兩方夾擊高句麗。唐朝出動海軍「跨海征東」,先進攻百濟,再通過占領百濟領土從南面攻擊高句麗,最後才攻滅高句麗。

在這個過程中,百濟很不幸成為「躺著中槍」的典型。中國在南北朝時代,百濟長期與漢人的南朝交好,但與鮮卑人的北朝也沒有交惡。唐朝進攻百濟,一來是受了新羅的慫恿,作為新羅聯合進攻高句麗的報酬,二來就是通過百濟進攻高句麗。至於日本,則是為了保護盟友百濟才被捲入這場戰爭中。

於是,在第一次中日戰爭中,誰是正義的一方很明顯。中國主動攻擊並滅亡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是屬於不義的一方,而日本為了維護盟國利益渡海和中國作戰,是正義的一方。

在東北亞國際政治的意義上看,這次戰爭第一次涉及了東北亞的所有六大勢力。鮮卑-漢勢力(唐)聯合古朝鮮(新羅),擊敗濊貊加日本勢力,最後濊貊勢力(高句麗和百濟)滅亡,百濟被朝鮮人吞併,高句麗則被鮮卑-漢吞併。不久,新羅又通過反唐戰爭把唐朝趕出朝鮮半島,成為東北亞這輪大變局的最終大贏家。高句麗的殘餘勢力北逃到靺鞨人的領土,聯合靺鞨人建立了渤海國。日本勢力長期退出朝鮮半島。這種格局維持了250年左右,直到十世紀之後才改變。

但日本退出東北亞角逐則更持久。中國沒有能力跨海進攻日本。日本進入奈良、平安時代。日本轉而向唐朝派遣唐使,向唐朝學習;對外則注重征服本州島北部的蝦夷人,以及滿足與渤海國向日本的「朝貢」。在東北亞的下一次大變局,即契丹滅亡渤海國中,日本也缺席。

中國宋朝建立後不久,日本亦進入了院政、鎌倉時代(1069-1333)。這時日本和中國官方交往並不多,但民間往來卻相當頻密。雙方官方交往不多的原因有很多,最重要之一就是宋朝是中國古代歷史上在國際關係中最平等的朝代,並不以世界(東亞)政治中心而自居。(註)故宋對於朝貢式的傳統外交關係都不太重視,和海外各國的關係都是以經貿往來為主。這也是宋朝和海外各國官方交往少而民間交往多之故。於是,在宋朝300年中,中日雙方仍然處於長期和平狀態。

這種中日之間的和平狀態因為東胡系統的蒙古人崛起而被打破。蒙古在13世紀開始崛起。蒙古在1229年到1234年間滅亡女真人的金國,1232年開始攻打朝鮮人的高麗國。1260年,蒙古把朝鮮半島上的高麗變為臣屬。1264年,忽必烈稱帝,建立元朝。1276年,忽必烈滅亡宋朝而征服中國。蒙古人的征服欲望並沒有停止。在取得朝鮮之後,蒙古就計劃發動對日本的戰爭。

Mōko_Shūrai_Ekotoba
Photo Credit:竹崎季長《蒙古襲來繪詞》@Wiki Public Domain

1274年,忽必烈組織蒙古與高麗聯軍超過三萬人向日本發動攻擊,中國史稱第一次元日戰爭,日本稱為文永之役。元軍在對馬島戰役上取得勝利,但是日本幕府調派了十萬兵力在九州島迎戰元軍。元軍儘管在大戰中取得一定勝利,但無法最終戰勝日本人。於是後援不足的元軍決定暫時撤退。可是在11月26日撤退當晚遇上颱風,元軍損失過半,無力再戰,只能退出日本。

元朝最終在1279年剿滅了宋朝抵抗力量,忽必烈再次把入侵日本提上議程。1281年,元朝組織了超過15萬軍隊再次發動中國史稱的第二次元日戰爭(弘安之役)。這15萬軍隊由蒙古和北方漢人(指女真和契丹)約二萬人、高麗軍隊約三萬人、以及南人(前南宋軍隊)十萬人所組成。中國人在這支軍隊中佔大多數。

日本在上一次戰爭後就認真做好了防禦準備。元軍屢次登陸都遭到失敗,始終不能突破日本在九州沿海所建立的「石墻」。在7月底,無法登陸的元軍遭到了兩次颱風的襲擊,絕大部分的船隻都沉沒。海軍只得帶著4,000人撤退。而留在海灘上的三萬元軍在缺乏支援的情況下被日軍全部剿滅。除了南人被留下當奴隸後,其他族的軍士全部被斬首。元軍在第二次攻日中遭到了可怕的失敗,僅有不到十分之一的人能夠逃囘中國。

忽必烈還想繼續發動第三次侵日戰爭。但是這時元朝在進攻越南和占城的戰爭中遭受巨大的失敗,元朝無力再戰,侵日戰爭之議才就此作罷。從此,元日之間再無戰事。

從全球史的角度,元日戰爭是蒙古在征服大陸之後,向海洋亞洲進攻的一系列戰爭之一,與蒙古侵略越南(大越)、占城(現在越南南部)、室利佛逝(現蘇門答臘)等動用海軍的戰役如出一轍,也都主要因為海軍失敗而告終(越南的勝利還得益於游擊戰對付從北方進攻的蒙古軍)。

這一系列戰爭,阻止了蒙古從一個大陸國家擴展為大陸-海洋國家的欲望,在東方固化了大陸-海洋勢力的分野。對全球歷史有莫大的影響。

回到中日歷史關係的主題。元日戰爭中有不少日本平民慘遭元軍殺害,更有大量的軍人在戰爭中遇難。元朝侵略日本是屬於不正義的一方,這點是毫無疑問的。問題是元朝入侵日本算不算中國入侵日本呢?這則有很大爭議。

元朝儘管在傳統史學界被視為中國正朔,但是從實質上看,中國當時是蒙古人的征服地。其地位和俄羅斯、中亞、波斯和阿拉伯等被征服的地區別無二致。中國人在元朝的地位遠不如蒙古人、藏人和色目人(中亞),甚至還不及被稱為漢人的原遼國、金國和西夏人(包括契丹、女真、黨項以及居住在這些地方的漢人)。蒙古人並無如後來滿洲人一樣接受中國文化和被漢化;元朝的直接繼承者是蒙古人而不是漢人,是現在的蒙古國而不是中國。

因此,把元朝侵略日本簡單地算成中國侵略日本並不完全具有説服力。但同時也要認識到,中國人(指南方漢人)在第二次侵日戰爭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超過三分之二的軍隊都是中國人。因此,中國作為附從的力量侵略日本也是言之有理的。中國亦不能完全免除侵略日本的責任。

可見,從57年中日第一次接觸開始到1368年元朝覆沒為止,中日在長達13個世紀中長期處於和平狀態,僅僅發生過兩次戰爭,發生戰爭的年數不足十年。而這兩次戰爭中,中國都是屬於不正義的一方。當然,在此期閒,日本也大量地學習了中國文化。因此,以長期友好來形容中日交往的最初1,300年的交往歷史是恰如其分的。


註:葛兆光《何為中國》,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14,第二章〈國境:有關中國疆域的討論〉,57-74頁。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