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根應該自己走紅毯,而非被一個人交到另一個人手上

梅根應該自己走紅毯,而非被一個人交到另一個人手上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女權主義成長不少,但這個傳統依舊存在,我感到震驚的是竟然還會有女性考慮要有男性陪她走紅毯然後「被交出去」,好像是一件財產被交給另一個男人,女性應該停止這樣的行為,仔細思考她們正在做的事。

文:Diane Atkinson(英國歷史學家,著有《Rise Up, Women! The Remarkable Lives of the Suffragettes》)
翻譯:Wendy Chang

哈利王子(Prince Harry)和梅根馬克爾(Meghan Markle)婚禮前一週,一個問題突然在王室粉絲間引起騷動和猜測,梅根美國家族中有名無實的頭——父親湯瑪斯馬克爾(Thomas Markle)是否會在溫莎的聖喬治禮拜堂陪她走下紅毯,步入英國王室?

肯辛頓宮在婚禮前的週四發表梅根的聲明,表示父親將不會出席她的婚禮,也希望父親「能夠有空間調養身體健康」。媒體開始認為湯瑪斯放棄長久以來的傳統,在父親的角色上失職,八卦小報則開始猜測誰會牽著梅根的手走下紅毯,她母親多莉亞(Doria Ragland)是其中一個建議人選,同時還有她的閨中密友。

隔天肯辛頓宮就終止了大家的猜測,表示梅根請求未來的公公、她幾乎不熟的查爾斯王子(Prince Charles)牽她走紅毯。

全職王室粉絲、全能的權威人士和各媒體平台的恐慌及震驚背後,其實隱藏著西方基督教和其他古老宗教每場傳統婚禮的核心問題:婚禮的基礎是一名父親將女兒「交到」另一個男人手上,他會陪女兒走下紅毯,然後將她交出去。

雖然女性主義成長不少,但這個傳統依舊存在,我感到震驚的是竟然還會有女性考慮要有男性陪她走紅毯然後「被交出去」,好像是一件財產被交給另一個男人,女性應該停止這樣的行為,仔細思考她們正在做的事。

我們必須好好思考「交給另一個人」的真正意思,好像自有婚姻以來,這個詞就已經存在了,遠早於1753年英國制訂《婚姻法》——英國國教的婚姻規則法典。

現在我們早已忘記這句話曾經的意義:每個年輕女人直到結婚那天都是在父親的掌控之下,控制權和所有權會在聖壇上「交給」另外一個男人——她的丈夫,她從來沒有獨立性。

「交出去」乘載的意義代表著那個女性在生活裡沒有任何自主性的時代,她們的丈夫往往是靠契約決定,一名女性從原本受保護的童年,變成了她丈夫的財產、所有物,就如同他的馬靴或紅酒一樣。1857年以前,在英國離婚是非常困難、昂貴,而且很少有女性會獲准離婚(1660-1857年間只有6位女性獲准),她們每位都要依靠《國會法令》的通過才能逃離可怕又危險的婚姻。如果一名丈夫急欲逃離奇怪的妻子,他會對妻子的情人提起「犯罪對話」訴訟,「犯罪對話」其實是形容通姦比較典雅的講法,意味著另一名男性和女性進行了「對話」——性行為,侵入丈夫財產——妻子的身體——就是犯罪,侵入者造成丈夫在「家庭和睦」或性方面的巨大損失。

這種令人不滿的狀態持續到1857年,直到英國通過《婚姻案件法》確認離婚是民事案件而非宗教事物,法案生效後數百名女性請求脫離她們幾十年來不得不忍受的可怕婚姻。女性主義者分別在1870、1882和1893年多次推動《已婚婦女財產法案》,讓女性不再被視為丈夫的財產,並且在婚後還能保有其財產和收入。

英國婦女參政運動者(suffragette)在一百多年前奮戰,進行大膽而危險的運動爭取投票,她們相信投票權就是打開女性自由之門的鑰匙,可以導正女性生活中所有領域的不平等現象。曾因抗議行動進入倫敦霍洛韋監獄服刑的Una Dugdale在1912年與Victor Duval於薩伏伊禮拜堂結婚時,曾向媒體表示自己絕對不會在婚禮誓詞中說出「順從」二字,坎特伯雷大主教介入表示這場婚姻將不合法,但與Una和Victor並不在意,他們的婚禮處處有婦女參政運動影子:禮拜堂使用的是紫色和白色的花朵,來賓的衣著也是代表婦女參政運動的顏色:紫色、白色和綠色。

一位父親牽著新娘走紅毯並把她交出去的想法現在肯定是多餘的。此時此刻是女性承擔責任的時候,要放棄這個奴役女性、令人震驚的傳統。價值數百萬美元的婚禮行業早已將女性變為歷史的受害者,無論是用奢華的白色婚紗,還是冠夫姓的舉措。

讓人沮喪的是稱自己是女性主義者的年輕人,卻又深信這些無稽之談,從不停下來好好思考她們所做之事的意義,是時候長大了。

我對梅根馬克爾的建議是自己走紅毯,而不是被一個人交到另一個人手上,這個舉動將會成為她做過最女性主義的行為,也是對世界各地女性的啟發。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