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台灣被WHA拒於門外(四):5月21日那天,我進到了WHA會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政治定義充滿在我們生活中並嘗試影響所有視野可及的問題,那逃避這些問題的世界衛生大會,內部每個國家報告得再漂亮也只是流於形式,猶如大家不張開雙眼,讓自己活在在黑暗之中。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2018年的世界衛生大會(WHA)於5月21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辦,而台灣則是第二年被拒於門外。對於這樣的困境,有一群人選擇主動突破,他們是無國界醫院團隊。

其中親臨日內瓦、最後成功進入會場的姜冠宇醫師,為關鍵評論網撰寫了系列文章,與讀者分享此行的經驗見聞。第四篇,姜醫師將為您介紹他與無國界醫院團隊如何成功進入世界衛生大會,以及在會場內觀察到的價值傳遞與啟發。

破曉等待、進入議會、萬國宮游擊戰

從一開始排隊等待WHO發放Public參訪證的本身就是一個事件。如果妳並沒有WHO會員或觀察員的官方身分,也沒有WHO名單表列任何國際非政府組織或廠商的成員身分,一般大眾前往WHO總辦公室申請參訪證就必須要很早到,當地六點就要排隊了,因為每天參訪證配額都有限。在去年台灣人若是以一般民眾身分申請,除非使用台胞證,否則光是台灣護照,今年就無法申請。事實上,的確排隊有接近一半是台灣人,其他是組織不夠大、沒即早申請,或不被WHO認可宗旨的組織成員,也必須以個人大眾身分排隊。

本來無國界醫院團隊在5月21日早上前往WHO總辦公室排隊,我們的計劃分成兩個可能的方向:如果我們進得去,那就將我們的白皮書,也就是台灣衛生成就的報告與合作意願,代表性地交給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如果沒辦法進去會場,那就將白皮書遞交給世衛人員,要求其轉交給世衛總幹事。若是遭受強硬無理的對待,比如說世衛人員拒絕並打掉我們白皮書等狀況,我們也要將畫面拍下,將象徵「WHO排除台灣」的畫面回傳到台灣內部媒體網路。但是後來的發展並未照著劇本走,而是出現超出我們預期的方向。

5月21日是世衛大會第一天,這天是相當敏感的,因為事關台灣入會提案的辯論。可能總部原本預想到一堆台灣人與學生組織與僑胞會拚了命地申請證件要進來,安全人員就出來說昨日「大眾參訪證已經發完」。這一講,不只台灣人,其他也來排隊的國家的人也火大了。這可憐的警衛人員當場被圍攻說著「I have no information」,接著他還被一個來自紐西蘭的人講:「It's interesting. It's new story that WHO excluded the public!」

我們後來用台灣護照好不容易拿到的參訪證,其實應該只限於參訪世衛總部辦公室,然而舉辦世衛大會的「萬國宮」那邊的安全人員有些是臨時調派,最後還是讓我們這些拿著總部參訪證的人進來了,但這樣的幸運也只有那麼一天而已。這一天,從排隊到進入,我們一路上都不斷認識他國的專家朋友,以及贈送我們的白皮書給他們。

正式進入WHA場地──萬國宮,今年正門口看來是在整修中:

我們把白皮書一本一本的發給參加世衛的人們,其中一本到了美國衛生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助理秘書長Brett P. Girlie的手中。另外也有推行國際慢性病政策改善的NCD FREE組織,其新任執行長Lucy Richards,來自澳洲。團隊也有其他夥伴進入發行白皮書,而受到WHO自媒體的採訪。
PSX_20180606_123418
上排左右兩圖持書者即為美國衛生部助理秘書長Brett P. Girlie;左下圖為善意引領我們進入WHA會場的英格蘭衛生專家,可惜沒留下名字;右下圖為國際慢性病健康政策倡議組織NCD FREE新任執行長Lucy Richards。
received_10156011688165804
團隊發白皮書成員郭彗珊受到WHO自媒體的採訪。
旁聽議程,譚德塞總幹事的聲明與矛盾,台灣入會提案辯論與友台發言

在筆者進入議會旁聽時,議程接在辛巴威衛生部長講解全民健康願景之後,譚德塞總幹事(Dr. Tedros,Director of general, WHO)於5月21日世衛大會正式開幕第一天說明世界健康來自強大衛生組織、正直的承諾,與友善合作關係。

他闡述在5月20日WHO所辦健走活動的成功,也強調當全民健康覆蓋是「主動積極的」,必定會面對資金困境,然而教訓在前,我們要堅持讓所需的人受益。但是筆者所要提醒的是谭德塞也正是對媒體堅持一中原則排除台灣的聲明者,即便面對美國國會與歐盟的壓力。在5月20日健走活動中,身穿WHO for Taiwan字樣的台灣僑胞到場參與也受到警力刁難與逮捕。我們也必須認清事實,即便譚德塞本身就是「疾病無國界」口號的提倡者,然而他的立場背後也有中非高峰會議的龐大利益把持所有非洲國家的風向。布吉納法索於世衛大會期間宣布斷交,其實也是醞釀很久的事情。

由會員國提出要把「是否邀請臺灣爲觀察員?」這個項目加入議程,世界衛生組織執行委員會(Executive Board)的建議是不通過議案。所以我們所看到的辯論是在於「有沒有在委員會討論議題的空間」。因爲世衛大會總務委員會(plenary)採用反對票的機制,導致這項議案被否決。中國代表團提案法理否決台灣入會,巴基斯坦說別為台灣浪費時間,從頭到尾的論述都忽視既往觀察員不需要是主權國家的先例與法規。

我方盟友(馬邵爾群島、聖文森與格林納丁)以國際衛生條例漏洞還擊,別讓醫療人員因漏洞犧牲,至少邀請做為觀察員不與政治利益衝突,也不應衝突。隨然辯論案結束,但是台灣議題這事情並沒有結束,緊接著加拿大的全民健康覆蓋報告,除了宣揚自己的心理衛生健康覆蓋成就,也緊接著強調聲明疾病防疫無國界的重要,暗諷砲轟中國妨害全球衛政。

在接下來的開會過程中,許多國家即便不是台灣邦交國,也發出對中國的譴責。這說明一件事:該事件的嚴重錯誤,也在當時各國專業組織引起很大輿論,他們不能容忍只到處做強權政治干預、卻不盡全球衛生義務的合作夥伴。

PSX_20180606_125640
與林世嘉委員進入會議現場,左為無國界醫院秘書游沛文。

關於衛生條例漏洞事件,詳見<當台灣被WHA拒於門外(一):為什麼加入世衛體系對台灣、世界都很重要?>,另見台灣暖實力影片說明:

雖然在這天的世界衛生大會上,有十五國友邦聲援我們以觀察員身分重回大會,但最終此提議還是遭受駁回。

世衛議程的主軸:全民健康覆蓋

世界衛生組織的總體議程以五年戰略計劃為主軸,幫助各國實現「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塑造「三個十億」(triple billion goals),包括:

  • 當2018年全球達到74億人口,各國全民健康覆蓋政策為基本嘉惠到全球10億人,
  • 另10億人為健康突發事件得到保護的人數,
  • 進一步另10億人享有更好的健康和幸福感。

這次討論有公共衛生應對氣候變化的準備,減輕空氣污染的負面影響,另針對全球藥物和疫苗短缺的問題發表意見,還有討論公共衛生與創新和知識產權,做為未來全球戰略和行動計劃。這些戰略計畫都為了是推動全民健康覆蓋(Universal health coverage, UHC)的願景,每個人都必須在他們所需的時間和地點獲得他們所需的衛生服務,而不會面臨經濟困難、減少貧困、創造就業、推動經濟增長、促進性別平等,並且防止流行病。

不論是哪位代表的報告或聲明,都一再強調沒有全國性的政策配合,Universal health coverage是不可能的。這包含法律,政策和資源安排來降低可能的代價。除非國家的承諾(包括領導和治理),以及專業生產製藥資源與系統的努力,否則該國家轄下社區將繼續面對衛生服務不足和醫療成本的上升,進而使健康和經濟福祉陷入危險與困境。

另外,在改善獲取製藥和服務系統(Systems for Improved Access to Pharmaceuticals and Services)2018報告中,喀麥隆、多米尼加共和國、南蘇丹和瑞士四個國家,通過改善製藥管理的做法節省了1.2億美元,即改進了國家量化和採購,包含修訂國家健康保險制度內的基本藥物清單和分配生產目錄。

議程意外事件:烏克蘭控訴俄羅斯

烏克蘭代表烏蘇普倫聲明中,控訴俄羅斯侵占烏克蘭領地,並對該地區居民造成健康權的迫害,特別提請會員注意俄羅斯正在進行的侵略後果,嚴重影響了烏克蘭的公共衛生體系。她強調俄羅斯佔領當局拒絕為烏克蘭公民提供醫療服務,強調俄羅斯聯邦非法拘留的烏克蘭政治犯的健康狀況非常糟糕,他們正在遭受酷刑。

世衛組織及其會員國被要求與烏克蘭衛生部協調,評估克里姆林宮政權的烏克蘭政治人質的健康狀況,並進一步釋放他們。與此同時,烏蘇普倫指出,儘管俄羅斯侵略,烏克蘭醫療改革的實現仍帶來了積極的變化,包括實施新的金融解決方案,以及改善政府採購藥物的程序國際組織。當各國在擴大衛生服務覆蓋範圍內的基本藥物的重要性被強調,必須避免公共採購受到不道德的利益介入和低效率的困擾。

2017年初,衛生管理科學組織就支持烏克蘭批准國家基本藥物清單,精簡藥物的選擇。烏克蘭還啟動了一項藥品補償計劃,涵蓋21種心血管疾病、2型糖尿病和哮喘的基本藥物。該計劃提供的157種產品中,有35種是免費的,其餘的則有小額的共同支付。超過6,600家藥店被認可參加該計劃。從前蘇聯遺留下來的衛生系統薄弱的國家,即便現在經濟並不佳,烏克蘭仍在2017年達到這項里程碑式的成就。

永續主義的啟發:積極、勇於對話、全民參與

在世衛大會內部也有在大廳與交誼廳的展覽,很多都是合作廠商的攤位,當然也有WHO自己內部原本的展覽。

其實內部最讓我在意的,就是這幅在大廳正中央的SDG,是自永續發展之母──來自挪威的布蘭德女士(Gro Harlem Brundtland,1998年7月至2003年7月曾任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所提出的報告。在聯合國歸納出延伸的所有目標,今年的全民健康覆蓋,就是朝向這SDG第三項「Ensure healthy lives and promote well-being for all at all ages」做為中心邁進。

PSX_20180522_114925

在公共衛生的視野,是認為疾病與族群健康是會彼此影響的,其觀念是訴諸共同體、是普世的,這是世界衛生政治應走的正確道路。而布蘭德永續發展報告進一步所提出的定義則是:當代一部份人的發展不應損害另一部份人的利益。遇見問題,以對話代替對抗,創造友善社會,這才是國際體系成立的宗旨。她亦曾提出世界體系應納入台灣

有國人主張台灣不用參加聯合國、不用參加世衛大會、不用援助邦交國,這是對的嗎?事實上,鴕鳥不會因為這種態度而脫離猛獸的威脅。

為什麼要積極參與國際體系?在長遠視野而言是因為要把問題拋出共同解決,才能確保幸福的共享,增加更多可能性的資源。而排擠特定成員,減少資源與資訊共享,迫害特定群體,只會為國際體系帶來不良示範與與相互殘害,這都不是國際體系成立的宗旨。但是我們仍然常會看到,如台海問題及烏克蘭俄羅斯等等外力因子,妨害國際衛生的永續發展。

當政治定義充滿在我們生活中並嘗試影響所有視野可及的問題,那逃避這些問題的世界衛生大會,內部每個國家報告得再漂亮也只是流於形式,猶如大家不張開雙眼,讓自己活在在黑暗之中。當屏障確實存在,被動與消極不會帶來任何連結。所以筆者認為,在國際關係的基層視野,我們的存在猶如一盞明燈,用積極的態度去提醒國際社會張開眼睛,讓問題被發現、被認識、被討論,從中創造友善連結,才是大家的共同利益。

我們面對國際上不正義的強權,向國際社會積極的對話就是最好的對抗。台灣外交面臨非常多困境,但是你可曾知道你的戰鬥位置在哪?如何建構這積極對話的人民素質?從改善國內媒體報導國際關係的品質、培育國際觀的教育資源、發展政府民間合作的公共外交、國際人才交流時推銷台灣價值等等,都應該值得我們檢視並投入這些改革的實踐。

正名不是改變中國的態度,而是改變他國對我們的理解做為起步。一個國家可能因實質獨立政權而存在,但是這國家同時也要有力量邁向永續。這樣的力量來自全民積極參與向外對話,這才是實質建國的基礎與正途,國際體系的正義與友善也才能永續。「積極參與以打破屏障」的這個意念,筆者在此以無國界醫院的紀念短片傳達作結:

本文經姜冠宇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姜冠宇』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