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容易有上癮行為」是不是真的與生理時鐘有關?

「青少年容易有上癮行為」是不是真的與生理時鐘有關?
Photo credit: Karl-Josef Hildenbrand/picture-alliance/dpa/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理時鐘與上癮行為之間的關係,在動物實驗上有著令人強力的證據顯示,當生理時鐘失常時,動物會出現對上癮物質較高的敏感度與依賴性;但是在以人對像的調查研究上,有許多其他可能的共同存在的因素沒有被排除,這樣的研究限制導致調查結果的可信度不如動物實驗。

焦慮、失眠、多夢,許多有大腦疾病的病患(如阿茲海默症或是情緒失調障礙)都有睡眠上的障礙,常常抱怨著入睡困難(上床後卻無法進入睡眠狀態,輾轉反側就是睡不著)或是睡眠品質差(能夠入睡,但睡眠深度不夠,不能進入有效睡眠;也有報告指出患者多有驚悚的夢境,如電影情節般。第二天醒後,即使睡眠時數足夠,卻依舊感覺疲憊精神差)。年長者由於老化對於大腦的影響,也有睡眠時間與品質上的變化。雖然能夠入睡,但睡眠時間短,常常凌晨就醒,醒後難以再次入睡。

談到阿茲海默症患者或是年長者的睡眠問題,如果不是患者的親友,大家可能感覺沒這麼深刻。但是你知道嗎,有吸毒與酗酒習慣的人,其實也有很高的機會因類似的睡眠障礙感到困擾。

事實上,不僅是毒品與酒精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上癮」行為本身就能夠影響睡眠與生理時鐘。這下子問題大了,因為討論對象的廣度大大的增加:上癮可不只局限於吸毒與酗酒,舉凡「知道這個行為會帶來不好的後果,卻無法停止而持續的渴望重複這個行為」都符合成癮的定義。所以除了毒癮與酒癮以外,上網、購物、性行為、打電玩、賭博等等,當自己無法控制時,都能發展成為「癮」的行為。而相較於阿茲海默症患者與年長者屬於社會結構年紀比較大的族群,受上癮影響的族群則以青少年為主。

10-19歲的青少年由於大腦抑制衝動的迴路發展得比獎勵迴路慢,對於能帶來刺激的物質會比較敏感,也容易主動去追取。既然「青少年」比較容易上癮,而他們又大多數是貓頭鷹的一群,生理時鐘的類型會影響使用藥物/酒精濫用的比例嗎?

我在文獻中找到一張圖片,顯示藥物/酒精濫用的比例,與早鳥型或是貓頭鷹型的生理時鐘似乎有關聯(圖1.)。這個研究是針對社會結構中的不同年齡做的調查,從幼兒期、青少年、青年到老年期。之前的文章介紹過,我們每個人的生理時鐘藍圖不同,有些人是天生的早睡早起的早鳥型,有些人是晚上精神比較好的貓頭鷹型;即使如此,兩種類型的人的作息一生變化的大趨勢是類似的:小時候會偏早鳥型,但了青少年會自然轉成貓頭鷹(貓頭鷹型的人會更顯著的晚睡晚醒),然後隨著年齡老化又慢慢的變得趨向早年型的作息時間。

圖1是當生理時鐘領域的科學家將藥物/酒精濫用的比例,與生理時鐘類型作關聯性分析的時候,的確看到了藥物/酒精濫用的比例與是在貓頭鷹期的青少年中比例最高。

1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1. 貓頭鷹型的青少年有著最高的藥物或是酒精濫用的比例。圖片改自Gulick, D., & Gamsby, J.J., Racing the clock: The role of circadian rhythmicity in addiction across the lifespan, 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 (2018), https://doi.org/10.1016/j.pharmthera.2018.03.003

除了藥物與酒精,網路的成癮行為也因為越來越普及而受到重視。針對「學生」的調查,也有調查報告指出貓頭鷹型的學生比早鳥型的學生更容易有網路成癮的現象。

但類似(酒精、藥物、網路成癮)的研究(至少對我個人而言)實在沒有甚麼說服力:

  1. 是因為青少年是貓頭鷹型,還是因為接觸機會比較高?
  2. 是因為青少年是貓頭鷹型,還是因為壓力(來自課業或是社交)?
  3. 是因為貓頭鷹型作息的青少年與學校課表之間的不一致(社交時差)所導致的睡眠不足,還是貓頭鷹型的生理時鐘本身容易影響上癮行為?

這些問題要被一一回答後,才能夠解答「青少年容易有上癮行為」是不是真的與生理時鐘的類型有關。這些問題都不難回答,實驗設計也可以很簡單,但我們人不像實驗室的動物一樣,有著高度相似的基因背景、成長背景與環境控制,所以有太多的變因(如因為成長經歷不同而有的個性差異)都可以影響調查結果。

雖然在對於人的生理時鐘類型與上癮行為的研究調查還不夠有說服力,但是透過動物實驗驗證生理時鐘系統是否與上癮行為有關連的結果,卻是相當令人信服。實驗老鼠不會像以人為對象一樣透過作息分成早鳥型或是貓頭鷹型,但是科學家可以突變他們的時鐘基因,讓實驗老鼠的生理時鐘失常。而當科學家這麼做時,帶著生理時鐘突變基因的老鼠,對能上癮的物質(如古柯鹼、大麻)有著無法自拔的執著。

為什麼呢?多巴胺(dopamine)這個神經傳導物(神經細胞之間溝通的語言)與大腦中內建的獎勵系統有關:當一個行為(如性愛)或物質(如毒品)能夠增加大腦中的多巴胺時,就能啟動獎勵系統,讓我們有快樂愉悅的感覺,並且讓我們對下一次執行這個行為或是接觸這個物質有所期待,增強我們去追求的動力。

ecstasy
Photo Credit : REUTERS/達志影像
當一個行為,如毒品,能夠增加大腦中的多巴胺時,就能啟動獎勵系統,讓我們有快樂愉悅的感覺,進而對下一次的體驗產生期待。圖為色彩鮮艷的毒品「搖頭丸」。

多巴胺在大腦中的製造過程中需要兩個加工廠(Monoamine Oxidase,Tyrosine hydroxylase)的幫忙,而這兩個家工廠都受到生理時鐘基因的調控。所以生理時鐘的異常會干擾多巴胺在腦中的平衡,進而影響上癮行為。

雖然我們不能用基因工程的工具把人的生理時鐘基因突變掉,然後觀察是否會對上癮行為有類似我們在動物實驗中觀察到的影響,但是我們可以把研究對象聚焦在生理時鐘容易受到干擾的族群上。針對工作時間因為需求不停變化,有時候是日班、有時候是夜班的職業族群,調查結果顯示他們有比較高的比例有吸菸、酗酒、使用藥物的經驗或是戒癮失敗的紀錄。

這個調查結果並不能排除壓力可能才是元兇,畢竟不停的變化作息對身體是一種負擔,壓力也會容易讓人尋求能夠使心情愉快的行為,或是透過使用酒精、藥物來彌補因為壓力所造成的失眠問題。

總而言之呢,生理時鐘與上癮行為之間的關係,在動物實驗上有著令人強力的證據顯示,當生理時鐘失常時,動物會出現對上癮物質較高的敏感度與依賴性;但是在以人對像的調查研究上,有許多其他可能的共同存在的因素沒有被排除,這樣的研究限制導致調查結果的可信度不如動物實驗。

參考資料

本文經王輝斌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