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保雞丁被誤會了

宮保雞丁被誤會了
Photo Credit:合作社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要研究宮保雞丁到底怎麼做,是因為多年前,採訪香港一家獲得米其林一星的餐廳,主廚跟我說:「你們台灣很奇怪,宮保雞丁裡面是沒有加花生的……」

文:盧怡安

太子太師、太子太傅、太子太保……當我戴著眼鏡、搔著後腦勺,在弄懂這些清朝的官職時,都不禁對自己啞然失笑了。我現在到底是在幹什麼啊?

不是只是想知道宮保雞丁怎麼做的嗎?

雞丁我知道,雞肉切丁(吼,誰不知道啊?)那「宮保」呢?宮保到底是什麼?

如果隨便翻開一家川菜餐廳的菜單,會看到:宮保雞丁、宮保魷魚、宮保蝦仁、宮保高麗菜……看起來宮保好像是「乾辣椒」的感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是這樣嗎?

稍微認真一點查,就會發現有許多人在網路上寫道:宮保雞丁,是因為清朝知名巡撫丁寶楨喜歡吃(或者……呃,別人以為他喜歡吃而獻上的),而丁寶楨當時是宮中的太子少保,簡稱宮保。宮保雞丁,簡單說,應該是:以丁寶楨命名的雞肉料理。

我一直覺得好困擾,幹嘛不直接叫寶楨雞丁就好了。哦哦哦,不能直呼大人的名諱是吧,還把他吃了,大不敬、大不敬是吧?好的,請大家忽略我這一段。

說到這裡,我在想丁寶楨會不會煩不勝煩的從墳墓裡爬起來說:「不要取什麼宮保魷魚、宮保蝦仁,我不吃蝦仁!」

然後我又納悶了,根據「太子少保」這四個字,為什麼在取那個簡稱的時候,不叫太保雞丁,不叫太少雞丁?哦哦哦,是不是太保聽起來有混混的感覺,太少雞丁嘛……一看就是雞丁好像給很少的感覺?好的,請大家再忽略我這一段。

命名真的是很麻煩。

但是再隨便Google一下就會發現,宮中的太子少保?沒有啊,丁寶楨一直在山東、四川當巡撫,跑來跑去,哪有在什麼宮中?這下我突然對清朝官職很有興趣,才在那邊查這官名,到底哪裡隱藏著我不知道的祕密。

噢,原來早期的「太子太師、太子太傅、太子太保」,真的是當東宮太子的老師,才給這樣的官銜。然而到了清朝後期的時候,它比較像是個附加的虛銜。不知道是不是像我們現在「附加管理職,薪水加6,000」那種感覺。丁寶楨因為有功,所以加封這個虛的官銜,不知道有沒有加薪6,000,不過,他應該真的沒有去教太子。

雞丁、雞丁,我好像應該多研究一點可以吞下肚那方面的事。

想要研究宮保雞丁到底怎麼做,是因為多年前,採訪香港一家獲得米其林一星的餐廳,主廚跟我說:「你們台灣很奇怪,宮保雞丁裡面是沒有加花生的……」一面用食指重重的按著桌面。

啊?沒加花生?可是幾乎大家都有加耶。不加的話,別人會不會覺得老闆偷工減料啊?

當時的採訪重點並不在宮保雞丁上,主廚川音又太重,我輕輕放掉這件小事了。直到辭去記者工作開始躺在家裡廢,做女兒的便當變成我一天的重點。在舊書店抱了幾本傅培梅食譜回來亂翻。不料,一翻就翻到宮保雞丁這一頁。

沒有。培梅食譜裡,沒,有,加,花生米。

我突然從椅子上跳起來,想起這件很久很久以前的小事。心想培梅阿姨是不是不喜歡吃花生,忘了加這個配料。沒有啊,翻到下一頁就是碎米雞丁,加了一……一大堆花生米。

我跟一些朋友講到這件小事,大家不是斜眼看我,心想說:你怎麼這麼閒?就是很快用「哦,好像很有趣」來打發我。

幸好國賓飯店川菜廳的主廚阿滿師沒有不理我。一年秋天在川菜廳吃螃蟹(噢,好好吃),隨便亂點一道宮保雞丁。很意外的發現,嗯,阿滿師也是不加花生那一派的耶。

阿滿師說,加花生喔,那是小館子為了充量,所以加的,飯店或正式一點的大餐廳,不加的啦。好像驥園也是不加的。欸,所以答案其實這麼簡單喔?

但是話鋒一轉,我們很熱烈的討論,為什麼現在宮保雞丁好像都不太照以前的方法做了……

我說,培梅食譜裡,這道菜是連蔥都不加的耶。單是靠乾辣椒和花椒的香氣,頂多加薑補強。台灣會不會太多菜都不分青紅皂白的,蔥薑蒜、蔥薑蒜、蔥薑蒜加下去,管它要突顯的是什麼味道?

阿滿師說,蔥也是……後來為了配色才加的啦。不過他說,撇開乾辣椒,宮保雞丁要呈現的,其實是:荔枝味。

哇,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是荔枝味。後來一問各路師傅,好像大家都挺不陌生的啊。可是吃雞丁的,沒幾個人知道這是什麼味兒。

阿滿師說,跟大家熟知的糖醋味比起來,糖醋味是甜多於酸一點點,荔枝味是酸多於甜一點點。可是……我吃一般的宮保雞丁,都沒什麼酸味耶。

阿滿師其實還講了好多雞丁的細節,餐廳後場是怎麼排菜、怎麼分配工作的。我不愛用雞腿,我愛用雞胸,阿滿師各加一半。而培梅阿姨還說,雞胸肉的話,要先上花刀……。啊,講不完,太多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秋刀魚一條半》,合作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盧怡安

「沉浸於自己下廚動刀的快樂,享受一個人的獨處食光,
找到屬於個人對生活的意見。
然後,用自己的眼光好好珍惜著。」

十餘年的記者生涯,主跑生活題材報導,加上習茶八年的涵養,讓怡安對生活與飲食有深刻的體悟。離開職場之後,有更多的時間每日在家煮食,動手做些她口中「越是麻煩越療癒」的菜色。甚至吃飯時需要用上的杯盤碗匙,她也尋了老師,自己捏製。在最忙碌煩心的時候,越是挑費神花時的廚事做,反倒越能忘情投入於吃食前的烹煮過程。因為總是自己花了時間做的,不管怎樣,就是覺得好吃!

怡安擅於在古老作法或傳統食材中另尋新意,連結個人的生活經驗,抒發自己的獨特洞見。在本書中她以輕鬆風趣的口吻,細細描寫她對烹煮、食材、品茶等生活各方面的想法,也用恬淡風格的影像,捕捉了日常茶餐食的生活之美。

除了在家做菜,她也在家喝茶。依著不同時節不同氣溫與不同心情,每日的茶飲是她撫平心緒的一杯安神湯。除了獨飲,她也精心安排茶席,挑選茶器,插上花,為朋友獻上一杯好茶。在現今社會多數人已無暇坐下好好喝杯茶的時代,怡安分享了生活中慢飲一杯茶的愜意。

秋刀魚一條半
Photo Credit:合作社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