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大會重點摘錄(中):為性別平等發聲的四大重點及其盲點

世衛大會重點摘錄(中):為性別平等發聲的四大重點及其盲點
Photo Credit: Jasmine Tan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界衛生大會台灣青年團積極參與WHA周邊會議,進行會議記錄、訪談並帶回國內分享與傳承。在此次衛生大會中,可找到四項與性別平等相關的精彩議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asmine Tan

▶世衛大會重點摘錄(上):慢性病防治,從課徵「罪惡稅」開始?

世衛組織總幹事Dr.Tedros在2017年參選時是唯一將「性別平等」列為「五大優先政見」的參選人,上任100天內在世衛組織文化中進行性別變革——領導層逾60%由女性所組成、設立「性別與青年高級顧問 (Senior Advisor in Gender and Youth)」職位,此舉讓女性團體大為鼓舞,呼籲在區域及會員國辦公室(例如70年來皆由男性擔任區域執行長的地中海區域)中,也能將兩性的觀點皆列入主流考量。

世界衛生大會台灣青年團積極參與周邊會議,進行會議記錄、訪談並帶回國內分享與傳承。在此次衛生大會中,可找到四項與性別平等相關的精彩議題。

首先,女性在總幹事未來五年工作總計畫中(13th General Programme of Work, GPW13)受到重視。全球衛生婦女團體 (Women in Global Health )受邀參與草案過程,有76%的建議被總幹事採納。

世衛組織將抓住機會將可持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中的第五項(實現性別平等,增強所有婦女和女童的權能)納入主流。將努力消除世界各地對婦女和女童的一切形式歧視;消除公共和私人領域針對所有婦女和女童的一切形式暴力;並消除一切如童婚,早婚和逼婚及女性生殖器切割等的有害做法。

GPW13定調世界衛生組織未來五年整體政策的大方向,也將成為其他全球健康治理組織、國家與非政府組織的施政及分配資源時的參考框架。性別平等被納入重點考量,就看未來在各國如何借預算分配(finance)及合作關係(partnership)來進行落實(delivery)。

第二,世衛大會的周邊會議上,有總幹事Dr.Tedros與會的女性常見癌症討論會。乳癌和子宮頸癌作為女性癌症殺手,國際婦產科聯盟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Gynecology and Obstetrics, FIGO) 被來自印度及泰國的非政府組織批判,FIGO作為以全球為單位統整之專業,如今需要從先進國家研究室走出,實際協助低中收入國進行研究及蒐集資料。

Vaccine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近來世衛組織大力推動的對9至13歲女孩施打子宮頸癌疫苗 (HPV vaccine) 在會議上也受到質疑——疫苗真的是我們認為最好的防治方式嗎?對此世衛組織強調早婚、未完善的性教育、文化社經背景是結構性因素,提供普及化(universal)的及早篩檢與治療將是接下來在發展中國家會努力的方向。

第三是女性生殖權利與健康。婦女在醫療供給不均情況下,所面臨的手術(Surgical)、產科(Obstetric) , 創傷( Trauma)與麻醉(Anaesthesia)之困境;催產素的藥物品質管控;Guttmacher與The Lancet委員會 發表性健康/生殖健康與權利報告對「性與生殖健康」再定義、提出優先干預措施。後者獲得總幹事Dr.Tedros全程與會及以個人名義支持納入各國參考議程中。

最後當然少不了美國好萊塢性騷擾事件引起的#MeToo運動。世衛大會上人道救援女性工作者由此運動推動成#AidToo。根據人道主義婦女網絡(Humanitarian Women's Network)對一千名救援機構女性工作者的調查顯示,遭遇性騷擾或性侵犯的經歷其中約65%的侵犯來自同事。縱然此調查科學性不足,但這提醒世衛組織應認識到,人道救援組織內部欠缺對創傷性事件的培訓與支持,受壓迫女性面臨「繼續進行當地救援」或「結束職業生涯」間的抉擇而備受煎熬。

所以#AidToo呼籲全球人道主義救援機構需重視行業內高發的性侵犯、性剝削問題,不能被寬恕、掩飾以及不斷複製,必須根除行業盛行的父權文化對女性的壓迫。

在參與周邊會議後,筆者與講者在場邊有了交流的機會。簡單統整出世衛組織與倡議團體在座談會上為性別平等發聲之餘,或許仍有幾個盲點:

  1. 縱然性別平等已被列入工作計畫 (GPW13) 主流當中,此次世衛大會極為熱門的慢性病課題,即「非傳染病聯合國高階會議 (United Nations High Level Meeting) 」草案中,卻不見性別平等之蹤影。健康研究及統計應具備性別觀點,依不同性別之生命週期、社會經濟處境發展以民眾為主體規劃整合式指標。
  2. 全球70%的健康與社區照護人員是女性;43.5萬的健康照護人員中,將近一半由護理師與助產人員組成。隨著全球健康覆蓋的推動,我們需要增加40萬照護人員,其中18萬需在低中收入國增加——世衛組織應認識到女性在健康照護體系中也扮演著引領、讓改變發生的角色。消除不平等之餘,我們還需重視女性專業人員的培力,及重視性別友善的工作場域。
  3. 縱然世衛組織在1990年5月17日的大會上,就已決議將同性戀自國際疾病列表 (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ICD) 中刪除(這天也因此被定為「國際不再恐同日」);2012 年也發表聲明「一種不存在的疾病或被聲稱改變性傾向的治療,缺乏醫學理據,道德上不能接受」;但或許國情與文化所限,LGBT議題或彩虹布條在大會上從正式會議到周邊活動完全不見蹤影。世衛組織近年逐漸重視心理健康,基本人權的維護與身心健康相關,然會員國在同婚及多元成家議題上尚有漫漫長路。

在台灣,《報導者》做的痛痛女孩報導發人深思;政府推動完善的四癌篩檢(乳癌、子宮頸癌、大腸癌、口腔癌);我們可以積極討論婚姻平權;醫師勞動改革小組提出醫師職場性別友善問卷調查報告書……尚有諸多未列入,但卻足以顯示台灣雖未被世衛大會列席,政府與民間團體所關心的議題與世衛組織動脈走向其實有所連結。

我們擁有的經驗,絕對值得帶到全球衛生領域中分享與交流。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先別管年輕人選不上,這些「青年參政」和「舊政治」有何不同?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