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完才來列古蹟:礁溪天主堂、復健院被偷拆,最多卻只能罰3000元

拆完才來列古蹟:礁溪天主堂、復健院被偷拆,最多卻只能罰3000元
牆面遭拆除的「礁溪天主堂」|Photo Credit: 薛呈懿 Hsueh ChengYi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早年一群有愛心的神父與修女來到宜蘭,付出愛心與金錢照顧宜蘭人,如今神父修女相繼凋零,而建築拆了、故事沒了,曾受恩澤的下一代如何學習感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有55年歷史的宜蘭縣「礁溪天主堂」(聖若瑟天主堂)等建築群,去(2017)年被宜蘭縣政府列冊追蹤,給予「暫定古蹟」身分,「暫定古蹟」期限4月底到期。不過文資審議還未再審,今天卻被發現遭到偷拆,天主堂屋頂不見了,文聲復健院也被拆到滿目瘡痍。

建於1963年的礁溪天主堂,擁有罕見的扇形結構教堂。1971年天主堂附近興建文聲復健院,設有全國第一座溫泉水療池,在當時是小兒麻痺孩童生活、復健及定期複診的場所,照顧超過1千多名兒童。

《新頭殼》報導,文聲復健院在1995年功成身退之後,空間長期閒置,天主教台北總教區打算將天主堂、復健院拆除後重建,但引發院友、文史工作者反彈。民間認為,天主堂是文化資產,向宜蘭縣文化局提報「歷史建築」審查,由縣府列冊追蹤。

礁溪天主堂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聯合報》5月29日報導,宜蘭縣政府去年11月8日召開文資審查委員會,決議請縣府把「礁溪天主堂」登錄為歷史建築,不過縣府以審議時的資料有誤,最後並未登錄,也沒有上網公布委員審議紀錄。暫定古蹟身分今年4月底到期,縣府並未申請展延半年,外界質疑在缺乏「暫定古蹟」保護傘下,歷史建築隨時可能被拆。

果不其然,今日就傳出建築群被偷拆的消息,天主堂屋頂不見了,文聲復健院也被拆到滿目瘡痍。

《中國時報》報導,文化局長李志勇表示,遭到破壞拆除的部分,包括天主堂的天花板被拆掉一半、天主堂後方工作準備間幾乎全毀、辦公室及宿舍部分拆毀、文聲復健院的牆面也遭挖空拆除,只有幼稚園部分保持完整。

縣政府文化局一早得知緊急開會,代理縣長陳金德指示,由縣建設處裁罰,文化局立即啟動暫定古蹟程序,近日召開文資審議委員會討論。

拆完才來「貼公告」,最多只能開罰3000元

宜蘭縣政府今日發布新聞稿,表示礁溪天主堂依文資審議程序目前暫屬列冊追蹤狀態,上午部分建築物遭拆除,縣府立即派人前往制止,並依《文化資產保存法》第20條第2項「遇有緊急情況時,主管機關得逕列為暫定古蹟,並通知所有人、使用人或管理人」,將建物列為「暫定古蹟」,並緊急召開文資委員會議處理後續事宜。

《聯合報》報導,代理縣長陳金德上午找來建設處、文化局等單位討論後續,建設處長林國民說,上個月底礁溪天主堂的人有來申請拆除執照,但後來又撤回,因為未請拆照,依《建築法》頂多也只能處罰3000元。

文化局長李志勇表示,今天張貼「暫定古蹟」公告,只要天主教會再有動作,將處以6個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併利2千萬元以下罰金。

《蘋果日報》報導,「都被拆成斷垣殘壁才來貼公告,不覺得太遲了嗎?」宜蘭好山好水行動聯盟召集人孫博萮批評,原本建築群就懷疑可能會被拆,事前也曾多次呼籲「展延暫定古蹟」,但縣府「該展延不展延」、「連法律上的保護能力都沒有」,根本就是默許。

文史工作者葉永韶也表示,這是「文資界最黑暗的一天!」文化局雖已納入暫定古蹟,也說可修復,但「亡羊補牢太晚了」。他也說,宜蘭縣強調文化立縣,如今歷史建築被拆,「可以立碑紀念這次丟臉的事件」。

《自由時報》報導,文化局長李志勇解釋,去年審議時,因提報資料有誤,文化局評估如果貿然公告列入歷史建築,未來教會申訴,恐會成功,因此才會決議做完調查後再行審議。但因調查結果完成時間不定,4月展延期限屆滿,擔心如果再到期調查仍未有結果依法就不能再展延一次,為了增加保存力道,當時才決議暫不予展延,這是文化局的「策略」。

暫定古蹟,能當做老屋的救命丸嗎?

根據文化局資料,天主教遣使會荷蘭籍和振華神父於1966年購地興建礁溪天主堂、辦公室、神父宿舍等建築,開啟天主教在礁溪傳教工作。1966年起羅文思神父擔任礁溪天主堂本堂神父,開始在礁溪、頭城等地挨家挨戶尋覓患小兒痲痺症的孩童,或帶或揹的陪著患有小兒痲痺的孩子,每週搭火車北上看診,直至1971年文聲復健院興建啟用前,礁溪天主堂內的簡易隔間,用來作為孩子手術後之定期復建場所。

另外,1968年頭城仁愛修女會修女們,也在礁溪天主堂左前側興建3間教室,設立「慈惠幼稚園」,讓礁溪的年輕媽媽們,在幼童獲得照顧下得以出外安心上班。

文史工作者葉永韶表示,早年物資缺乏年代,一群有愛心的神父與修女來到宜蘭,付出愛心與金錢照顧宜蘭人,編織一段段動人慈愛故事,如今神父修女相繼凋零,「紀念建築」是唯一可以傳誦慈愛故事的連結,若建築拆了、故事沒了,曾受恩澤的下一代如何學習感恩?

而「暫定古蹟」的名份為何重要?根據《關鍵評論網》2017年轉載《文化銀行》的專文指出,

當特色建物遭遇危險,地方單位於接獲通報之後,必須在10日內完成暫定古蹟核定程序,若地方單位置之不理,亦可上報中央單位,中央主管機關會通知地方主管機關處理,或是代為處理。

政府將該建物列冊追蹤後,交由「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進行審議。在審議過程中,老建築物就是「暫定古蹟」,在最長一年的時間裡,享有跟正式古蹟一樣的保護規格,受到政府的監管,防止有心人士將其毀壞。

也因此「暫定古蹟」被視為老房子的救命神丹。

不過,暫定古蹟也不是都能保命。今年2月,有83年歷史、也被提報為「暫定古蹟」的新竹太原第,卻在除夕早上遭到怪手拆除,也讓文史工作者惋惜說「還來不及繪測就不見了,粗暴!再多的錢也換不回了!」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