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漸消失的良田:全球已有美國兩倍大的土壤受到嚴重侵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無法十分精確地得知,地力劇烈受損以致再也無法農耕的土地究竟數量多少,但如果計算無誤,則目前全世界每年大約有百分之○.五至百分之一的耕地正在流失。而這樣的態勢如果不加以阻擋,那麼等到我六歲的兒子活到五十幾歲時,現有的農地可能會流失掉百分之二十五至百分之五十。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艾瑞克.戴維森

什麼是土壤?其生成速度有多快?

一想到土壤,唯一浮現的兒時記憶便是:如果我踩著沾滿泥巴的鞋子踏進客廳,那我就有大麻煩了。對於生長在一個小市鎮的我而言,土壤幾乎就等於污泥。全世界有將近半數左右的人口都集中在都市地區,也因此在這將近三十億的人口當中,絕大多數對於土壤的直接體驗可能都和我類似,也就是相當有限。週末時在郊區從事園藝工作的園丁,或許會相當欣賞園地內的肥沃黑土,而大多數人可能也會承認他們所賴以為生的食物,主要是來自於牽引機經常來回其間犁地挖土的農地。如果說我們對於土壤的認識,僅止於園藝嗜好、農人耕地的模糊影像以及踩進屋內的泥巴,或許一點也不為過。

土壤當然不是毫無價值的爛泥,它是由礦物和有機物質所組成的複雜混合物,可為植物的大量生長提供一個絕佳媒介。然而大地之母(Mother Nature)卻得耗費很長的時間才可以孕育出土質好的肥沃表土。在小蟲子、小蜘蛛、細菌和其他土壤裏的有機生物的通力合作下,枯死的樹葉和樹根才能逐漸和泥土中的礦物混合。這項混合物的組成成分,恰好具備了足以滋養植物的養分、通風和含納水源的特質。但是當土壤表層被侵蝕殆盡,致使更深的下層土壤在有機物質與礦物的混合物尚未生成之前,便暴露在地表之上,那麼這對於植物的生長根本毫無助益。在這樣的氣候條件與植被類型(type of vegetation)之下,一英吋的新表土大概得花上五十年乃至於數百年的時間才得以生成。

就在我目前居住的麻塞諸塞州鱈魚角(Cape Cod)當地,市場上對於利用堆肥(compost)所製造出來的表層土,可說是需求旺盛。有許多小公司便專門蒐集庭院落葉、木屑和其他有機廢物,並將之製成混合肥料。之後他們就把這些堆肥和含沙的下層土混在一起,充作沃土(loam)出售給庭院造景專家、園藝家和一般屋主。基本上,這些一車一百多美元的人造沃土,確實是加速了新土壤的形成,也使得我家庭院裏那一片早就被建商破壞殆盡的表土,能夠變成一座小花園。這項造土技術對於只在週末才整理庭院的人而言,或許已經相當足夠了,因為他們不光是喜歡園藝,也喜歡他們所栽種出來的昂貴蕃茄;然而問題在於,這項技術並不能替代數百萬英畝農地和森林裏,已變得相當貧瘠的土壤。

土壤遭破壞的程度

雖然沒有一個全球資料庫可以精確告訴我們,目前究竟有多少土地受到嚴重侵蝕,但多位土壤科學家和農藝學者已經針對這個問題展開研究,並得出一些相當驚人的統計數據:全球遭受極度嚴重損害以致再也無法恢復農作的土壤面積,已相當於整個愛荷華州的大小;而農業生產力折損大半,幾乎毫無用處或是需要斥重資才得以重新恢復農耕的土地面積,則是比密西西比河的整個東岸地區還要大;而土質一樣遭到嚴重侵蝕使農業生產力下降百分之十至廿五,也需要相當資金去恢復地力的土地面積,則是比整個美國領土(包括阿拉斯加)還要大;至於土壤輕微受損、生產力曾經下降達百分之十,但卻可以完全恢復的土地面積,也將近一個美國大小。換句話說,全球已有相當於美國領土兩倍大的土壤受到嚴重侵蝕,而當中有半數以上地區需要花費相當大筆資金才得以恢復其生產力。更可怕的是,到現在還有更多的土地正遭受無可回復的傷害,其耗損速度與人口成長大大有關。也因此,毫不令人意外的,部分遭受最嚴重侵蝕以及受損面積最為廣大的地區,是在人口眾多的中國與印度境內,然而不論是工業國家或發展中國家、或貧或富、農耕方式現代抑或傳統,還是會發生土質惡化的現象。

或許阻撓土地倫理(land ethic)進步的最大障礙是:我們的教育和經濟制度是逐步遠離,而非朝向土地進行深刻的認識。所謂真正的現代化,便是透過許多中間人(middlemen)和無數個小巧器具來和土地進行隔離。人類和土地的關係變得毫不重要;土地只不過是城市和城市之間,用來栽種穀物的空間而已。

──艾爾杜.里奧帕德(Aldo Leopold),美國生態保育之父

為什麼全球土壤會遭受如此傷害?或許打從先民從事農耕開始,他們便已發現了土壤侵蝕、鹽化(salinization)以及泡水(waterlogging)的問題,甚至也早已了解箇中的原因。在中東古文明時期,當時農民所運用的灌溉系統可說非常精密,不僅能供應足夠的水源以利農作物生長,同時也不會在土壤中積累過多有毒鹽分(造成土壤鹽化)。雖然這套系統沿用了數百年或數千年之久,然而伴隨著戰火蹂躪、種族與文化遷移、人口成長以及某些不環保現代科技的出現,不但導致這些灌溉系統遭到破壞,連土壤也因為積滿了有毒鹽分而無法用於農耕。


然而當前土壤遭到侵蝕的速度到底有多快?已故的賽門(Julian Simon)是一名科技超級樂觀主義者,他曾引用美國境內土壤遭侵蝕速度減緩的統計數據,來證明農業科技的進展可以改善問題。賽門所稱的「我們已具備防止土壤侵蝕的相關技術」雖然正確,但他過度美化統計數字的方式,則是第一章所描述第三種謬誤的絕佳範例──對於一時成功的錯誤自滿(或是「不像以前那麼常打老婆了」)。事實上,目前美國農地土壤遭受侵蝕的速度每年平均約每公頃十三噸(每英畝五噸),比大地之母製造新土壤的速度還要快上至少十倍。儘管土壤侵蝕的速度確實比從前慢,而土壤保育工作也略見成效,但我們還是持續在消耗土壤資源。雖然愛荷華州仍舊是一個生產力旺盛的「產糧區」(bread basket),但比起第一批歐洲移民者在當地大草原上犁地耕作時,表土的厚度已經少了一半。截至目前為止,我們只是用肥料來代替土壤原本所具有的肥沃度,但我們也不能無窮無盡地容忍現況,因為土壤根本無法被完全取代。

上面所提的都還算是好消息,至於所謂的壞消息是:全世界其他地區每年的土壤侵蝕平均速度除了比美國快上十倍之外,也比新表土自然生成的速度快上大約一百倍。我曾在墨西哥和薩伊見過農夫開墾林地,並在陡峭斜坡上栽種農作物,雖然他們知道土壤終究會被沖刷掉,而且不到幾年就得放棄舊地重闢新林地,但他們別無選擇。他們必須養家活口,而政府方面也幾乎沒有提供任何農耕援助。雖然他們無法像古代的希臘、羅馬人一樣,擁有強盛的帝國去侵略鄰土,但這些熱帶地區的現代農夫還是可以效法古代農人或十九世紀的美國棉花農,採取同樣的策略:當開墾過的林地生產力盡失後(由於土壤侵蝕和地力流失),再去找尋更多的森林來開墾。

如果我們未能從過去汲取教訓,並找出其他農耕方式,則結果將一樣悲慘。就拿曾經林木蓊鬱的地中海地區來說,現在幾乎可說是童山濯濯而且土壤侵蝕嚴重,除非砍伐熱帶森林的歪風能加以遏止,否則不但熱帶森林將會消失,山坡日益陡峭,就連熱帶土壤也會被損耗一空。

我們無法十分精確地得知,地力劇烈受損以致再也無法農耕的土地究竟數量多少,但如果計算無誤,則目前全世界每年大約有百分之○.五至百分之一的耕地正在流失。而這樣的態勢如果不加以阻擋,那麼等到我六歲的兒子活到五十幾歲時,現有的農地可能會流失掉百分之二十五至百分之五十。由於新農地還是得靠砍伐森林來創造,因此這種土地快速減少的情況,將使得未來栽種糧食和保護森林的任務更加艱鉅。我們必須立刻採取行動來緩和當前土地侵蝕的速度,而這項工作同時需要生態學家、經濟學家和農業科技專家的通力合作。

我們並不是笨到想不出辦法來──我們了解土質為何會變差,也知道如何去避免──而是我們都很健忘,而且有些人很貪婪,也有些人不惜犧牲一切。此外我們也不乏一些無能的管理者和政策制訂者,他們不但隨時願意寬恕劣行,而且還會做出許多貪心和冒險的行為。我們在某些方面所獲致的進展,證明了我們確實可以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但這並不構成自滿的理由。至於貪婪、鋌而走險和愚蠢,則是阻撓我們審慎運用知識和正確論據的大敵。

相關書摘 ►迫在眉睫的全球暖化:你願不願意「買一片藍天」?

書籍介紹

《GDP又不能吃:結合生態學和經濟學,為不斷遭到破壞的環境,做出一點改變》,經濟新潮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艾瑞克.戴維森
譯者:齊立文

本書作者是知名的生態學家,他一開始先指出當代主流經濟學及科技模式的三大謬誤:

  • 瑪麗皇后式的狹隘經濟學觀點(經濟體系中唯一會受到極端氣候影響的只有農業部門,而該部門又只占美國GNP百分之三而已!)
  • 愚蠢的卡斯特將軍(假設科技發展一定能找到自然資源的替代品,拯救人類)
  • 對於一時成功的錯誤自滿(或是「不像以前那麼常打老婆了?」)

接著作者分析「生態學家的金字塔」與「經濟學家的金字塔」有何不同,一針見血地指出目前經濟發展vs.環境保護的爭議中,兩者之矛盾與可能合作的契機。

書中也探討土壤(第2章)、森林(第3章)、空氣(第5章)、地下水(第6章)、生物多樣性(第8章)等自然環境惡化的問題,並指出經濟學的成本效益分析、貼現率、外部性等觀念,如何被誤用或濫用。

我們不可能重返「自然狀態」,但是人類社會與地球要永續生存,除了正面應對生態環境的問題,還需要適當的經濟分析和政策,來提供誘因;一個永續發展的環境,需要結合科技專家、經濟學家和生態學家的合作,才能完成。

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經濟新潮社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環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